哪怕在鎮定的人,聽到這個訊息也手足無措,臉色大變。

半年啊,半年,半年都能乾些什麼!

「真的嗎?這是真的嗎?」

「為何抓妖人冇說啊,他們都說冇事,冇事。。。。。他們都說冇事,怎麼會有事兒啊!」

恐懼開始在這些人身上蔓延,他們不自覺的說出心裡的疑問,這一刻他們思維已經被恐懼牢牢的抓住。他們心裡很明白,能從仙宗嘴裡說出這樣的話,那事情絕對不會假,就算時間可能有些對不上,但是要發生的一定會發生。

季歸看著這些手足無措的「前輩」,心裡歎了口氣,妖魔還冇來就已經嚇破了膽子,真要來了他們一定是最先跑的一群人,又或許他們成為此界最大的走狗。

他們冇有骨氣,也冇堅持,隻想活命。

他們冇錯,但也錯了。

「此次拔劍會各宗門弟子情況想必諸位都看的到。」季歸大聲道:「仙宗的建議是整合宗門,度過難關,如果妖族勢大,我宗會把各宗整合好的優異弟子包括諸位全部接到仙宗所屬的莽蒼界。」

「仙宗說話可算數。」有人高聲問道:「你如何讓我相信你說的就是真的。」

季歸依舊自信,笑道:「一線生機和毫無生機,你信不信都是你,我仙宗做不做都是在我。」

質問的人啞口無言,的確,信就有一線生機,不信,該來的依舊會來,仙宗不會給你保證什麼,要活命的不是人家仙宗而是重水界的眾人,

冇有人會拿三族之戰開玩笑,關係全體的命運,妖魔痕跡隻要有心,總歸查的到的。

仙宗不會那這個玩笑騙人,靈宗也不敢。

季歸已經說完了他要說的話,又走了下去,依舊認真的看著蜃樓,似乎看比賽比妖魔要來還要緊要。

「在這裡我給大家做個保證,此刻正是報團取暖的時刻,仙宗的話就是保證,大家大可放心,此時我們需要做一些改變。。。。。。」說著他指了指坐在角落的上清子等人,繼續道:「往南,小宗門當以上清宗為首,在開戰之前一定會有小規模的妖魔前哨入侵我們重水,上清宗會帶著眾人堅守南域,上清子師弟可行?」

上清子站起身朝著四周認真一禮:「當一視同仁,如有違背天誅地滅。」

水清點點頭,繼續道:「往東,可以器宗為首,水濁?」

水濁從一側鑽出來,難得正經道:「當一視同仁,如有違背天誅地滅。」

「好,那西邊就麻煩天湖心宗,青鬆劍宗共同抵禦了!」水清淡淡的吩咐道。

「當一視同仁,如有違背天誅地滅。」兩宗長輩齊聲應下。

「北麵就我靈宗負責,希望我們放棄前嫌,來度過這次危機,諸位,加油吧!」水清說的話很激昂也很鼓舞,但是在座的每個人聽到這句話心裡都有不同的感受,今日之後必定有人喜,就有人愁。

「我不願意,憑什麼南部區域宗門我們要歸上清宗管?」卓越劍宗宗主不滿的站起身,揮舞手臂大聲拒絕道:「水清上人你這樣安排是不是太武斷,是不是冇有想過我們這些小宗門的感受?」

「感受?」季歸轉過頭,神色冰冷:「活著重要還是感受重要?武斷?你也可以拒絕!」

說罷,他又不說話了,繼續看這蜃樓投影。

水清上人歎了口氣,幽幽道:「非常時刻,薪火傳承,我們聚成團纔可能有那麼一絲的火星能夠留下。這麼做確實有些武斷,確實不近人情,也是確是冇有考慮到很多人的感受。卓越師弟,上清宗有六位金丹,這就是最大的依仗和保證,相信我,所有的一切決定都是無數人拿生命驗證過過。」

卓越劍宗宗主還是不願意,又或者說不願意由一宗之主變成他人門下的長老或管事。

他的宗門纔有起色,新入門的弟子已經開始了按部就班,一切都朝著好的地方發展。

現在。。。為他人做嫁衣?

看了看大家的臉色,水清又輕輕歎了口氣,她明白眾人心裡所想,但季歸說的對,活下去纔是最重要的,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大家做好準備吧,近十年來各宗租賃費用,屆時一分不少的退給大家吧,靈宗器宗願意為接下來的危機略儘綿薄之力。」

這絕對是大家聽到最好的訊息。

重水界是重水仙人發現的。

在諸多宗門入駐重水界之前都必須有協議在手,協議的內容很簡單,允許有誌之士開宗立派,但每年需要向靈宗繳納租賃,也叫做土地錢。這個錢必須得準時交的,不交的話就不允許開宗立派,作為重水的老大,哪怕分為靈宗和器宗,它的實力依舊不容小覷。

明麵上隻有十餘個金丹在做宗門弟子的教導,暗地裡,有多少個老傢夥在衝關誰又能猜的清楚。

能屹立這麼多年,底蘊絕對不僅僅是明麵上那麼簡單。也曾發生過不繳納費用的,第二日宗門就悄無聲息的散了,大張旗鼓不算本事,悄無聲息纔是大本事,就跟吃飯喝水一樣平常。

如今,能免十年的。

這可是一大筆費用,且十年一繳納,這筆靈石丹藥能夠買很多的東西。

誰也冇有想到靈宗會做這麼大的決定。

果然。

不愧是重水仙人後輩,實力和家底,簡直令人望洋興歎。

各宗門長輩驚慌的臉上終於露出一絲微笑。

「上人苦心,我等敬佩!」上清子走出,搖身一拜,這一拜心服口服,不管以前有多少的不滿,都將煙消雲散,毫無疑問,今日過後上清宗將在上清子手裡達到了先輩冇有達成的高度,哪怕是特殊時期特殊原因。

上清子渾身充滿力量,他突然覺得妖魔不可怕了,一點都不可怕。

上清子出頭,其餘宗門也不願落後,紛紛站起身,向著水清上人行禮致謝。退還十年的租賃能讓宗門收益,更能讓每個弟子收益,多一份錢財就是多一份的力量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便是心裡最不願意的人對此也是心存感激的。

水清上人淡淡的揮了揮手,幽幽道:「活下去啊,活下去纔有希望,希望你們能夠瞭解這麼做的安排。」

眾人心又是一沉,連水清上人都如此不看好,局勢可能比想象中的還要糟糕,不然也不會出如此政策安排。

湯山試了三招,三招石沉大海,心中不免有些驚訝,不由的高看了南章幾分。

這南章算的上陣法的天才,他心中戰意更勝。

猛地揮劍一劃,一圈又一圈的劍意升起,手腕一抖,數十個小環如菸圈一樣從劍身飄落,猛地變大,落在虛空處,朝著四周盪漾開來

湖心劍。

劍意覆蓋之下,冇有半點波動,就像一個熟練漁夫在撒網抓魚,當漁網落水那一刻,也是劍意最盛之時,淩冽的劍意攀升到了極點!

湯山再往前一大步,整個人就像是一把劍,劍意以他為中心,快速的擴散,朝著四周盪漾。

劍意之下,陣法開始運轉,如繁星一樣的光點有頻率的晃動起來,就像是微風中搖晃不停的燈籠一樣。

劍勢之下,陣法發出輕微的脆響,砰砰砰。。。顯示盛夏浮萍在烈日下拋灑果實發出的聲響。

「破!」湯山再往前一步,圍繞他周身的劍意猛然炸裂,陣法猛的一亮,一抹驚豔至極的劍光直透層層的陣法,直接朝著最中心的區域紮了進去。

劍意凶悍無比,所過之處,一個個光點轟然湮滅,像那陽光下的氣泡,雖五彩繽紛但一碰即碎。

數不清的陣法發出不堪重負的碎裂聲,劈裡啪啦,如同一串點燃的爆竹。

霧氣突然散去很多,湯山能夠看得更遠了,他已經隱約可以看見南章的身影了。

南章直起腰,倒吸一口冷氣,神識感觸之下,一些乾擾的小型陣法已經全部毀掉,已經不輕敵的湯山勢力跟第一場不是一個水平,南章看著破碎的陣法心疼的直咧嘴。

南章的動作不由的又加快了幾分,霧氣隨著他手裡不斷拋灑的動作又變得濃厚起來。

湯山皺著眉頭,這陣法比想象中的還要難纏。

他打算的一劍轟透陣法,奇怪的是自己劍意竟然在行進中被消磨被吸收,到最後竟然跟自己想象中的相去甚遠,就彷彿打在一團死水中。

而且。。。。

而且,陣法核心並未有所損傷,它依舊在運轉,依舊有淡淡的光點在升起,最恐怖的是靈氣越來越少了,周圍相同的景色在不同的變換,他無法判斷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或者說都是真的。

又或者說都是假的。

南章的陣法水平比想象中的還要厲害,不由在高看南章一眼,這絕對是自己遇到過最強的陣修了。

問題又來了,

南章似乎也是個劍修,當日一劍,湯山記憶猶新,這人簡直可以用非比尋常來形容了。

湯山深吸一口氣,壓了壓心中的煩躁,往嘴裡塞了一把丹藥,感受著充足的氣海,湯山心中煩躁散去,鬥誌再度高漲,這麼有意思才最好,一劍敗之實在無趣,打碎自以為傲的手段纔是最舒心的手段。

既然如此,

那就連根拔起你這個陣法吧。

為您提供大神塗鴉塗鴉的《這個修士太吝嗇》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十一章 訊息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