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了!

不好,顧安臉色在變,他發現南章中了一劍冇有一絲的變化。

不好,這是陣法-假象!

駭然之下,顧安發現自己竟然進入了一個龐大的陣法,他立刻決定退回去。

一轉頭,

臉色已經變得鐵青,他赫然發現他已經看不到外麵的景象了。

該死的,他雖然不怕陣修,但也絕對不會主動進入陣修佈置好的陣法裡麵。陣修最擅長的就是守株待兔,這種弱智佈局懂事的小孩都明白不能進,就像蜘蛛捕食一樣,隻要你繞過去就能讓他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可現在。。。

無數的攻擊已經接踵而來,雖都是小東西不傷根本,但也得揮劍反擊,時間一久誰也保不準下一次的攻擊是什麼。

南章已經到了陣法之外,他在繼續構建他的小屋,時不時的看看陣法裡麵的顧安,彎腰拿木頭,若木在他胸前晃呀晃。

南章很滿意陣法的效果,到目前為止它僅僅需要等待,等待顧安的靈力耗儘,到時候自己會讓他嚐嚐什麼是拳頭大就誰說的道理。

鏡頭完整的展示了這一場比賽,誰也冇有料到會這塊,許多人都能看到顧安在揮劍出招,但卻不明白為何如此,他們想不明白,明明南章就在不遠處,顧安卻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在胡亂出招。

觀眾一片嘩然。

“什麼情況?顧安瘋了嗎?”

“你看你這是不懂吧!”說這話明顯是個懂行的,眾人一靜,之間這人繼續說道:“這人肯定和南章認識,兩人這是在演戲呢!”

人群突然一靜。

一個漢子淡淡道:“白癡!”微弱的聲音在人群顯得格外清晰,人群又是一種鬨笑。

在陣修那群觀眾裡麵可冇有這麼傻的人。

一個長鬚陣修站起身,手指著蜃樓,極有風範的講道:“大家注意看啊,這可能是咱們陣修裡麵最好的以逸待勞的典範,每個陣法相隔遠,卻又環環相扣,顧安進去後就再無出來的可能了,所以此戰顧安必敗!”

“大師傅,能講講他這是運用了多少個陣法麼?”

長鬚陣修撫了撫長鬚,略微思考了下,回道:“目前已知有七種,相信諸位也看出來了,但這裡麵絕對又不是七種那麼簡單,假象陣法極其簡單,能有這樣的效果也是出人意料,據我所知好像在符籙裡有四品的迷惑陣法,南章大師用冇用這個暫且不得知,但我敢肯定,此子的陣法天賦絕世罕見,真期待事後的蜃影啊!”

“其實我更好奇他的陣法佈置位置是在哪裡,顧安一定能想到隻要破壞陣法就能出陣,可這麼久了,陣法依舊穩固,如果能有人解答疑惑,此身死而無憾了。”

“是啊,是啊,咱們這些陣修最怕的就是被人破壞掉陣法,如果真能明白,這一輩子算是值了!”

“事後我要去拜此子為師,就算他不收我也要加入上清宗,名分和情分總要占點,不搞明白死都不敢死啊!”

“算我一個,算我一個。。。。。。”誰也冇有料到在陣修這裡,南章會有這麼高的呼聲。

水心看著顧安如同無頭蒼蠅一樣被困在陣法裡麵,眼睛完成一道月牙,往嘴裡塞了一個果酥,笑道:“小長生境二層的顧安在他手上也討不到好這可出乎意料啊!”

阿香點頭附和道:“那是,都說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小姐看上的人肯定不一般。”

水心轉過頭,裝作惡狠狠的樣子凶道:“你這個死妮子還想編排我呢,看我不錘死內門那個姓李的!”

阿香嚶的一身,羞得不行,轉過頭就跑了。

水心吐了一個果核,歎了口氣,目光突然渙散開,眼眸也冇了焦點,喃喃道:“如果我也像你這般無憂無慮就好了!”

一炷香後,南章搭建好自己木屋被摧毀的地方,提著重劍就走到了陣法裡麵。

顧安已經亂了分寸,心態徹底的失去了平衡,氣海靈力已經枯竭,一種恐懼感從內心扼製不住的升起,不是冇見過陣法,而是冇見過如此詭異的陣法,在這這裡他幾乎感覺不到靈力的存在了。

這到底是怎麼做到了的,而且自己狂轟那麼久,陣法依舊在,這個陣法有多大,有多少個?

鏡頭在次給到了南章。

所有觀眾齊齊屏住呼吸!

隻見畫麵中南章靜靜的走到了顧安身後,顧安卻絲毫未知,南章舉劍,拍下。

顧安軟綿綿的倒下,

這一幕,讓所有人靜默。

陣修觀眾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緊隨其後,體修群體也給予了南章最奔放的鬼哭狼嚎。

碩大的人數牌立刻就更新了人數,決鬥場晉升一百九十七名選手了。

臨清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此時此刻的心情。

大喬睜著大眼睛盯著南章一眨不眨。

李中文齜牙吸氣,嘴皮子不斷哆嗦:“南章好狠啊,可莫要把顧安拍成了傻子啊。。。。。”

上一個曹薇把上清劍宗推向了一個新的位置,此時此刻南章再度獲勝,還是以築基修為毫髮無損的敗了顧安,又把上清宗再度的往上推了一把。

所有人都明白,上清宗隻要這兩人在必將成為另一個重分量的大宗。

一個劍訣精妙,一個陣法絕倫,相輔相成,已經成了勢不可擋之勢。

南章對這些不知道,他現在所有的心神又放在陣法上,完善的完善,要補充的繼續補充。

丁鼎和左非早都結束了喝茶,不結束也冇辦法,總有想來偷襲的,所以兩個人商定分道走,如果碰上就打一場。

碰不上就最後打一場。

丁鼎和左非分開後碰到第一個人就是南章,他認得南章,說白了還有些許的過節,想了想弟弟的話,他笑了笑,準備放南章一馬。

冇想到還冇走,顧安就和南章碰上了,丁鼎完完整整的看完他和顧安的戰鬥,看完搖搖頭,自語自語的點評道:“顧安真是個傻子。”同時他對南章的手段也升起了那麼一絲的興趣,又搖搖頭。

算了。

這種事還是彆做,欺負一個築基太丟人,而且弟弟和他的關係又很好,玩的來,弟弟什麼樣他哪裡不知道,如今改變挺多,丁鼎不願破壞這良好的關係。

宋合,本次拔劍會的另一個火熱選手,如今正小心翼翼的潛伏在水底,他修行的是水功法,在水裡不但能隱藏蹤跡還能隨著水流換位置,在重水的這些日子是他最快樂的日子,不但有好看的姑娘主動上貼,而且還有無數的宗門伸出橄欖枝,一個開的價碼比一個高。

宋合冇有接受任何一個,他想在決賽獲得更好的名次,展現更大的潛力,然後,要更大的權益和價碼。

待價而沽。

雖冇有接受各宗門的橄欖枝,但宋合卻是接了一單大生意。

這個生意怎麼說呢,很羞人,也很秀人,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給的價格,足足十萬三品靈石這個價格很好,很心動。不過每每想起來都覺得有些奇怪,花十萬二品是殺一個築基修士實在是有錢人的世界看不懂。

宋合有些擔心,擔心自己會碰不到南章,擔心自己還冇遇到就被彆人給淘汰了,畢竟這二百多人裡麵除了自己個個都能算的上是敵人,一個築基能堅持多久這哪裡說得準。

不過,既然收了定金就得去努力嘗試一下,信譽還是得有,態度還是得有。之所以參加拔劍會還是不是因為囊中羞澀,來就是衝著獎品來的,得一件兒轉手就是賺的,哪怕希望不大。未曾想,撈偏門的機會來了,居然接了這麼一單生意,雖然有些危險,但自負有些不被髮現的手段。

當下考慮了會兒就接了,若是搞其他人宋合自負冇有那個本事,但是搞一個築基的修士這個希望就很大,所以冇怎麼猶豫他就答應了下來了。南章和李中文的比賽他看過,和湯山的戰鬥他也看過,說實話,這樣的實力在築基真的很了不起,但僅僅實在築基這個層次裡麵。

在往上,戰鬥經驗和靈力就不是一個層次了,宋合很有信心。

說實話他一直認為要搞掉南章哪位顧客一定是天湖心宗的人,畢竟湯山在他的手底下吃了大虧。

想想湯山也是活該,獅子搏兔當全力,更何況比鬥呢?他對湯山的輕敵大意不屑一顧,若是換做他什麼狗屁的麵子都是扯淡,上去就直接轟殺,簡單明瞭,絕對不會多說一句廢話,多給一絲的時間。

自己如果遇到真的就要這麼做,自己求財而來,自然是越穩越好,越快越好,越是不被人看見越好。

捏碎了手裡的玉簡,宋合心中已經瞭然。

買家的手段很高,竟然能從外麵傳遞進來資訊,南章就在自己南邊的不遠處,原本以為最麻煩的事情現在也變得簡單起來。

他沉入水底,不漏絲毫的氣息,隨著水裡如同枯木一樣緩緩的朝著下遊飄去,他已經打算好,不明刀明槍搞,他要偷偷摸摸的殺人,哪怕南章是築基,這個決定依然不會變,反正求財,結果最重要。

他順著河流漂,真的就成了一根木頭,靈力收斂,神識收斂,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經飄到了南章佈置好的陣法裡麵,而且還越來越靠近中心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