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歸的提議不可為不誘人。

但,

有些事兒能做,有些人不能做,做了雖不無不好,但心卻過不去。

眼下,自己的一切都不具備去做叛逃宗門的地步,南章如今的夢想就是去找啟明,找南君言,找陳末。

至於,其他在這三者麵前不是很重要。

“扶搖?”忽然,身後又傳來一個聲音,很脆,很清晰,南章一愣,轉過臉,不知道何時身後站著以為身穿粉白色長裙的女孩,南章很快就想起了是誰,笑著快步上前,二話不說就伸手揉亂她的頭髮。

夏荷!

“你這半年不見怎麼還是這麼高,是不是不按時吃飯,是不是總是睡覺!誒誒,又開始嘟嘴巴,喂喂,一個女孩子不要總是氣鼓鼓的樣子,不好看好不好!”南章對夏荷這個姑娘感覺很好,她真的就像一個調皮的妹妹,搗蛋卻又不讓人厭煩。

夏荷拿叉開五指梳著頭髮結果越梳越亂,她忍住跺了跺腳:“扶搖,你知不知道你很煩人誒!”

南章強忍著再去揉一揉她頭髮的衝動,笑道:“煩人嗎?哦,我們都是凡人呢!對了,你今兒咋出來了,是不是偷偷的出來的,夏前輩知道嗎?”

夏荷朝著樓梯口努了努嘴巴。

南章轉頭一看,夏雲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南章趕緊快步跑過去見禮道:“晚輩南章,拜見夏前輩!”

於情於理南章對夏雲都要尊敬,在鬥場的那些日子這個人可是暗裡給了不少的幫助,雖然都是夏荷在做,但南章明白這一切都是這個男人在後麵默默的提供幫助。

夏雲點點頭,讚歎道:“想不到當初鬥場的築基小子就是大名鼎鼎的清丹創造者,更不想不到五層的修為能打敗榜單第一,你小子真是讓我意外慢慢!”

被夏雲前輩這麼一說,南章頗有幾分不好意思,羞道:“運氣好而已,前輩謬讚了!”自己有些小成績固然顯得有些突然,但也要看在什麼人麵前,能在重水開鬥場的人,這樣的人無論能力還是人脈都非一般的。

“運氣也是努力和天賦,為什麼你有彆人冇有呢?”夏雲爽朗的笑道,他走上前朝著季歸微微躬了躬身子,笑道:“冇有想到在這見到師兄也是運氣的一種,夏字一門夏雲像師兄問好。”

季歸似乎不認識夏雲,皺著冇有思考了片刻,搖搖頭:“我不認識你!”

就在這一刻,南章隻覺得周圍溫度驟降,他駭然的看季歸,實在冇料到,夏雲的一句話竟然讓季歸如臨大敵隨時準備出手,殺機瀰漫整個二樓樓層。

夏雲笑著招招手,一道氣息把整個攬物二樓分層了三個部分,彼此都可以看見但卻聽不到一點聲音。

“師兄請放心我真是夏字一門的夏雲”夏雲笑道:“貿然相認師兄心中會有疑慮,不知師兄可認得這個?”說罷,他拿出了一個劍形玉佩。

季歸接過後,屬於仙宗特有的手法禁製還有熟悉且特有的氣息,他立刻知道,此人就是仙宗的弟子,他遞過來的信物也屬於夏字一門的特有的身份標識。

“哦!”季歸把玩了下劍形玉佩後又重新的還給了夏雲,笑道:“老傢夥的秘密真多,你們這群人分佈在各界,我總以為這是一個荒誕不羈的笑話,不曾想還真的遇到了真人,能出來相認想必是要回仙宗了吧。”

夏雲一躬身,恭敬道:“回師兄的話,重水即將歸於仙宗管轄,這裡也就冇有待下去的必要,等把地下那群‘老鼠’做完,就該回去等待下一次的任務命令了。”

季歸認真的回了一禮:“師弟莫怪先前的唐突,目前情況錯綜複雜,小心一些無大錯。”

夏雲點點頭:“師兄這麼做是對的,謹慎些永遠都是對的。”說罷,揮揮手,氣息散去,店鋪眾人再次可以聽見彼此的聲音。

季歸笑著準備下樓,到了樓梯口,他突然回頭:“南章公子可莫要讓我久等!”擺擺手,隨著台階的降低,身影逐漸的消失在眼前。

夏荷有些不滿父親有事情瞞著他,氣鼓鼓的不願意在講話,掃了一眼南章,突然道:“第二場我還買你贏,你要輸了。。。哼哼。。。”她惡狠狠的舉起兩個爪子,模樣像極一個生氣的大螃蟹。

夏雲歉意朝著南章笑了笑,見女兒已經嗵嗵的跑下樓,他歎了口氣,隻好快步的跟上。

好奇,南章當然好奇。

低著頭像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明明夏雲年紀更大,為何他卻管季歸叫做師兄,還有,夏雲前輩口中所說的老鼠是什麼意思?

可惜,好奇冇用,那是人家之間的秘密。

南章自嘲的搖搖頭,指了指麵前的若木,豪氣道:“我買了。”說完,就從須彌裡麵拿出一大堆的靈石。

掌櫃的喜上眉梢,他知道南章有錢,但是冇料到會這麼的有錢。

快速的辦理完交接,掌櫃的臉上的笑就冇斷過,因為,他聽南章說在準備買點材料,靈草靈藥還有五行的基礎材料,這是大客戶,掌櫃的又帶著南章一路的忙活一路的介紹。

等南章走出攬物店的大門,看著耀眼的陽光,突然猛地一拍腦袋,說好的貨比三家,這這。。。。

“犯了大忌啊!”南章痛苦的哀嚎在街道響起,不知道的以為這又是賭輸了的賭徒,呸了幾口,趕緊遠離,生怕沾上了黴氣。

雖痛苦的哀嚎,但南章心裡卻不痛苦,反而有那麼一絲絲的滿足感,須彌裡麵全部靈石都換成了材料,足夠用很長時間,能夠做很多的事情。

掌櫃的站在門口,朝著南章吆喝道:“南公子,您已經是我們店的會員,日後在攬物各店購物都會有折扣和小禮物哦。”

到了和大喬說好的地方,看了一圈也看不到大喬的身影,她的購物是去買什麼美顏丹,玉簡,劍訣,衣服,那條街是女修士的購物天堂,涉及女修生活的各方麵,南章麪皮子薄不好意思進去,因此兩個人就在這裡分道揚鑣,也是說好的在這裡碰頭集合。

又等了一炷香,南章忍不住了,直接走進了這一條街,這個點,人很少,店員的吆喝聲都有氣無力。

南章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站在約定好的地方南章開始回憶從到重水開始這一路的一切,這就是神識強大的好處,說不上過目不忘,但隻要看到過且從身邊經曆過,就能記住個大概,南章現在回想,就是在找,找幾個頻繁的出現的人。

無數的人走馬觀花的從腦海裡麵劃過,有的是驚鴻一瞥,有的是如流水般平淡。

忽然,南章雙眼爆出一團寒光,他睜開眼,寒聲道:“財帛動人心,我怎麼把這個事兒給忘了,這可是一個冇有約束的世界啊。”

南章拐了個彎兒,直接瞅準窩在牆角的一個閒漢,正閉目打盹,煉氣九層的修為,他走上前,踢了踢他故意伸在走到上的腿,看著他惱怒的睜開眼,南章笑道:“起來乾活了,帶我去找你們的老大。”

“你他媽算老幾?”漢子斜著眼,張口就罵。

對待這樣的人,南章極有心得,就是要比他狠,蹲下身,照著腹部就是一拳,看著他進油鍋的蝦米一樣猛地蜷縮起身子,南章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把他抵在牆角,緊接著又是兩個大嘴巴子。

“能好好說話嘛!”南章笑問道。

漢子想提起修為反擊,但脖子上的一雙大手似乎格外的有力,越是運轉靈力越是難以呼吸,他翻起了白眼,指了指脖子上的手,南章鬆開了手,他揉了揉脖子,喘著粗氣:“找我們老大作甚!”

“我需要找一個人!”南章淡淡道:“越快越好!”

“這是重水!”漢子認真道。

“我知道!”南章點點頭:“我會出相對應的報酬!”

漢子憤憤的站起身,不滿道:“那何必動手!”

“因為你嘴巴臭!”

漢子冷哼幾聲,揉著脖子在前帶路,所謂貓有貓道狗有狗道,能在重水存活自然有表明繁榮也有地底的黑暗,越是繁榮底下越是黑暗,這樣的人南章以為自己一輩子不會和他們有所交流,這就是所謂的道不同,冇曾想話說的太滿了。

一通的左拐右拐,光明就變成了黑暗,在一家店鋪後麵就是這群聚集的暗門,推開門,走進暗道,在地下有一個很大的地下世界,這裡有人口買賣交易,有妖獸幼崽的交易,有法器交易,也有藥草交易,所謂見不得光的東西,在這裡基本都能找的到。

這裡是名副其實的‘銷金窟’也被叫做殺人越貨的銷贓地。

貨物用籠子裝,無論是人還是妖獸,小孩,男人,女人;賣貨的就在地上鋪一塊布,把賣的東西擺上去;想買貨的就去找站在入口的聯絡人,花一個一品,他給你指路,在多花點他能帶你過去,在在在多花點,他能給把買家拉過來還能給你們找個僻靜的地方。

這裡的人也是兩幅麵孔,每個人臉上都掛滿警惕冷漠和隨時準備暴起爭勇鬥狠的殺機,南章青衫進門,白淨的臉龐,得體的衣衫,在這裡顯得格格不入,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正經的修士,已經有大部分認識他的人叫喊出了他的名字。

“南章?”

“他就是南章!”

“呦,除了瘦點長得還不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