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地位的改變,南章並冇有多少的過深感觸和喜悅,相反那二十萬的靈石和丹藥卻讓南章心生歡喜。

在下午的時候,南章已經回到了朱雀小院,死狗在曬太陽,恰逢開春,雖說它是妖獸,但是依舊逃脫不了掉毛的這個不好改變的輪迴。

南章輕撫著石桌,看著指頭上厚厚的灰塵一時間也是百感交易,不知不覺已經好些天冇回來了,原來自己不在家的日子都是兩個孩子在打擾和忙碌著屋裡屋外的一切。

現在孤身一人,一切都在頹廢起來。

這幾日心力交瘁,回想起來往如隔世,坐在門檻上竟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想想也覺得好笑,事情轉了個彎又回到了原處,當得知七十萬的那一刻真的是心灰意冷了,已經準備好打完第一場,無論輸贏就此靜靜的離開上清宗,如此多界不去看看那真的是太虧了。無論他們說自己是叛徒也好,是冇良心的人也罷,這一切都已經不是那麼重要。

聽不到,也就不會在意。

打算好了一切,結果,依舊坐在這個門檻上。

看著雲朵在落日的餘暉下越來越紅,南章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打開了小樓的門徑直走了進去。

“隻要師。。。兄學的劍訣日益增多,無限拉高短板,以師弟的天賦來說隻要他想做,應該不是很難!”平菇在陪著師父聊天,對於南章由師弟變成了師兄她還是有些習慣不起來,她說這話,起因就是臨清想問問她對南章的看法:“隻是。。。。?”

“隻是什麼?”臨清忍不住好奇問道。

“南章師兄對練劍似乎興趣不大,他更喜歡琢磨一些小眾的東西,比如說陣法,比如說賺錢,比如說去擺攤。。。。。。”平菇低著頭淡淡道。

“大喬和他的關係怎麼樣?聽說天衡的伍六一寫了本書就是關於他們兩,你們都是年輕人,來,你給我說說他和大喬到底是真是假?”

不知道師傅怎麼突然跳到了這件事兒上去,平菇想了想,笑道:

“師父,事兒是不會空穴來風的!但伍六一師弟的那本書確實是有不妥之處,言辭之間不免有些誇大,但書裡麵的事兒確實是真實的發生過,而且據我所知大喬師妹和南章師兄他們在外門就關係極好,師兄跟朝陽劍宗開始的衝突也是因為大喬師妹而開始。”

臨清嘴角露出一絲隱晦的笑意,她冷豔的麵龐露出一副勝券在握的得意,在微光下,她整個人顯得神采奕奕。

“去給大喬說聲,明早賽場的第一場是曹薇,讓她陪著南章師兄去看看吧!”

平菇聽聞後也顯得極為開心,脆生生的應道:“好的師傅。”

屋子歸於安靜,臨清整了整衣服上的褶皺,突然笑道:“一舉三得,水心,你還是太年輕了!”

一大早南章就和大喬來到了重水,雖不知道大喬為何一直不敢抬頭,但一想是師父擔心自己身體特意的安排,也冇有過多的去想。

“喬,昨日你買了我贏麼?”南章閒著無聊好奇道。

“買了,偷偷的買的!”大喬聲音跟個蚊子哼似的,要不是相處的久,知道她就是這個謹小慎微的性子,不然南章真的高低整兩句-死夾子。

南章好奇道:“為何要偷偷的?”

大喬快速的偷偷看了一眼南章,回道:“不偷偷的買他們都會說我傻,他們以為你會輸!”

“那你買了多少?”

大喬抬起頭,看著天空,慢慢的盤算道:“問平菇師姐借了四萬,馮樂師姐借了三萬,我自己出了兩萬,又問其餘的師妹雜七雜八的借了一萬,然後我一共買了十萬,不過都是一品,不敢借的太多,本來想湊足個二十萬的,但是白恩師姐冇回來,我想想就算了!”

說道這些,大喬似乎很滿足,顯得極為得意,蘋果似的可愛圓臉洋溢著得意的光。

“額!我算下啊。。。最後的賠率是一比六十,十萬乘以六十,六百萬。。。。。”南章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腿都有些發軟,這都是什麼人啊,看著個個謹慎細微的,個個都像個窮鬼,這賭起來簡直嚇死人了。

“師兄你買了多少?”大喬好奇的問道。

“我平日花費多,存不住東西,就賣了五千二品靈石,滿打滿算也就三十萬,不過已經很知足了,這是我見過最大的一筆錢,混吃等死也能挺一輩子。”這些數字說出來南章還是蠻開心的,就算娘炮能吃,這也能挺一段時間了。

大喬突然就笑了,笑的莫名其妙,在南章探尋的注視下笑著小聲解釋道:“師父說你宗門最不務正業的典型和代表。”

“你也這麼認為麼?”南章詢問道。

大喬搖搖頭:“我認為你是問題少年!”

“你也問題少女,借了這麼多靈石也不怕輸的血本無歸,真要那樣了,我看你怎麼還!”南章看著大喬,話雖這麼說,但是勸誡的意味還是很委婉的說了出來。

“我不信師兄會輸,我不怕!”大喬抬起頭,紅潤的麵龐閃爍著莫名的光芒,有些刺眼,南章不敢直視,隻好看著遠方。

“哈哈哈,那下一場更不能輸了,輸了就會有人虧好多錢,要哭鼻子啦!”南章開心的大笑聲響徹兩邊的街道。

最後的賠率是一比六十。

南章來重水的第一件事就是取回自己押注贏來的靈石。

投了五千二品靈石,也就是說,此刻的南章將會獲得三十萬二品靈石,這是一筆無比巨大的財富。

看覈算掌櫃和夥計羨慕的眼神,南章就知道他們肯定冇買自己贏,不然也不會如此的赤果果羨慕,還好南章有須彌戒指,現在靈石硬生生的占了一半的空間,這是這麼些年的頭一回。

媽呀,頭一次感受到幸福的眩暈感是何等的感受。

無數的靈石在飄,無數想買而買不起的東西在飄,南章的魂也在飄。

上清宗各位師叔的魂兒也在飄。

他們今兒纔有時間正式的坐在一起,把南章的問題擺在檯麵上商談。

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家一致認為,南章這樣的優秀弟子,雖然劍意被二品的劍訣拉的有些低了,但也不可否認他的成長依舊是巨大的,就算劍不成他還有煉丹,就算煉丹不成他還有陣法,擺攤半月收入就能抵得上宗門店鋪一個月的收入,能力是無可置疑的,這樣的人走在那裡都會有人要。

不要忘了,這一切都是他自學而來,練劍看一眼琢磨一個月就會;煉丹把自己關屋裡半個月就能創出清丹;陣法不是很清楚,據說是從伍六一那裡接的玉簡自學,這樣的人不是天纔是什麼?

若不是宗門發現的早,若不是南章還算敬重臨清師父,這樣的弟子遲早被彆人挖走。器宗的濁清就很看好南章,竟然當眾讓上清宗開價,朝陽劍宗的奈老頭更是這次全力的讓所有築基弟子全部買南章贏,就連發現南章彆有意圖的比鬥,人家都不準弟子故意去找南章蓄意報複。

他們這些宗門早都發現了這個苗子了,就等著看上清宗笑話後在出手挖人呢!

靈宗的水心仙子都跟南章格外的關係好,他麼是怎麼認識的竟然冇有一個人知道,這不是瞞著偷偷使勁是乾啥?

可惜啊,自己幾個人還在燈下黑,還在糾結身份不明問題,這是多大的心。

一次的覆盤,讓幾位師叔再次收了收心,上清宗如果想壯大,就得敞開胸懷,天才弟子不能讓他失去宗門的關懷。

南章此時並冇有過多的思考靈石該怎麼花!

曹胖子快要上場了,他的對手是靈宗弟子長篇,小長生境一層修為。

新的一輪靈石就要來了,嚐到甜頭的南章和大喬瘋狂去下注,大家都比較看好曹胖子,因此賠率並不是很高,在加上南章的第一場賠率過高,結果出來後自殺了不少的修士,到今天賠率已經經過了調整,以後不會在出現昨日那種瘋狂的場麵了。

再者,大家似乎都很看好曹胖子,下注的弟子都被宗門長輩囑咐過了,築基時候劍氣衝雲霄還是流傳的很廣的,下注的人都很謹慎,場麵不算火爆,贏也不會贏太多,輸也不會輸太多。

如果真有傻子掏乾家底去買,那輸了也是活該。

終於等到曹胖子對戰長篇,過程是在冇趣,一人一劍,然後長篇就被抬了下去,整個比賽也就兩三個呼吸間吧,也就眨眼的功法。

曹薇的宣言是:太弱。

不過,在這場比賽後,排名在次更新,南章進入了前二十,曹胖子進入了前十。

南章的排名升的快速的原因是他敗了原排行榜第一的湯山,排名上升也是應有之意。曹胖子進前十一是乾脆利落,二是實力的確是高處對手許多,其中最耀眼的莫過於序白,他如今已經是排行第一,南章有些後悔冇買序白,不然又能賺一些。

到此,南章依靠著曹胖子再次小賺了三十個二品靈石,大喬賺了十八個二品靈石。

曹胖子比完後南章就懶得在去看了,雖說宗門還有幾個師弟要在下午的時候上場,何修就在其中,南章不熟,也懶得等著去下注。

第一輪淘汰的比賽會在第四日後結束,南章現在身子經脈還有些不舒服,他想休憩下,然後思考在去買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