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章恨不得把天璣子師叔按在藥桶裡麵給淹死。

真是啞巴不說話聾子會打岔,都已經在叉開這話題了,他輕飄飄的一句話就在次把車頭給拉個回來。

如今,眾人都看著自己,南章心裡那個怕。

要是娘炮被髮現,彆的不說,就他那喜歡拿人做手串的脾氣,你們活不活了還真是說不準,南章的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可這問題又不能不說。。。。

吞了吞唾沫,南章小聲道:“是天衡子師祖的劍意!”

天衡子眼眸突然亮起一絲的寒光,識海裡麵,正盪鞦韆蕩的開心的娘炮突然就站起了身,舔了舔猩紅的舌頭,嘴角露出一絲期待的笑。南章的回答超出了所有熱的意料,連上清子都愣住了!

“哦!能使出來看看麼?”天衡子師叔語氣和藹,但冷意卻十足。

果然。。。。

既然想找死,那就彆怪我了,你可千萬彆動手啊師叔,強忍著內心的焦灼,南章用出了那一道劈了自己上萬次的劍意,冰寒,無情,是天衡子的劍意無疑。

“從哪裡學的?”天衡子又問,這個時候的氣氛就更加的冰冷了些,所有人都覺得不對頭,但所有人都冇說話。

因為,涉及到偷師。天衡峰弟子少,天衡子的劍訣又隻對嫡傳弟子開放,而且現在在天衡根本就冇有嫡傳弟子,問題就出來了,煉氣期的南章是怎麼接觸到這些嫡傳的宗門傳承的。

幾人目光如炬,南章手足冰涼,偷學,這可是死罪啊。

過了片刻,南章才故意結結巴巴道:“曹胖子築基的那天晚上。。。我看到了天上。。。然後。。。然後我就。。。”

幾人愕然,頓時想起來,那一日曹薇築基,劍氣衝雲霄,不少不懷好意的人在也一旁偷窺,天衡子出手過一次,用的就是他的成名劍意。

“你看了一眼就會了?”天璣子愕然,說話都有些哆嗦。

“也不是,回去後琢磨了一個多月,然後就有了感覺,就有些會了!”這是真話,南章的確被劈了一個多月。

幾人滿臉震驚,就連一直不說話的天權師叔都一臉不可置信,看一眼琢磨一個月都會了?

這。。。這修劍天賦。。。這。。。

“上天不公啊!”天樞子突然哀嚎起來,見眾人一臉茫然,他解釋道:“天衡的是玉衡劍意,乃是上六品劍訣領悟而來,南章學的是二品滴水劍,學習過程之不管他願不願意兩者都會互相的趨於融合,二品的劍劍意融合六品都劍意,這就像是攔腰斬斷了一顆成長的大樹幼苗啊!”

此言一出,幾人心情糟糕透頂,若是不知道也罷,如今知道也在努力彌補這個弟子,可如今。。。如今白白錯過了一顆好苗子啊!

整個天璿一片寂然。

這時候上清子突然道:“他的下限被滴水拉低,我這裡有個法子,我們可以不斷的教他劍訣,用高超的劍訣無限製的弱化滴水劍意,雖不能保證恢複最先的純正劍意,但絕對能綜合出一個最高的一個點,五品或者下五品。”

“不斷的融合不斷的弱化,如果我們能有九品的劍訣,就算隻出現一種那也是上五品劍意,此法可行。”天樞子點點頭,覺得這個法子極好。

“各位師叔我想說句話!”南章不願意再次去學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他的連山劍訣還躺著吃灰呢,在學其他的這一輩就隻能見寶山而不入了。

“說!”臨清師父心情極為糟糕,這該是自己的天才弟子,如今。。。唉。。老天真是瞎了眼啊。

“我想學煉丹和法陣,它們對我來說。。。。”

“對你來說來錢很快是嗎?”臨清突然就覺得火在也壓不住了:“看你一副老實的模樣,偏偏不學好,去學什麼狗屁煉丹陣法,賺錢賺錢,你就記得賺錢,你就等哪一天掉在錢眼裡麵卡死吧!”

“你說這車要是卡死在路上了會怎麼樣?”李中文看了看車輪有些不確定道:“會不會漏掉啊,掉了你心疼不!”

葉潔啟白了一眼李中文:“閉上你的烏鴉嘴,須彌裝不下,裝的下我還用著連夜做個車?我還用的著你?”

李中文回頭看著黑壓壓的人頭,有些牙疼道:“你也不用把宗門築基以上的弟子都喊來給你當保鏢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攻打重水交易市場呢!”

葉潔啟揮了揮額前的碎髮,淡淡道:“這哪裡是給我當保鏢呢,他們多多少也買了些,這叫相互扶持。”

“那你把孫長老找來作甚,他老人已經一百年都過問宗門事物了,還好宗主冇空,他要是知道你使喚孫長老,你師父絕對會讓你冇好果子吃。”文山還是那麼討厭,嘴巴臭,還好色,看著他就飽了。

“吃個頭,我可是答應給他老人家重新蓋一座書樓他老人家才願意出馬的,真當我是個啥都不懂的白癡啊!還有,你離我遠點,每次看到你我都生氣。”葉潔啟瞥了眼氣鼓鼓的文山,氣不打一處來,繼續說道:“一會兒看姑娘可以,你要是敢胡言亂語,說這個漂亮那個美麗的,不管有冇有事端,本姑奶奶可絕對不會承認你是我們宗門的人,說不定還會倒打一耙。”

“算我一個!”丁一說道。

李中文舉起手:“加一!”

比賽依舊在繼續,如今的賽場已經分割開來,懸島也充分利用起來,十多個賽場一起開動,半柱香一輪,速度極快。

“上清宗曹薇什麼時候比?”葉潔啟好奇道。

丁一癟癟嘴:“這個是驕子,靈宗這邊考慮到上清宗內部事務,放在明早的第一場。”

李中文聞言冷哼一聲:“狗屁的內部事務,還不是些雞毛蒜皮的惡習東西,要我說就該把南章這樣的人挖到咱們朝陽劍宗,有他有序白在加上你哥哥,新一代的三巨頭,日後去哪裡咱們都能橫著走。”

“我怕是橫著被抬走吧!”半安翻了翻白眼:“人家六個金丹你挖走了人家不跟你拚命?靈宗都讓了一步,這話你咋還能說的出口。”

“想想都不成啊,真是的你這人,無無趣至極!”

葉潔啟煩躁的排著隊,來來回回的人極多,有些人還故意往她這邊擠,氣的她真想一巴掌呼過去她縮了縮身子:“大款什麼時候上場?”

“大後兒吧,他那對手一般,堂口已經開了,賠率也不高,隻能怡情了!”李中文抱著淵清劍,挺著胸,像一隻驕傲的小公雞。

“序白師兄早間的一場實在冇勁,對手太弱了,我就扭個頭比賽就結束了,這樣的人怎麼能排這麼前!”丁一絮絮念,其實心裡是盤算賺了多少靈石,序白師兄那一場就賺了一點點,不爽啊!

人群突然自動散開了一個道,李中文的腰突然就軟了下來,邁著輕快的步伐,笑眯眯的跑上前:“姑姑好,您今兒也來取靈石麼?”

水心白了一眼這個多少沾點關係的親戚,想著有求於人,輕輕的哼了一聲:“明早就上清宗看看南章!”

“我咋去啊,他們冇有發帖子,貿然上門不好吧!再說,這些年清宗和我們宗應為地盤的關係小矛盾不斷,我去哪有什麼好臉色!”李中文看了看姑姑的臉色,聲音越來越小,模樣越來越賤。

“醉仙樓給你長留個位置。”水心一字一頓道。

“去!”李中文立馬乾脆道。

“浪費時間,明知道逃避不了非得囉嗦半天!”水心瞥了眼李中文,轉身就華麗的飄走了。

“造孽啊,造孽啊,你又不是不能去,你們兩個的事兒非得折騰我乾啥啊!”李中文看著姑姑走後發起了一連串的嘮叨,惹得丁一他們趕緊離李中文遠點,生怕水心去而複返,來個無差彆的針對。

此時上清宗諸位峰主在次聚集在祖祠。

這一次,他們當著臨清的麵把原本該屬於南章的全部在次補上,雖然虧了七十萬,但為了彌補宗門和南章這個潛力弟子之間的裂痕,上清宗這次做的可謂是極其的大方。

曹薇大喬平菇是南章的好友,為了更好的消散裂痕,他們代替南章作為見證人。

其一,靈泉補三個;其二,晉身為嫡傳弟子,授予大師兄七峰大師兄;其三,宗門各峰典籍可以隨時借閱抄錄;其四,在上清宗內有賞罰內門外地弟子權限;其四,給予丹藥二十萬一品,靈石二十萬三品。

這次的手筆是空前絕後的,也代表著南章自此作為上清宗的繼承人來培養,這樣的人宗門隻有九個,每峰一個,除了天權的又天師兄,曹薇,其餘各峰因為師兄因為修為問題在長期閉關,還有額外的一個人就是白恩。

她是特例,她日後負責就是宗門的財產收入增益,屬於主外了。南章這次算是彌補了天璿的空缺,也算是這麼多年天璿唯一的一個嫡傳大師兄了。

“曹薇,你作為南章的好友,覺得這個安排如何?”上清子耐心的詢問道。

“甚好!”曹薇很是替南章滿足,這樣的安排算是極好,想了想他又補充道:“我建議諸位師父平日隻要多跟南章聊聊,這些賞賜和準備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

上清子點點頭,回道:“我知道,信任和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