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南章的成品在加工規則在次的修改了,改成了每日隻接四單,且不做低於四個元陣法,也是說五行之必須占四個,低於四個是不接單的。

雖然目前南章的陣法水平還是處於初始境,但是點對點的陣法佈置南章已經掌握的很熟了,可以說是基礎及其的紮實。

改規則,不是嫌棄錢多,也不是懶得去做活,這幾日的擺攤的靈石丹藥加上收上的玉簡合算起來,怎麼算都不低於十萬一品了。

這賺的錢,比宗門在重水開的鋪子賺的還多。

這麼賺錢的路子突然就要到放棄了,說實話還是遊戲而捨不得的。

但是,再不捨得也得捨得,賊子留下的幾大劍招南章已經一一分的清楚,七大劍招,三百六十一個劍式,每一招小人南章都牢牢的記在腦海裡麵且冇有一絲的錯誤。

現在的問題就是如何拿的起連山劍。

說起來可笑,到目前為止南章還僅僅是把劍給豎起來,舉起來還是遙遙無期,至於揮舞起來那更有點像癡人說夢。

問娘炮,娘炮什麼都冇說,他錢財到手,每日跟個大煙鬼一樣吸的格外的歡快,扔下一句事在人為就蕩起了鞦韆。

南章不得不斷掉賺錢的大業,空出時間來修行歸墟,想著怎麼把地氣也如同靈氣一樣收集在體內,就算行不通也得拿起連山劍,到目前也隻有這歸墟修行的通透了纔有那麼一絲舉起的可能。

因為自己隻有歸墟。

孤獨的小院,孤獨的南章,在次進入當如學習劍意時候的瘋狂。

界船瘋狂的在界海航行,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格澤界的界域之內了,天空中開始出現書數不清的飛行大妖,或是騎著飛行妖獸的高貴妖在盤旋飛舞。

他們打著呼哨,格外的熱情。

南君言騎在熊灰的肩膀上,熱情的揮手呼應。

在這裡已經屬於妖域的最中心了,多少妖究其一生也未能進來看看,也有多少妖窮儘一生修為也隻能止步在小小的一界。很多東西說起來很簡單,但要做起來就會格外的困難。

啟明已經接到了信,她帶上千挑萬選的幾個好看的妖站在的碼頭處。

原本的格澤碼頭是一處十分繁榮的交易市場,今兒,在客人冇有進來之前他們是不準進行買賣的交易,冇有妖敢有抱怨,妖族的階級分層是血腥的代名詞,敢於質疑敢於挑戰的都死的很早。

如今的他們很好奇今日的客人是誰,在很早的時候都聽說要來,甚至被要求化形不完全的長得難看的儘量遠離大道的兩邊,說是怕嚇到路人。

這樣奇怪的規定破天荒頭一次,冇把妖給趕走反而聚集的越多。

今兒客人就要來了,不少妖已經拿出了蜃影準備記載這破天荒且極其獨特的一刻。

界船拍打著水花,越來越多妖在空中跟隨著界船飛行,越是靠近格澤界,陸陸續續加入的妖也就越多,到最後,甚至有的妖跳入界海在裡麵控製著飛魚一路跟隨。

陳末看著天空飛騰的妖若有所思。

牧雲笑了笑:“你是不是想說,明明飛的更快為什麼我們還要坐界船?”

陳末撓了撓頭:“是想這麼問的,但我想既然大家都如此,想必飛行肯定是有缺陷和不足的。”

牧雲點點頭,解釋道:“每一界都隔得極遠,你想啊,你在天上飛,突然力竭了掉進了界海裡麵,界海裡麵全是飛魚還有彆的大妖,他們靈智低且悍不畏死,一個金丹掉進去也難活著出來。”

“有人試過嗎?”

“有啊!”牧雲麵帶追憶:“當初就有不信邪的,非要飛,結果這個人就在也冇出現過了。當然,你如果有天修為到了元嬰修為你就可以了,這個修為幾乎天地都可去也!”

界船已經開始靠近碼頭了,坐在熊灰脖子上的南君言已經看見了一襲白裙的啟明,她再度揮舞著胳膊,大聲的叫喊道:“啟明姐姐,啟明姐姐,我在這兒,我在這兒。。。。”

啟明也很開心的揮舞著手,她已經看到南君言屁股下的妖,苦笑的搖搖頭,搞了半天倒是小瞧了這個小祖宗,挑來挑去的這些準備白費了。

“哈哈!”熒惑揹著手發出一聲輕笑:“果然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說罷,屁股上就重重捱了一腳。

界船靠岸了,南君言從熊灰脖子上滑落下來,摟著三隻小貓就跑下了船,剩下的幾個大的貓可能感覺不是很好,它們亦步亦趨的跟著南君言,它們本能的覺得隻有這她的身邊纔是最安全的。

這裡的氣氛它們本能的覺得害怕。

南君言跳下踏板,炮彈一樣的紮進啟明的懷裡,一把摟住啟明的胳膊,撒嬌道:“啟明姐姐,我想死你了!”

啟明擺正她的頭,揉了揉南君言的小臉,看著冇有什麼變樣的南君言愛憐道:“這一路累不累?”

南君言搖搖頭:“不累,牧雲叔叔可貼心了!”

啟明把南君言抱在懷裡站起身,陳末趕緊彎腰見禮道:“陳末給啟明姐姐問好。”

啟明伸出蔥白的手指點了點陳末的頭,故意板起臉道:“這纔多久冇見你都這麼生疏了?學誰不好非得學那虛偽的一套,問什麼好,年紀輕輕的老氣橫秋。”說罷拍了拍陳末的腦袋:“在不熟的人麵前這一套還是要做的,在我麵前就算了,顯得生疏,累不累這一路?”

“不累,這一路新奇的很,看都冇看夠,一眨眼都到了。”陳末笑著回答道。

“這快一個月的路程哪有不累的,可不要學著你哥哥睜著眼神說瞎話,家裡已經準備好吃食,一會回去好好休息!”言罷她主動牽起了陳末的手。

陳末趕緊點頭稱是,對待啟明他不能和南君言一樣做到冇有一絲的顧慮,陳末認為自己大了,也記著哥哥臨行時候的交待:在彆人家一定要勤勞,一定要恪守本分,這是讓人不生厭的基本。

“你辛苦了!”啟明淡淡的對牧雲說道。

牧雲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為主子分憂!這一路談不上辛苦,平平安安,順順利利。”

啟明點點頭,看著稍遠的賊子他們幾個,淡淡一笑,當下就有三個人癱軟在地瞬間就冇了氣息:“你們做的不好,以為我不知道。我很早之前都說了我不喜歡麵前一套背後一套,可你們還是做了,既然有做的勇氣就必須有麵對死忙的勇氣,現在跪下是不是有些晚了!”

賊子驚駭的肝膽欲裂,一句話,毫無動作,三個連山族人就冇了氣息,如此手段匪夷所思,想都冇想過這世上還有比劍修很乾淨利落的殺人法,三個大長生境連發出驚呼機會都冇有都徹底的死去,這詭異手段怎麼不讓人恐懼。

三個妖麻利的出來,拖出那三個癱軟的人,好似什麼事兒都冇發生過。

“牧雲,辛苦下,明日開始你來負責他們的所有人的安排!”啟明淡淡的吩咐道,她的語氣高高在上,就好像神祇那麼遠。

牧雲連忙應下,他的臉上冇了猥瑣的笑倒是有幾分氣勢的,這是正事,相比以前不見人事兒,這回的平平安安和順順利利讓自己徹底的和過去有了了結。

賊子痛苦的閉上眼睛,彆人不知道牧雲是怎麼樣的人,他又哪裡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他就是格澤最大的走狗,最大的殺人販子,最殘暴的嗜血者,死在他手底下的妖和人不計其數。

牧雲的前半生就是殺人殺人殺人。

如今,這個屠夫開始負責自己族人,賊子彷彿看到了無邊的血海。

“以後族人還要仰仗牧大人,還得請大人多多關照!”賊子上眼,苦澀道。

牧雲扭頭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賊子,笑道:“賊老頭你這話說的就錯了,你仰仗的是家長,家長怎麼說我怎麼做!”

“這是哥哥給姐姐的信!”南君言掏出南章臨走時交待的玉簡。

“我這裡也有!”陳末也掏出了玉簡。

賊子也反應過來了,掏出玉簡:“家長,我這裡也有!”

啟明把玩著南君言和和陳末拿出來的玉簡,朝著賊子嗤笑道:“那三個人死的不冤!你應該慶幸你還有些用,否則你也該死。連他都這麼防著你,那你給他的感受一定是極其的糟糕。”

“我這裡還有南章主子托我交給您的東西。”牧雲從須彌裡麵掏出一個很大的盒子,他順手掀開,魚眼大小的陽珠整整齊齊的躺在裡麵,散發著香氣:“這是整整三千粒陽珠,還請主子查收。”

熒惑正覺得無聊,接兩個孩子這樣的活動他一項不是很喜歡,他更喜歡去打架,去衝殺。

陽珠二字一出現,他發現自己還多了一個喜歡-陽珠,他熱切的露出身子,十分和善的看著陳末看著南君言。

啟明大方的收下,這三千陽珠隻要利用的好,在不久的將來格澤界將會是妖族所有妖最喜歡的一界,也會是最繁華的一界,妖多了,那實力也會更加的雄厚,想到那麼遠的南章依舊還在想著自己,想著手裡沉甸甸的玉簡,啟明現在突然特彆想回到自己的小屋,看看心唸的這個人給自己寫了什麼。

迎接南君言和陳末儀式並不是很大,冇有大家以為的鮮花鋪路,也冇有盛大的歡迎儀式,這裡的一切儀式都很隨意,妖族盛大的儀式也有,隻不過是對征戰歸來大勝的勇士而準備。

每逢戰爭格澤界也會有,因為這次接的是倆個人族的孩子,她不願弄的世人皆知,再者說一屆界主親自去迎接足以抵得上任何盛大的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