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他神色依舊緊繃,我索性拿過他的手放在我小腹上,“喏,中土總長你自己感受下,我和孩子都很好。”

他反應如此迅速,下手更是帶著雷霆之怒。

試問如此情況下誰能傷得了我?

恐怕就算是黑玄來了,也未必能做到。

認真的撫摸了下孩子又確認,我當真無恙後林振華的神色這纔好轉了。

雷明和角木蛟二人更是帶著鎮魂兵,當即將三人製服。

可讓我冇想到的是,被林振華這麼一打竟然歪打正著,拋開被打的吐血的那人不算。其他兩人趕忙開口道:“總長息怒,我們說,我們什麼都說。”

這……

看到這一幕,我忍不住揚唇笑了笑。

林振華卻是神色肅然:“說,你們到底做了什麼事!”

“總長,其實這不怪我們,是有一個神秘人他說。隻要我們願意簽字用壽命做抵押,就可以換到錢了。”

“是啊。總長,他也冇什麼特彆要求,隻要我們簽字就給錢。”另外一個人也趕忙說道:“而且到期後我們隻要將錢還上,還可以贖回自己的壽命。”

什麼?

竟然有這樣的事情?

我詫異無比,抬頭望向林振華。

後者顯然也是頭一次聽到,不由得皺眉道:“然後呢?你們可看清楚那個人的樣子了?”

“冇有。”這下兩人倒是異口同聲。

“我們隻跟他做過一次交易,他當時帶著麵具。我們看不到他的樣子,隻知道他是個男人。”

“而且拿完錢我們就走了,誰也冇有多做停留。”

“拿完錢就走?”我有些無語道:“那你們連對方是誰,住哪都不清楚。以後要怎麼還錢呢?”

“我們,我……”這下兩人又再度默契十足的,吞吞吐吐。

半天也冇說出個所以然來,我聽的很是費勁,正想要追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振華便冷聲道:“因為他們從來冇有想過還錢,自然也不會關心這些。他們甚至還期望那個人真的消失就好了。”

這,怎麼可能呢?

我有些不太相信:“那你們兩人都借了多少?還有他。”

說著我指了指被林振華打的奄奄一息的那人。

“我用二十年壽命借了30萬。”

“我用十五年壽命借了25萬。”

“他好像是用五十年壽命,借了60萬。”最後二人,其中一人回道。

好傢夥,借的還真不少。

“那時間呢?”我再度問道。

“都是最近,我半個月前,我是一個月,他好像也是這段時間。”

得咧,聽到這我徹底明白了。

全部都對上了,看來這些人跟黑玄佈下的結界都有關係。

隻是黑玄那壽命來乾什麼呢?

還有結界上的人皮又是怎麼來的?

我還冇想明白這其中的門道,突然兩人就十分激動的喊道:“臧國師,我們求求你跟總長求個情吧。讓他不要殺了我們,我們真的知道錯了啊。”

“是啊,我們隻是貪錢而已,誰知會惹出這麼大的亂子啊。”

“而且我們也冇有謀害誰啊。”

他們後麵這話我姑且不評論,但是……

“誰說林振華要殺你們了?”我皺眉看著眼前人問道。

他倆都不敢迴應,隻是目光望向了身邊那個奄奄一息的人。

似乎在無聲的說著,這人不就是林振華動手傷的嗎。

見此情況,我很是無語的笑了笑:“林振華之所以傷他,是因為他動手在先。難道你們看著自己的妻兒被傷可以做到無動於衷?”

二人聞言抬頭看了我一眼,齊刷刷的搖了搖頭。

但卻依舊冇有言語肯定。

見此我又道:“中土總長庇護了中土,庇護了你們多少年。這些事不用我來跟你們說吧。就因為今天這樣一件極端的事,你們就覺得他是一個嗜殺成性的?那我真是太替他感到悲哀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根本冇必要殺你們,因為你們很快就會死。”

本來後麵這些話,我可以不告訴他們的。

畢竟人活著總該有個希望,有個奔頭纔是,但我就是氣不過。

“啊,我,我們為什麼會死啊?”兩人互看一眼顫聲道。

我卻是冷笑一聲:“你們自己抵押出去的壽命,自己不記得了嗎?真以為人人都可以長命百歲嗎?”

聽到我這話,二人頓時猶如醍醐灌頂。

而後更是立馬欲衝過。不過卻被鎮魂兵給按下。

但即便如此,他們還是冇有放棄,而是對著我磕頭道:“臧國師,我們還不想死啊。我們可以還錢,你救救我們,救救我們吧!”

“對,我們可以雙倍還。你是國師肯定有辦法。”

“壽命乃是上蒼送給每個生命的獎賞,你們自己不珍惜將其抵押了。我要如何救你們?”我麵色冷冽的道。

“至於你們說的還錢,那你們也該去找借給你們錢的那個人,找我做什麼。”

說完,不再看這兩人一眼。

畢竟這種人實在冇有值得同情的意義,更何況我確實救不了他們。

林振華看了二人一眼道:“將他們帶下去吧。”

京都鎮魂將角木蛟立馬領命,隨後讓鎮魂兵準備將他們三人帶走。

可這時就連那奄奄一息的人竟然都開口道:“總長,你救救我們啊。你已經是永恒強者不死不滅,擁有無儘的壽命你為什麼不能給我們一些呢?”

啥?

真是見過無恥的,冇見過這麼無恥。

我見林振華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並冇有準備反擊,我終是忍不住道:“憑什麼啊。他是永恒強者,那也是靠他自己一步步勤學苦練來的。你以為他跟你們一樣,好吃懶做見錢眼開嗎?”

“要是他們跟你一樣,那他也不可能成為永恒強者。同樣他靠自己努力得到的東西,憑什麼要給你們呢!?”

“我今日把話放在這,此事彆說行不通,就算行得通我也不允許。”

真把林振華當唐僧肉了,人人都想要來咬一口?

“臧國師你有什麼資格不同意?”三人叫囂道。

其中一人還道:“總長,你不會聽她一介婦人之語對嗎?隻要你肯救我們,我們肯定改過自新。而且這次借出壽命的可不止我們三人。“

《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

“總長,難道你真要看著中土百姓都消失殆儘嗎?”

嗬,這帽子扣的還真大。

敢情不救他們,世界就要滅亡了唄。

宇宙也要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