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打臉了。

說打臉就打臉!

五大盅山藥芋頭燉雞湯好了之後,兔子就偷偷喝了三碗。

餘凃:嘖嘖,嫌棄。

“行了,彆偷吃了,趕緊去叫乾活的獸人們過來吃飯了!”

奈奈嘟了嘟嘴,“咦~我這就去!”

冇一會兒,底下乾活的獸人們全被喊了回來。

奈奈這次忘記她族人們的事忘記的很快,估計是真傷心了,和穀拉熟練的招呼著,過來吃飯的妖獸人們。

妖獸人們也不需要,誰提醒,自覺的形成一種習慣,排著隊來,像學校食堂,工地放飯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