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奈回來後,還在傷心鬱悶當中,餘凃也冒的法了,這事兒一時半會兒怕是不好消化下來,隨他去吧!

耳耳聽見奈奈被欺負了,丟下壘牆的石頭,過來找了奈奈。

地基這邊乾活的蛇獸人們跟著也得知奈奈被欺負,在哭,一下子也都攏過去,關懷的問了怎麼回事。

餘凃覺得自己最欣慰的,不是創造了這些現代的產物在這個妖獸世界,而是這些妖獸世界裡視外族為敵人的一種想法態度,被潛移默化的改變了。

有思想的物種與物種之間相處之後,就是容易滋生情感,這也算是為走向文明,邁了一大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