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下來,餘凃裝好了兩對車輪。

來回滾動車輪後,又比著車板,在車板底部做了卡槽後。

最後把車板架在了車輪的軸杆上,將原先的“拉板”拉動起來。

空車拉動兩下,後頭又放上物資物品拉動起來。

山坡上,聚集的獸人們看到完整的“拉板”出現,全部看呆了。

天呐!這就是凃凃首領做的拉板!?

果然比洛伊首領的拉板要好!

難怪凃凃首領要讓他們做圓圓的木頭,原來是做這個“軲轆軲轆”的東西,還說等做出來之後,他們就知道了。

原來這個東西是這樣用的!

好厲害!

洛伊也呆了:“……”

呆呆的去拉了拉板。

一拉一個“軲轆”,一拉一個“軲轆”,好過癮!

洛伊瞬間驚喜,多拉幾下!

“軲轆!”

“軲轆!”

“軲轆!”

“……”

餘凃:“……”

洛伊:太好了!比起他之前直接做的拉板,這個一點都不費力!

他果然還是冇有凃凃聰明厲害,凃凃居然能在拉板上架上這樣的滑動的東西,好大的智慧。

他是絕對想不到的!

再拉幾下!

“軲轆!”

“軲轆!”

“軲轆!”

“……”

奈奈耳耳也呆了,但也非常自豪。

就知道凃凃能做出和他們不一樣的、又方便又好的東西!

凃凃威武!

戍犽得意的歪了一下嘴:他就猜到這個東西一定是這樣用的。

哼哼!

餘凃:你們高興就好。

“現在完整的拉車已經做好了,這個東西,你們也試過了,知道該怎麼用,就不用我多說了,其餘人也想做的,就找洛伊首領和加邪勇士們去學習吧!”

餘凃給他們找了點事兒!

眾蛇獸人舉了手中的石刀,搖旗呐喊似的:“好!謝謝凃凃首領!凃凃首領!吼吼!”

“吼吼!”

“吼吼!”

“……”

餘凃很平靜……

當一個新鮮、又方便、又神奇的東西出來後,不到一天,人傳人的現象就開始了。

砍木頭的砍木頭……也就砍木頭了。

不過餘凃還是很慶幸,其中有人能想到,要來找她來做鋸子木鑽類的小工具。

妖獸人的智慧又開了。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既然有人誠心誠意的請教了,那她也就大發慈悲的——讓耳耳教了他們。

想讓獅子來教他們?

不可能的。

不是獅子的格局不大。

而是獅子不屑於教他們。

狂妄。

就是狂妄!

做工具類的東西,都是些精細活,耳耳在教蛇獸人們做的時候,手上不小心弄了好多傷。

奈奈看見了,心疼的要命。

回到洞穴後,又是搗藥又是端水,又是洗麻布,幫耳耳把手上的傷口弄乾淨,包紮的不露一點痕跡,還吹吹……

嘴裡還問著,疼不疼?

邊上的戍犽:“……”

跟著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舊傷未愈,新傷疊加,而且每回受傷了,都是自己給自己包紮。

想想,心裡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於是默默瞄了凃凃……

餘凃日日夜夜磕這兩人的糖,木了,真的木了。

正準備出去的時候,一雙粗糙、破皮、又出血的手,伸到了她的麵前。

餘凃:“!?”

妖孽漫撕男一臉暗示的撇了撇奈奈和耳耳那邊,又瞄了瞄自己的手。

餘凃:汗!

片刻,餘凃喊了兔子,“奈奈,給耳耳包紮完之後,也給戍犽包包,他的手也破了好多皮。”

奈奈正溫柔給耳耳包紮的手一頓:“!!!???”

耳耳沉靜在奈奈的溫柔當中,跟著一愣:“……”

戍犽:“……”

陰鬱,非常陰鬱。

自從蛻變成年後,這個類猿人對她的態度越來越差了,不看他也不管他了!

雖然之前也不管他,但起碼受傷了,還會給他包紮,身上又泥巴了,還會帶他去洗洗,現在什麼都不乾了,受傷都要自己包紮。

不舒服!

很不舒服!

戍犽眼神裡帶了氣!

餘凃:呃……

看不到,出去了……

車的出現,妖獸世界又向文明跨越了一步,半月下來,蛇獸人們的藤蔓洞穴門口,人手一個拉車,且非常懂得如何運用這些便捷的東西。

餘凃也是萬萬冇想到,妖獸人們的改變是這麼的快。

服氣!

有了車,餘凃覺得是該搞房子了,不然崽子們多不方便啊!

主要是她磕不了,也受不了妖孽漫撕男每晚窺探的眼神了。

餘凃喊了耳耳奈奈,準備去找蓋房子的物資,看了一眼獅子後,也叫了他。

奈奈耳耳這兩個……餘凃就不說了,多少能力擺在那兒。

獅子是個全能型的,一個能抵一群,主要是能明白理解她說的一些話,他們這個群裡需要這樣的人。

餘凃給他們分了揹簍、石刀、竹鏟子,背上弓箭,上山去了。

戍犽耳耳都知道凃凃要去找物資乾彆的活了,跟上就行了。

冇說話。

他們雄性就是話少。

奈奈也知道。

但奈奈就是控製不住,想問啊!

“凃凃,你今天一大早的把我們喊出來,要去找什麼?不告訴蛇獸人了嗎?”

兔子該格局的時候格局不起來,不用格局的時候,格局了。

餘凃往前爬了兩步,“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的房子嗎?我們去找一些能用的大石頭,和一些沙石泥土回來,用來蓋房子。”

房子的種類有很多種,木(竹)製的、草棚類的、純泥巴壘起來的、泥巴石頭沙石混合而起的……

木製的不用說,她不是魯班,刨子都冇搞出來,房子暫時彆想,造不出來。

這東西是需要圖紙的,她一個射箭的,怎麼會畫圖?

人設精準一點。

草棚類的搭過了,蛇獸人那邊全是草棚藤蔓,不結實。

用泥巴壘,燒磚是個麻煩事。

泥巴混合石頭沙石,對餘凃來說最簡單了,現世不就這樣?

總之,這是個綜合性的建設。

奈奈:“……”

行了,就知道她不知道,也不記……

“啊?你說的另一種洞穴是嗎?”奈奈說。

想起來了!?

餘凃:“嗯,另一種洞穴。”

戍犽耳耳:“???”

什麼另一種洞穴!?

什麼樣子的?

他們怎麼冇看到過?

“……”

耳耳也好奇了,“凃凃,那是什麼東西?”

餘凃繼續往上爬了爬,“那是很複雜的東西,跟你們說不明白。”

戍犽:“……”

耳耳:“……”

奈奈得意一笑:“我知道,那是用石頭圍起來的一個圈圈。”

戍犽:“……”

耳耳:“……”

餘凃:聽君一席話,如聽君一席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