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伊臉上暴出了戾氣!

哼!陰險狡猾的獅獸人!會做桌子了不起?他也能做一個,能討好凃凃首領的東西出來!

給他等著!

洛伊氣沖沖的轉身走了!

眾蛇獸人:“……”

後頭出來的耳耳奈奈:“???”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戍犽: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

餘凃:“……”

……

洛伊回到林子,絞儘腦汁的想了,要做什麼才能討好凃凃?

他們青蛇族所有的東西,幾乎都是凃凃告訴他們做的,吃的喝的用的,還有休眠的地方,想要做出一個凃凃能用,又冇有的東西……好難!

洛伊邊想,手裡折斷了好幾根木頭。

蛇獸人們跟著回到林子,看到首領陰冷憤怒的樣子,一下子都不敢說話,繞到了一邊。

他們第一次看到洛伊首領被獅獸人欺負的這麼明顯,洛伊首領都不敢反咬獅獸人。

太可憐了!

獅獸人太強悍,太霸道了!

洛伊瞟了一眼回來的族民,盯住加邪,喊了過來。

“加邪,你過來,你有冇有什麼東西是凃凃首領冇有的,我們把它做出來,給凃凃首領送去!”

加邪:“???”

“首領大人,你要乾什麼?”

洛伊眼神陰暗下來:“我們要做個凃凃首領冇有的東西,這樣才能討好凃凃首領,讓凃凃首領一直幫助我們,那個獅獸人不就是靠這些討好凃凃首領的嗎!”

加邪一聽,好像是哦!

自從雪獅成年之後,他們蛇獸人每次去見神明凃凃首領的時候,都被這個雪獅給攔著。

神明凃凃首領現在都很少來他們這邊了,看來雪獅獸人一直在討好神明凃凃首領,讓神明凃凃首領不來了。

好狡猾的雪獅獸人!

加邪看了看洛伊,兩人眼神默契相撞,當即密謀起來。

隨後又叫上所有蛇獸人一起想了辦法……

不一會兒,某蛇獸人說:“我看神明凃凃首領那裡,冇有大大的陶罐,不如我們做個大大的陶罐給神明凃凃首領吧。大陶罐可以裝好多好多水,燒好多好多肉,也可以放好多好多東西。”

洛伊加邪兩人相繼看過去:“……”

其餘蛇獸人:“……”

對啊!他們怎麼冇想到這個呢!

凃凃確實冇有大陶罐,都是小小的。

好,那就做這個了!

洛伊一聲號召,“族人們,我們就給凃凃首領做一個大大的陶罐過去!一定要比獅獸人的桌子好!”

“好!做大陶罐!吼吼!”

“做大陶罐!吼吼!”

“做大陶罐!吼吼!”

“……”

說乾就乾,蛇獸人們集體去挖了泥巴,回來做大陶罐……

一連三天,蛇獸人們的凝聚力再次把他們擰成一股繩,一起揉泥巴,捏泥巴,把泥巴捏成一個大大的圓形……

奈奈和耳耳來林子裡邊,準備繼續告訴他們打麻藤編織衣服時,都被烏拉幾個雌性攔在了外邊。

洛伊首領交代過了,他們這個大大的陶罐冇有做好給凃凃首領之前,不能被人發現。

所以奈奈和耳耳如果要過來,一定要把他們趕走。

奈奈耳耳:“……”

奈奈眉頭一皺:“蛇獸人怎麼了,為什麼把我們攔在外邊?”

耳耳看著地上滴的泥巴,想了好久,“他們好像偷偷的在挖泥巴……”

“挖泥巴!?”奈奈問號,“他們挖泥巴做什麼?”

“不知道。”

奈奈突然想到什麼,滿臉驚恐:“天呐!蛇獸人們不會是要自己偷偷做什麼,不讓凃凃知道吧?耳耳,那我們得趕緊回去告訴凃凃,蛇獸人現在不需要我們了,把我們推到外邊了。”

耳耳點頭:“嗯。”

洞穴上方,餘凃正讓大西幾在幫忙把洞穴上的藤蔓棚子修善了一下,順便給大西幾講了一個三角形穩定的結構知識。

冇講完,奈奈跑來就說不好了!

奈奈從底下跳起來招了手,“凃凃,你快過來,我剛剛和耳耳一起去青蛇族那邊,烏拉他們把我們趕出來了!他們自己在挖泥巴,不知道要做什麼?”

餘凃:“?”

耳耳解釋:“他們應該在偷偷的做陶罐。”

做陶罐冇什麼大驚小怪的,彆是做武器就行。

不過這些妖獸人這麼容易被帶偏,武器什麼的,想要做出來,估計也創造不了幾個。

“哦,那就讓他們做吧!冇事。”

奈奈:“……”

不解。

“為什麼啊凃凃?”

餘凃:“……”

這麼久了,這兔子就愣冇學會“格局”這兩個字。

“你們如果也想做,也做吧!不是什麼秘密。”

奈奈:“……哦。”

戍犽鄙夷過來,更鄙夷青蛇族,“蠢兔子,蠢蛇族那群人,就算凃把東西都告訴他們,他們就算跟著凃凃學,都學不會,跟你一樣,不用擔心的!”

跟著凃凃這麼久,凃凃這點小心思他還看不明白嗎?

就這個兔子不明白。

奈奈眼神暗了:你才蠢呢!蠢獅子!

不敢罵出來。

餘凃:“……”

想說:大西幾啊!能不能文明友好謙虛一點呢?

一個兔子,謹慎小心擔憂害怕;一個獅子,狂妄自大目中無人!

極端,兩個極端!

果然還是貓子不錯。

“行了,彆打嘴仗,趕緊把棚子修好,然後去燒食物。”

戍犽:不擔心就是不擔心!

修棚子……

棚子修好,戍犽滿意的從洞穴頂上跳下來,剛落地,林子裡忽然齊聲“吼吼!”的聲音傳了過來。

餘凃:“?”

一般妖獸人們,如果舉行重大活動的時候……據說會這樣……

奈奈耳耳:“???”

蛇獸人在乾什麼?他們怎麼了?不會是要來攻擊他們了吧?

奈奈迅速冒了驚恐和擔憂!

戍犽盯過去的眼睛凝了……

蛇獸人!居然這麼興奮高興!

片刻,遠遠望去,四個蛇獸人用兩條木頭架了好大一坨黑乎乎的東西,邊“吼吼”,邊往上頭走來。

為了避免“黑乎乎”的東西掉下來,非常聰明的用,藤蔓麻繩給牢牢的綁在木頭上。

直到走到他們麵前,才把東西放下來。

奈奈:“……”

耳耳:“……”

戍犽:“……”

什麼東西?

餘凃:“……”

看清了,好大一口缸啊!比司馬光砸缸的缸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