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蛇獸人麵麵相覷,惶惶呆呆:

“神明凃凃首領怎麼會讓獅獸人告訴我們巫術做的東西?真的假的?”

“獅獸人不會攻擊我們吧?”

“洛伊首領好像很危險!怎麼辦?”

“不知道怎麼辦欸!”

“……”

蛇獸人們集體瞄向加邪阿嫲……

加邪阿嫲:“!!!”

看她做什麼!?

戍犽眯了眼睛,看不慣這些蛇獸人膽小的樣子,怕的要死!真是弱者!

“你們做不做?不做我就走了!”

洛伊撇眼盯過去。

想走?

不可能!

這雪獅不讓他和凃凃靠近,他也不能讓著雪獅靠近凃凃!

“做!凃凃首領讓你來告訴我們做桌子,你就得告訴我們!”

戍犽邪魅一笑,“那來吧!做吧!”

“來啊!”

“先去砍木頭。”戍犽示意。

洛伊盯著,“一起去砍木頭!”

他絕不能讓這獅子落單。

戍犽:哼!弱者!一起就一起!

兩人憤憤,一同轉身去砍了木頭。

眾蛇獸人:“……”

呃……

這又是怎麼回事?

洛伊首領看起來和獅獸人的關係……很好啊……

走走走!去看看,看看他們要怎麼做木頭桌子……

耳耳、奈奈:“……”

也去看看吧!

咱大哥如此傲嬌不屑,凃凃的話有時候都不聽,怎麼就突然要和洛伊首領一起砍木頭做桌子呢?

好神奇哦~~~

深處密林裡,戍犽洛伊一人選了一根腰粗的木頭,揮起石刀,誰也不讓誰的展現著自己的蠻力。

砍倒一根,砍第二根;砍倒二根,砍第三根……

砍完之後,戍犽拿出鋸子,“嘩嘩!”鋸了樹乾。

洛伊:“!”

凃凃做的鋸子!

他冇有。

沒關係,石刀也可以!

“加邪!給我拿一個大點的石刀過來!”

加邪愣了一下,“哦!好!”

趕緊跑回去拿了大石刀。

洛伊換上大石刀,一刀一刀深砍下去,三兩下就截斷一截樹乾。

戍犽:“!”

加速拉動鋸子!

“嘩嘩!”

“嘩嘩!”

“嘩嘩!”

“哢!”

鋸子斷了……

洛伊瞄過來,笑了,嘴角笑到耳後了。

打架打不過他打不過這個雪獅,砍木頭就不信砍不過他!

哼!冇鋸子了吧!看這頭獅子怎麼弄!

哈哈哈!

戍犽:“……”

眾圍觀者:“他們在乾什麼?這麼多木頭,要做多少個桌子?”

“不知道。”

“太陽要落山了,我們要不要回去?外頭好危險。”

“危險什麼?你舉個火把過來不就行了?”

“……”

好像很對哦!

去拿火把……

天色暗下,蛇獸人手舉火把,堆起火堆,照亮了森林裡的黑暗,以及砍木頭的人……

洞穴這邊,望著群星閃爍的天空,餘凃恍惚了……

人呢?

兔子貓子大西幾呢!?

“……”

剛準備懷疑人生,前頭林子裡出現了星星火把。

火把一點一點的朝洞穴這邊靠攏,餘凃看見是熟悉的兔子和貓子後,這才確定自己冇有恍惚。

奈奈一回洞穴,嘴巴就停不了下來,“凃凃!你不知道!戍犽和洛伊首領在森林裡邊坎了好多木頭,堆到這麼高了!”

兔子雙手格外誇張的比了一下。

耳耳點頭,“嗯。”

奈奈:“真不知道要做多少桌子。洛伊首領還說,要和戍犽一起做桌子讓你看他們誰做的桌子好。現在好多人都在密林裡邊,舉著火把看他們做桌子,都不回洞穴了呢!”

餘凃:“……”

話說……不至於讓那個獅子告訴他們做點木工,就激發了什麼吧?

餘凃腦門頭頂些微暗了暗:雄性之間的那點事兒,果然……一言難儘……

“那就讓他們做著吧,這麼晚了,咱們睡覺去。”

奈奈吃驚,“凃凃你不去看他們做桌子嗎?”

餘凃瘋了嗎?烏漆嘛黑的大晚上去林子裡看一頭獅子和一條蛇比賽做桌子!?

妖獸人“純粹”,她可不想“純粹”,好嗎!?

不是要做好了讓她來看嗎?那就做好了拿過來唄!

“不去!睡覺!”餘凃進了洞穴,爬到自己草床上躺了。

奈奈耳耳相互看了一眼:“……”

奈奈聳肩:凃凃說不去那就不去唄,這麼晚了,獅獸人和蛇獸人們的精力好,他們可冇有,還是趕緊休息纔對。

耳耳:奈奈不去,他也就不去了。

奈奈耳耳進來洞穴,爬上草床後,兩人相互麵對著,甜甜的睡了……

餘凃覺得自己很光亮。

造屋子,委實要造屋子了!

餘凃忍了,安穩睡了一夜……

林間密林裡,戍犽和洛伊乾了一夜。

洛伊冇做過桌子,戍犽做過。

戍犽輕而易舉的,就拚接成了一個四腳的桌子。

洛伊也不蠢,看著戍犽的方式方法,照樣也拚接了一個,樣子一模一樣的桌子。

圍觀的蛇獸人們,整整看了一夜。

頻頻點頭,也是學到了。

天亮後,戍犽自信得意的扛上自己做的桌子,示意洛伊,“大青蛇,走啊,把桌子拿去給凃凃看,看誰做的好!”

洛伊能怕他?

一把將桌子扛在了肩頭。

“走啊!給凃凃首領去看!”

“走!”

兩人興致沖沖,針尖對麥芒,毫不相讓,朝著洞穴那方跑了過去。

眾蛇獸人:“快快!我們跟上他們,他們要去找凃凃了。”

“走走走,趕緊跟過去!”

“……”

一大群人跟在後頭……

餘凃剛出來,洗了把臉,林子前頭,妖孽漫撕男和漂亮蛇王,一人扛了一個白木頭的桌子,跑步比著誰先到達終點似的,跑過來了。

後頭,一大波蛇獸人……

“……”

“凃凃!看看我們誰做的桌子好!”戍犽從肩頭,把桌子拍到了地上。

洛伊跟著耍帥,也把桌子拍在了地上。

洛伊還冇來得及說話,桌子“嘩啦”一下,散架了……

餘凃:“……”

洛伊:“……”

剛剛追過來的蛇獸人們,以及還未追到的蛇獸人們:“……”

戍犽:笑了~~~

嘴角要快要彎到耳朵後麵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

大蠢蛇!想照他的樣子學做桌子?就知道他學不會!

戍犽得意的眼神一抬,拿出一個小木梢釘,在洛伊麪前嘚瑟的晃了一下。

凃凃說這個東西纔是做桌子最關鍵的,冇這個木梢釘,這些木頭根本拚接不起來。

大蠢蛇!跟他比?

哼!手下敗將。

餘凃:“……”

洛伊一臉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