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獸人招搖起來了後,光環迅速蓋過了“神明凃凃首領”的光環。

青蛇族,某蛇獸人恐怖如斯:“天呐!那個獅獸人他用這些網子,抓了好多魚和野獸回來,好厲害!”

“我知道我知道,他還給神明凃凃首領,砍木頭,把木頭這樣這樣這樣,弄成了四個角的東西。”

“奈奈和耳耳說那是“桌子”,把燒好的食物擺在桌子上,他們在桌子上吃。”

“冇想到雪獅蛻變成人了,不止強悍,也好聰明啊!”

“幸虧有神明凃凃首領在,不然雪獅獸人一定會攻擊我們的吧!他好暴戾的!”

“嗯!感謝神明凃凃首領!”

“……”

樹梢上,洛伊眉頭皺了。

那個雪獅族的,這是趁他不在,在討好凃凃首領嗎?

他現在的傷已經癒合好了,他要去看看,那個雪獅族的,究竟對凃凃做了什麼東西!

……

上方洞穴,餘凃躺在旁邊的草地上,吹著爽氣的微風,身心舒暢。

要說在妖獸世界生活的爽不爽?

怎麼說呢?

談不上爽。

蛇獸人們每天都會給她送點物資食物過來,有吃的有喝的有用的,不愁。

就算不吃不用蛇獸人們的,那就讓奈奈和耳耳兩個動手就行了。

這兩個崽子畢竟一直跟她在一起,多少東西都是她親傳,效果質量還是有保障的。

遇到危險,需要出力,關於人生安全的事兒,有戍犽。

人家畢竟是雪獅啊!強悍的、精力用不完的、讓人聞風喪膽的雪獅啊!

能讓他們出什麼事?

餘凃就兩隻字:愜意

就是愜意。

眼下也就差哼個小曲了~~~

當然,也不能真的完完全全的就放鬆愜意了。

妖獸世界,終歸是異世界。

餘凃看著湛藍的天,深深吐了一口氣出來,想要在這個妖獸世界創造更舒適美好的生活,還的繼續努力呀!

這邊正好一番感歎,一聲“凃凃首領!”響徹入耳。

餘凃爬起身看去,戍犽左手石刀,右手鋸子,已經攔在當中了……

餘凃:“……”

戍犽氣是洶湧懟著來人,“大青蛇,你又來乾什麼!”

漂亮蛇王現在怎麼看,怎麼都像個微微弱弱的小受受,但也當仁不讓。

“我來找凃凃首領。”

“找她乾什麼?不許找她!”

餘凃:“……”

漂亮蛇王眼珠子狠狠盯了過來。

戍犽纔不屑這點小眼神,“大青蛇,你現在是我的手下敗將,打不贏我就不要過來挑釁我了!我下次可不會再給你塗藥了。”

餘凃:“……”

這獅子確定是成年了嗎?

好,好……幼稚!

洛伊:“……”

“我纔不要你塗藥,凃凃首領會給我塗藥的!”

餘凃嘴角抽搐。

小孩過家家嗎?

戍犽凝眼,“你休想!”

洛伊:“你敢打傷我,我就讓凃凃首領給我塗藥!”

啊哈?

餘凃忍不住了,什麼鬼劇情!?

“行了!你們倆夠了!戍犽你給我讓開!”

洛伊抓住某個機會,小得瑟了一下,“聽見冇,凃凃叫你讓開,你快讓開。”

餘凃:“……”

幼稚!

真幼稚!

戍犽:不讓!

餘凃管他的,繞過他,走到漂亮蛇王麵前,“洛伊首領,你找我什麼事?”

戍犽:“!?”

冇擋住。

洛伊見著凃凃過來,一臉驚喜,朝著戍犽就挑了眉!

哈哈!獅獸人,看吧!凃凃首領還是偏向他的。

戍犽:氣!

想咬人。

不過凃凃在這裡,他要忍住,不能咬這個蛇,也不能把他咬傷了,不然還得給他塗藥!

洛伊看獅獸人氣到說不出話,他高興!

非常非常非常高興!

餘凃:“……”

這兩個雄性是眉眼傳情,還是在比內力!?

汗!

扶額……

片刻,餘凃提醒了一下,“咳咳!洛伊首領,你過來找我乾什麼?”

洛伊纔想起來自己來找凃凃首領的目的。

嗯……冇有彆的目的,就是來看這個雪獅給凃凃首領做了什麼的。

不過話不能這麼問。

這麼問的話,這個雪獅肯定又會阻止他,不會告訴他的。

“凃凃首領,我的族人們說,你這裡又弄了好多東西,他們也想學,你能不能告訴我,再告訴他們?”

戍犽:哼!虛假的蛇獸人!

餘凃冇所謂,不過這兩人,他們好像冇有多少東西,就是獅子幫忙做的一張桌子,和幾把木樁凳子而已。

“可以啊!戍犽,你現在做了那麼多東西,你要不要去告訴他們怎麼做吧?”

有現成的人,餘凃就不麻煩自己了,她還得乾彆的呢!

比如思考怎麼搞屋子。

洛伊:“!?”

戍犽:“!”

凃凃這個狡猾的類猿人。

他~喜~歡~~~

“好的!凃凃!我這就去告訴蛇獸人做桌子!”

大青蛇,嗬嗬!是不是想讓凃凃親自告訴你們怎麼做桌子?

想錯了吧!

洛伊:“!!!”

危險!

“凃,凃凃……”

洛伊話還冇說,戍犽拿著石刀的手,勾上他的肩膀,強行推著往林子裡走了,“走吧洛伊首領,我過去教你們蛇獸人。”

餘凃:“……”

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嗯……這獅子是有大抱負和理想的,應該不會對青蛇族這種小族實行暴力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頭獅子一開始騙她,讓她救他,直到它突破蛻變成年後,才坦白自己的姓名,坦誠自己的事件,一般妖獸人,做不到這樣吧?

雖然他很幼稚,但這可是臥薪嚐膽忍辱負重啊!?

靜觀其變吧!

餘凃聳了聳肩,回了洞穴。

……

戍犽去到青蛇族駐紮的林子,眾蛇獸人聞到危險的氣味後,“嘩!”全停了手裡的活,啃肉的也停了……

天呐!獅獸人怎麼來他們林子裡了?

還掐著洛伊首領的脖子。

洛伊首領是被他咬住了嗎?

完了完了,怎麼辦?

去找神明凃凃首領吧!獅獸人也是神明凃凃首領的族人……

混在蛇獸人群裡的奈奈看了旁邊的耳耳:咱大哥怎麼回事?

耳耳看了她:不知道。可能凃凃又安排什麼了。

戍犽眯著眼睛蔑視了一下這些蛇獸人,“喂!蛇獸人!你們是不是想做木頭桌子!凃凃讓我過來告訴你們!”

眾蛇獸人:“……”

洛伊:陰暗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