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犽細心的塗完漂亮蛇王脖子上的傷口後,繼續將漂亮蛇王胳膊上的,肚子上的,背上的,腿上的……全塗了。

那個細緻!

那個認真!

那個小心翼翼,還吹吹……

“……”

餘凃自愧不如。

洛伊從一臉青暗絕望的神色,逐漸變成了某個嬌俏溫順的小娘子一樣,看著哪裡冇有塗抹到,那裡還有血跡,然後指著未塗抹到的傷口,要求道:

“這裡。”

戍犽無故的,非常順從的,抹藥……

餘凃嘴角抽搐。

這畫麵……

這奇怪的氛圍……

她好多餘呀……

戍犽繫好漂亮蛇王身上最後一塊麻布,眉眼一抬,自我檢驗成果似的,有些洋洋得意,又有些嫌棄。

“好了,包完了,你趕緊回你的部落吧!彆在這裡打凃凃的主意了。”

餘凃:“……”

洛伊的溫順瞬間消失,朝他裂了裂嘴,“嘶嘶!”

看在凃凃的麵子上,他才這雪獅族的包紮的。

這頭雪獅!有什麼了不起的!回去就回去。

洛伊還是願賭服輸,起身,往林子裡走了。

邊往回走,邊看了身上包紮的麻布……

雪獅居然包的好好,他也要學……

戍犽看著洛伊離開,小虎牙外露的狡猾邪惡又傻x……

餘凃嫌棄了一下。

“彆站著了,把這些東西都收拾回去,我得乾活了。”餘凃去拿了鋸子。

戍犽一臉笑容燦爛,“好!”

隻要凃凃身邊冇有其他雄性,凃凃讓他乾什麼,他就乾什麼。

這個聰明狡猾的類猿人,將來是他的,是他一定要帶迴雪獅族的伴侶!

餘凃說不上來對這個漫撕男是個什麼看法?

這麼好看的一張臉,希望彆養歪了就是……

洛伊一身狼狽的回到青蛇族,憤憤不平。

他還是得挑戰雪獅,不能讓他得意起來!

融入到編織藤網的行業裡,非常投入的加邪,在看到洛伊首領全身幫著麻藤布出現,身上還有血跡時,愣了愣。

“洛伊首領,你怎麼了?身上怎麼裹了這麼多麻布?”

旁邊跟著一起編織藤網的拿圖,烏拉,加邪阿嫲全看了過來。

“……”

“???”

洛伊頓頓,想到什麼,提醒道:“雪獅成年了,大家以後小心點,他今天把我打傷了,還給我塗了藥,非常殘忍!”

雖然他很不屑那個雪獅,但雪獅族每個成年的雪獅,確實都很厲害。

瓦力洛特的東邊,第一次出現雪獅獸人,這不是小事。

加邪等人:“……!!!”

雪獅成年了!?

還把洛伊首領打傷了!

但洛伊首領說,雪獅還給他塗藥包紮……???

塗藥包紮這不是治療傷口嗎?

這是凃凃首領說的。

怎麼回事!?

“……”

加邪阿嫲很有自己的分析,一臉深沉睿智,“看來神明凃凃首領的巫術太強大了,讓蛻變不了的雪獅都蛻變成人了,洛伊,這是神明的指引,雪獅以後也是神明凃凃首領的族人了,他跟我們一樣,以後我們不能去惹雪獅了。”

加邪等人:點點點點點頭。

洛伊:“……”

加邪阿嫲怎麼和老族巫一樣,青蛇族的老者,果然都是這樣!

他纔不信凃凃首領是神明,一定不是!

凃凃首領一定是個聰明的類猿人,他要當她的雄性!

“我知道怎麼做的,加邪阿嫲你不用管我,我先去休眠療傷了。”

加邪阿嫲:“……”

加邪:洛伊最近怎麼了?好大的戾氣!

……

餘凃為了實驗自己做的鋸子是否能扛起大任,於是在木頭上“嘩嘩!”拉動了兩下。

兩下,就兩下。

散架了。

旁邊的漫撕臉的獅獸人用非常鄙夷的眼神看了過來。

餘凃:“……”

不過要說獅子著實讓她有點意外,按照聰明程度和排序的話,部分蛇獸人除外,墊底的是奈奈,其次是耳耳和漂亮蛇王,獅子是他們之間智力是屬於天花板的級彆。

動手能力強,一些東西,看一遍就會了。

比如鋸子。

獅子一麵給她鄙夷的眼神,一麵對她露著不屑的笑容,一麵從她手裡拿過散架的鋸子,三下五除二,照著她的路子,重新拚成了一個結實的鋸子,然後遞了過來。

“給你!”

“……”

餘凃拿過鋸子,掂量了一下。

手感緊實,比她纏的用力。

試試看?

餘凃踩上木頭,在剛剛鋸了一個小口的地方,放比上鋸子,再次迅速拉動起來。

“嘩嘩!”

“嘩嘩!”

冇散架,還很結實。

繼續拉一下。

“嘩嘩!”

“嘩嘩!”

可以啊!不錯!

得了,以後有什麼,給獅子造唄,這是個人才啊!

得好好用。

餘凃故意示意了一下,“你再去做一個鋸子過來,然後把這些木頭都截斷了。”

獅子表示冇問題!

話說獅子很享受被人安排,餘凃猜想了某種可能,估計是當小奶獅的時候,每每看到兔子貓子們動手,自己動不了,壓製住了……

有了獅子的加入,餘凃搞材料,弄物料輕鬆多了。

五根腰粗的大木頭,橫砍,豎劈,鋸出木板(木板很勉強,薄厚不均,畢竟是在冇有技術,以及冇有工具的情況下完成了,也可以了),獅子僅用兩天時間,全部搞定。

後頭幾天時間,又跟著幫忙做了桌子。

奈奈和耳耳兩個在後頭看著戍犽一個人把一個桌子拚好了,在風中淩亂了好久……

奈奈:“獅獸人好強悍,都不用凃凃說什麼,他都替凃凃做了……”

耳耳:“嗯。”

奈奈耳耳兩人麵麵相視:承認了,他們自己是弱者。還是去燒食物吧!今天可以在大的新桌子吃了……

獅子不僅搞木工上手快,編藤網、打麻藤、搓線、纏線坨坨(這個非常擅長,小奶獅的時候,洞穴裡的線坨坨全是他纏的)、編衣服、射箭……樣樣拿手。

不止如此,餘凃還冇來得及想到要用網子去捕獲飛禽、魚蝦、走獸,獅子一個人就用細藤蔓編了一張大網,在山頂上,捕了好多野獸和野鳥。

還用麻線織了一張密網,去下邊坡地水域的地方,捕了一網子魚回來。

看到他妖孽漫撕臉上,掛著個二哈的、有用不完精力的、憨憨表情,把魚倒在他們腳邊時……

餘凃、奈奈、耳耳,在風中淩亂了很久……

餘凃:終於體會到,養了個彆人家的孩子是個什麼感覺……

奈奈:大哥!

耳耳:能告訴他怎麼用網子抓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