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族,蛇獸人們今天格外規矩,燒食物的燒食物,燒陶罐的燒陶罐,找麻藤的找麻藤,織藤網的織藤網……

因為這是神明凃凃首領指引的。

蛇獸人生存在瓦力洛特這麼長的時間,這是第一個指引他們的神明,他們一定要真誠認真。

奈奈和耳耳不知道凃凃為什麼要幫助蛇獸人這麼多,但還是過來幫了他們,畢竟可以遠離獅獸人……

洛伊始終還是不敢相凃凃首領是神明,這樣他就真的不能成為凃凃首領的雄性了。

越想,洛伊越傷心,一整條青蛇獸身掛在樹上,氣餒餒的。

不過後頭突然想起什麼,立馬立起了蛇頭。

凃凃首領說今天要砍木頭,還要教他們新巫術的,他居然忘了。

頃刻,洛伊遊到地上變成了漂亮蛇王,張開嘴準備喊加邪,叫幾個勇士一起過去找凃凃首領。

但瞬間,又把嘴巴閉上了。

昨天加邪他們都要當凃凃首領的雄性,他們都想搶凃凃首領,不能叫他們,不能讓凃凃首領看上其他的雄性。

他要一個人去!

……

上方洞穴,餘凃看著一堆木頭,有點發愁。

想把一根根木頭變成結實的傢俱,對於她這個弱女子,委實有點難度。

回想上次做拉胚處理那麼點木頭,她的手都要乾廢,眼下這些木頭……

先搞個鋸子吧。

鋸子怎麼搞?

餘凃想了想,轉頭回了洞穴。

戍犽:“……”

這個類猿人來來回.回,要乾什麼?

跟著。

餘凃去洞穴裡拿了一坨麻線,又找了兩片之前剩下的竹片,然後去外頭件了兩根二指粗的木枝,最後回到木頭這邊。

戍犽繼續跟在後頭……

話說以前,這人是個小白糰子時,餘凃當它是個胖橘一樣的寵物,跟在她屁股後頭真的冇所謂。

但現在,這是個一米八高個的漫撕男。

這個氛圍就很不一樣了。

餘凃乾點什麼,走上兩步,扭頭就能看到一張妖孽般的臉,和一對炙熱的眼時,有一種被年下弟弟覬覦的既視感。

關鍵是,這獅獸人城府深啊!

深深騙了她好幾個月啊!

細思極恐。

真的細思極恐。

“你不幫忙,就一邊待著去。”餘凃看著他。

戍犽:“?”

餘凃:“……”

算了,放棄吧!

還是小奶獅可愛啊!

餘凃管他跟著不跟著了,好歹養了他這麼久,不至於反著一口就將她咬了吧?

動物也都是講感情的不是?

不管了,餘凃擺弄了材料。

餘凃將一根長木棍擺在中間,做鋸梁;截兩根短的木頭擺在鋸梁兩邊,做鋸把;竹片當鋸齒;再削個扭柱;麻繩纏起來,當鋸繩……

一個“工”字鋸的樣式。

擺好這個,準備開始組裝時,洛伊過來了。

隨時隨地草木皆兵的獅子聽到動靜,銳利的眼睛迅速盯了過去,瞬間某種邪惡又嗜血的興奮,充斥雙眼。

“蛇獸人!哼哼!今天一定要讓他看看,誰纔是這裡真正的強者!”

餘凃:“……”

隻見原先雪獅奶凶奶凶的模樣,在這會兒看來……

邪氣。

就是邪氣!

他媽的,還帥!

林子那方往前走的洛伊停在了半道上,看到前邊的戍犽,瞳孔猛然縮緊,狠狠盯了過來。

這個雪獅居然成年了!

嘶嘶~

十米遠的距離,兩雄性的勝負欲被燃了起來。

戍犽舔著牙齒,一抹邪笑,眨眼的功夫就朝洛伊那方衝跑下去。

又是眨眼的功夫,在半道上變成了一個好大好大的雪獅……

餘凃瞪眼嚇!

洛伊同樣一個迅速,轉身就是一條好大好大的青蛇,朝著林子裡邊竄去……

不能在凃凃首領麵前打架!

戍犽也是這麼想的,但是他一定會把這個蛇獸人,踩在腳下的。

看他還敢靠近凃凃!

餘凃:“……”

大青蛇在逃,大雪獅在追……

見識了。

看著兩個物種漸漸冇入林中,餘凃些微淩亂了一下,隨後看了腳邊的鋸子……

繼續乾活。

餘凃扯開麻線,將兩段的鋸把和鋸梁穩固在一起,下邊卡上竹片鋸齒,固定,上邊纏上鋸繩,用扭柱拉緊。

某林間,一蛇一獅,爭強鬥勝……

半小時左右,餘凃的鋸子弄好了,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還算穩固。

正投入使用的時候,戍犽回來了,帶著勝利的喜悅回來了。

“凃凃!”

餘凃抬頭,妖孽漫撕男已經站到了她的正對麵,雙手叉腰,還非常非常非常得意的,拋了個眼神。

餘凃:“……”

隨即,不屑的某個聲音接著從後頭響起,“哼!雪獅族的!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成為敗者的!”

餘凃歪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漂亮蛇王眼神哀狠,走路一瘸一拐,臉上,脖子上,身腹上,全是血跡和抓痕。

餘凃:“……”

獅子就是獅子,不然怎麼都說是叢林之王呢?

下手是真冇留情啊!

戍犽不羈邪笑,絲毫不屑,隻要這條蛇敢靠近凃凃,靠近一次,他就打一次!

洛伊狠狠的盯著,看了好一會兒後,眼珠子纔看了凃凃,然後暗淡了……

唉!他輸了。

敗者是不配和凃凃在一起的,等他贏回來,贏回來就能和凃凃在一起了!

洛伊又一次氣餒餒,轉身離開了……

餘凃覺得吧,這蛇王有點慘不忍睹,想了想,還是聖母一下,給他處理一下傷口吧。

“洛伊首領等一下!”

洛伊回頭:凃凃喊他了!?

戍犽眉頭瞬間緊皺:類猿人喊大青蛇乾什麼?

“我拿點草藥,給你把傷口包紮一下。”餘凃說。

洛伊:“……”

戍犽眼神暗下!

這個類猿人居然要給敗者塗藥!

哼!

餘凃聽不到,轉身回去洞穴端了一盆清水,又拿來草藥和一些麻藤布過來,給漂亮蛇王清理了傷口。

洛伊得意了。

冇想到他輸了,凃凃首領居然這麼親近的給他洗傷口。

真好!

他一定要成為凃凃首領的雄性……

戍犽越看越氣,眼神越看越暗寡,早知道他應該自己打傷自己。

看到類猿人往大青蛇脖子上靠攏過去,戍犽忍不住了,擠過來,一把奪了她手上的藥液。

“讓開!我來!”

餘凃:“……”

洛伊:“!?”

盯!

這雪獅要乾什麼!?

戍犽:回盯!

看什麼看!

眼神壓下後,舀過一勺藥,繼續往漂亮蛇王的脖子上塗去……

洛伊:“……”

神色暗寡,死灰,絕望……

餘凃: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