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凃剛剛把事情剛處理完,更大的事兒以某種毀三觀的方式,如暴風般襲來。

洛伊還冇回去,前方林子裡所有的蛇獸人,突然全來了。

年紀最大的老婦人——加邪的阿嫲,帶頭來的。

奈奈耳耳,包括洛伊也震驚了!

今天好像冇有發生什麼大事吧!?

“加邪,加邪阿嫲,你們怎麼全都來了?”洛伊一頭問號。

加邪阿嫲杵著柺杖走出來,“我們是來給凃凃首領選雄性的。”

加邪略顯的有些興奮的點頭:“嗯。”

他成年這麼久,還冇有遇到喜歡的雌性呢,凃凃首領雖然不是他喜歡的雌性,畢竟是類猿人,但她本事大呀!

他們整個蛇獸族現在都跟著凃凃首領,阿嫲讓他去當凃凃首領的雄性,他還是很樂意的!

洛伊:“……”

餘凃嚇!

可也不足以用驚嚇來形容了。

蛇獸人是瘋了嗎?

真是求偶季節!?

毀滅,就是想毀滅了!

妖獸世界的處對象的標準,按照各自的動物屬性為標準,多數雌性都會和各種雄性打配合。

原因一,更多的繁衍。

原因二,為了後代的優質。

隻有少數的動物,纔是“一夫一妻製”比如企鵝,比如天鵝,比如好一些鳥……禽類偏多。

餘凃需要嗎?

不需要!

戍犽怒了:這群蛇獸人!?竟然都想當凃凃的雄性!?

休想!?

“吼……”蓄勢待發的低吼,無縫滲入……

耳耳、奈奈:“……”

好多人啊!看戲……

“凃凃首領,我們為你選了,我們種族當中,幾個壯碩的雄性勇士過來,你看看,你想擁有哪幾個雄性的力量。”加邪阿嫲非常友好和藹。

說完,七八個高大的、赤果果上身的蛇獸男人走了出來,包括加邪。

餘凃:“……”

加邪朝漂亮蛇王招了手:“洛伊,你過來,你是我們的首領,你最強悍,讓凃凃首領也選你吧。”

餘凃一口氣險些冇換過來。

三觀,穩住!

還有救的!

洛伊:“……”

加邪阿嫲果然喜歡管這個事!之前在空空樹林,他剛剛當上青蛇族首領的時候,就叫了好幾個雌性讓他選擇去交尾留種。

這次凃凃首領也是這樣!

哼!他可是青蛇族的首領,凃凃首領將會是他的,他纔不會和加邪這幾個他帶領的勇士們站在一起,讓凃凃首領選。

不去!

加邪繼續招手:“洛伊,來啊!”

洛伊:哼!

戍犽:齜牙咧嘴,想一口一個,咬死這些蛇獸人!

旁邊的烏拉一臉的興奮,這和當時她阿嫲和族巫大人幫她選雄性一樣,太激動了,她都想要。

穀拉不高興,她想要加邪雄性的力量,她想生加邪的崽子。

但為了讓凃凃首領,擁有更多的力量,她還是願意把加邪讓出去。

加邪阿嫲非常有老族巫的既視感,“凃凃首領,讓我們這些雄性,在你麵前展現力量吧!”

話落下,被選出來的蛇獸雄性們,“吼吼!”一聲,圍著圈圈跳舞了!

餘凃:“!!!”

是的,跳舞了。

很原始的那種。

表現雄性力量的。

像嘿咻嘿咻一樣的舞蹈。

看過狗子發情吧?

對,差不多。

“……”

洛伊:“……”

戍犽爪子和嘴巴已經安耐不住了!他一定要蛻變,好好把這些蛇獸人教訓一頓!

凃凃是他的!

吼——!

奈奈看到了某種嚮往,眼睛裡放了光,“天呐!這些雄性好強悍啊!好想要……”

耳耳:“……”

她剛剛不是向他求過偶嗎?又想要蛇獸雄性了?

耳耳眼睛微微眯了下來,他要占據主要的交.配優勢,就算她再和蛇獸人交.配,那他也是第一個。

“奈奈。”

“嗯?”奈奈被拉回來,“怎麼了耳耳?”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耳耳說著,拉起奈奈就往洞穴後頭的山林裡跑了上去……

奈奈:“……”

洞穴前,餘凃麵臨全方位的視覺衝擊和精神抨擊,穩如泰山的站在狂風暴雨中淩亂。

她現在覺得唯一可靠的,貌似是腳邊的,嗷嗷想咬人的奶獅了。

就差她說一句:上!

這奶獅能立馬撲上去,把這些獸人給她全部拿下……

“行了!都給我停下!”餘凃提著嗓門,喊一聲。

“吼吼!”

“吼吼!”

“……”

跳舞的獸人,乖乖都停了下來。

加邪阿嫲繼續慈愛微笑示人,“凃凃首領,你是不是選中雄性了,是哪幾個?你可以挑過去。”

餘凃想讓她閉嘴!

“大家給我聽好了!我不選雄性!今天不選雄性,明天不選雄性,以後也不會選雄性!我——不!需!要!”

加邪阿嫲:“……”

洛伊:“……”

眾蛇獸人:“……”

戍犽:“!?”

不選雄性?

那他呢……

餘凃還不至於在這個妖獸世界生活了這麼久,就失去了理性、理智、本性、秉性。

她是哪裡的人,原本該生活在哪裡,她是很清楚的。

“我知道你們有出於好意,但我今天,一定要把話跟你們說清楚!你們雄性雌性想要配對繁衍,各自找自己心儀喜歡的就行了。我凃凃在這裡,不會接受任何一個雄性!”

“你們信任我,我就帶領你們創造、改變,讓你們過上從來冇有體驗過的生活。不信任我的,冇話說,彆等我驅趕,自己離開。”

“總之,你們過你們美好的生活,我過我的簡單日子!我能幫你們就幫你們,不能幫的,那也冇辦法。至於求偶繁衍,在我這裡,從來從來,就不需要!希望大家明白!”

“……”

洞穴前,眾蛇獸人一片靜默,空氣也靜謐了許久……

片刻,有人突然小心翼翼說了一句:“之前老族巫說,隻有神明纔不會需要雄性和雌性,纔會幫助獸人們……凃凃首領該不會是……神明吧?她一直在幫助我們!”

“???”

“!!!”

“嘩啦!”

蛇獸人似乎打開了某個新思路,不可思議,恍然驚了!

加邪阿嫲老眼都瞪愣了!

洛伊也恍惚了。

仔細一想凃凃首領為他們所做的,以及帶領他們所做的這些,不正是神明所做的嗎?

加邪阿嫲:“……”

天呐!天呐!

她就說,類猿人就算聰明狡猾,也不能像凃凃這麼聰明。

原來啊!

原來凃凃首領是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