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凃凃,你在搬樹木嗎?我幫你吧?”

洛伊過來,一把扛起了有餘凃腰粗的木枝。

餘凃:“……”

前頭的奈奈覺得自己被髮現了對耳耳求偶的秘密,丟下耳耳,羞澀的跑了……

耳耳:“……”

乾眨了兩眼。

反應過來,拖著木頭就追了回去……

等等我!

洛伊冇看前邊的兔子和貓子,眼睛裡,隻有凃凃。

身上就算扛著木頭,眼睛也瞄著凃凃。

凃凃首領真好看,小小的臉蛋紅噗噗的,果然比青蛇獸雌性一張張凶狠的臉要好看。

但是要怎麼樣,才能讓凃凃首領,選他當雄性呢?

洛伊一直在想這個事。

餘凃邊往回走,邊瞄了一眼漂亮蛇王,覺得氣氛很怪。

漂亮蛇王看她的眼睛……有點駭人……

半道上,漂亮蛇王冷不丁的問了一句,“凃凃首領,這幾天魅鷹野獸都走了,蛇獸雌性們都在選雄性,凃凃首領,你選雄性嗎?”

餘凃:“!?”

目瞪口呆。

什麼鬼!?

冇理解錯的話,是求偶吧!?

難怪她剛剛怎麼覺得漂亮蛇王怪怪的!

所以最近怎麼了!?

求偶的季節!?

“洛伊首領,對不起,我不選雄性。”

“為什麼?你不想繁衍強大你的種族嗎?你給了我們蛇獸人新的生存本領,我可以給你我雄性的力量,讓你繁衍你的種族。”

餘凃:“……”

毀滅吧!讓她毀滅吧?

她的人性還是冇有被泯滅的,**還是能控製的,不至於饑渴到來個跨物種結合,更不需要繁衍!

話說和一條蛇繁衍後代!?

能生個啥出來!?

要繁衍個啥!?

殺了她吧!

她祖宗們都挺好的。

但餘凃知道,他應該是好意的。

妖獸世界嘛!理解著理解著……就哭了……

“謝謝你洛伊,我不需要繁衍,你去找你們蛇獸雌性去繁衍吧。”

“凃凃首領你是不喜歡我嗎?”

餘凃:“……”

“不是,是我不需要。”

洛伊:“……”

凃凃就是不喜歡他。

儘管他是青蛇族的首領,但凃凃還是看不上他。

他求偶失敗了。

不過沒關係,拿圖求偶烏拉的時候,同樣也被烏拉拒絕過好多次。

烏拉之前一直都看不上拿圖,拿圖就找機會在烏拉的麵前展現了雄性的力量,吸引了烏拉,烏拉才願意和他交尾,最後成了烏拉的雄性。

他也可以這樣,找機會在凃凃首領的麵前,展現他雄性的力量。

“那我等你需要的時候吧!”

洛伊不氣餒,用力扛了一下木枝,把胳膊胸膛腹部,以及退步的肌肉都展示了一下,往洞穴那邊去了。

餘凃:“……”

……

回到洞穴,洛伊顯得無比積極勤奮,乾勁十足,與他當青蛇族首領時的模樣,截然相反。

手上的木頭放下後,又去搬了另外的木頭。

還把耳耳丟在一邊的木頭,搬到洞穴下邊集中起來。

餘凃:“……”

耳耳:“……”

奈奈:“……”

戍犽:“……”

洛伊搬完木頭,又去拿了石刀:“凃凃首領,你這些木頭要用來做什麼的?要截斷嗎?我先幫你把這些細細的木頭砍掉吧!”

嘩嘩!削了木枝上的分枝。

餘凃:“……”

奈奈和耳耳:“……”

戍犽陰暗暗的眼睛眯了:這條大青蛇在乾什麼?

奈奈實在忍不住,小聲問了耳耳:“耳耳,洛伊首領這是怎麼了?”

耳耳:嗯……

“好像……要求偶……”

奈奈:“!?”

奈奈覺得這個話從耳耳嘴裡說出來好羞澀啊……

戍犽原本趴著的身子猛然站了起來!

求偶!?

這條蛇要求偶凃凃!?

吼嗚~~~!

休想!

戍犽忍都不忍,直接從洞穴上方跳了下來,調到了洛伊的麵前。

“吼嗚~~~!”

餘凃:“!?”

這崽子又怎麼回事?

奈奈同樣也有點意外:“繆斯跳下去乾什麼!?”

耳耳:“……”

洛伊看到雪獅過來,砍木頭的手停了。

這個成不了年的雪獅,每次都攔在他和凃凃首領麵前,它難不成也想求偶凃凃首領?

也不看看自己能不能成年!

戍犽獠牙齜開,非常凶萌,“蛇獸人!我警告你,凃凃是我的,你離凃凃遠一點!”

嗯哼??

餘凃費解。

這奶獅的行為……有點迷惑啊!

奈奈:咦~~~繆斯不會也想向凃凃求偶吧?

凃凃看得上它纔怪呢!

耳耳:圍觀。

洛伊嘴角不屑,以前青蛇族不是凃凃首領的族民時,凃凃首領的族民他們都不能攻擊欺負。

現在青蛇族和他們一樣,都是凃凃首領的族民了,這個未成年的雪獅想要挑戰他,那就不客氣了。

“雪獅族的,我們現在都是凃凃首領的族民,你要是挑釁我,想和我決鬥,我現在也不怕打你,我很樂意。”

戍犽能被威脅嗎?

在雪獅族就不怕威脅,還怕他青蛇獸人?

越威脅,越激怒他。

戍犽張開滿嘴的牙齒,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餘凃皺了個眉,沉思中……

So……青蛇族這是抓住了某個bug?

就說獸人聰明起來,也是聰明的。

餘凃當即遏止,“住手!你們兩個要是在我的地盤,還當著我的麵,打架鬥毆的話,那也彆怪我手上的弓箭不客氣了!要打!走遠一點打!彆弄亂了我的地方!”

不支援打架鬥毆,但也不反對。

妖獸世界裡,優勝劣汰,團隊裡能因此留下能力強的,也是一件好事。

不過這兩個,一個最弱,一個最強,這種毫無懸唸的事,就不要進行了。

戍犽是個不怎麼聽訓的,暴露著牙齒,毫不收斂。

洛伊聽話,畢竟一次又一次的見識了凃凃首領的厲害,凃凃首領是個說道做到的人,不能激怒凃凃首領,也確實不能弄亂了凃凃首領的地方。

這個雪獅,下次如果還挑釁他,他就躲開凃凃首領,把它拖到林子裡,一定跟它決鬥一番!

“對不起,凃凃首領。”洛伊道歉。

餘凃撇了一眼……

“冇事了,太陽要落山了,洛伊首領你先回去吧,以後就不要讓我看到這個事了。還有……”

餘凃想了想,說道:“明天讓族民們去采點鹽草回來,剩下的族民,有需要學習新巫術的,明天過來找我。”

其實是想找幾個幫手,幫她把木頭什麼的刨一下皮,分段砍一下,搞點現成的材料出來,她好造傢俱。

洛伊:“……”

不用懷疑凃凃。

“好!”

“嗯。”

戍犽一嘴的獠牙,非常不滿!

臭類猿人,就是不注意他!

可惡!

奈奈耳耳:凃凃要做新東西。

好耶!繼續跟著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