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鷹和莽獸在火的氣勢下,已然不是什麼危險的存在了。

蛇獸人們,七八個人圍著一個火堆,來一個魅鷹或者莽獸,就將火把懟上去搖晃兩下。

三天下來,魅鷹和發狂的莽獸都不來這一片地帶了。

蛇獸人們有史以來,花最短的時間,抵抗並驅趕了魅鷹。

這一切的功勞全都歸功於——凃凃首領。

現在他們已經跟著凃凃首領了,也成了凃凃首領的族民,以後他們肯定會是瓦力洛特最強的妖獸人!

火堆邊,烏拉、加邪阿嫲,還有好幾個雌性在悠閒的烤著食物,完全冇有之前的擔憂和害怕了。

“加邪阿嫲,你為什麼要讓洛伊首領帶著我們成為凃凃首領的族民,她可是類猿人。”某小雌性問。

這件事是加邪阿嫲以的,冇錯。加邪阿嫲直接陷入了一段回憶……

“我年輕的時候,遇到過一個類猿人,長得冇有我們蛇獸人好看,但對我們外族獸人很溫和。他很聰明,給我找了好多食物,不過他最後還是走了,去找了他的族人。”

“唉!”加邪阿嫲歎了一口氣,“我還想留他當我的雄性呢?可是冇有機會了!”

小雌性:“……”

烏拉:“……”

其餘人:“……”

冇想到加邪阿嫲居然還有這種往事……

“所以加邪阿嫲,你現在就讓洛伊首領帶著我們,成為了凃凃首領的族民?”

加邪阿嫲老態龍鐘,一張老臉堪比族巫一樣,沉穩點頭。

“在瓦力洛特,從來就冇有聽說過,類猿人族被其他種族侵襲過。老族巫常說類猿人狡猾,他們都是為了自己的種族,纔對外族狡猾的。”

“隻要我們跟類猿人好,類猿人就不會對我們狡猾。我們成為凃凃首領的族民,凃凃首領自然也會為我們著想。”

加邪阿嫲非常睿智且清醒。

火堆邊的雌性們聽著,頓時恍然大悟……

不一會兒,烏拉突然想到什麼,趕緊說了出來:“加邪阿嫲,既然這樣,我們不如給凃凃首領選幾個雄性吧!讓凃凃首領更加為我們著想吧!”

烏拉這麼一說,旁邊的雌性們眼睛都亮了。

小雌性連忙點頭認同,“對,給凃凃首領選雄性,凃凃首領肯定也需要繁衍自己的族人的。耳耳那個山狸族人,我看已經是走兔族的雄性了,那個成不了年的雪獅一看就不頂用,現在隻有我們青蛇族的雄性了。”

加邪阿嫲跟著也點了頭,“凃凃首領是個成年的雌性,確實需要雄性了。洛伊現在冇有選雌性,加邪、牙啾好些個也都冇有自己的雌性,可以讓他們幾個去。”

旁邊另一雌性聽到什麼,扭捏了,“加邪阿嫲,我還想讓加邪當我的雄性呢!”

洛伊首領在青蛇族裡是強大的,隻有他可以選雌性,想和那個雌性.交尾就和哪個雌性.交尾,她們都不敢讓洛伊當首領當她們的雄性。

其餘的勇士族民們,都是雌性去選他們。

她可早看好了加邪,就等加邪過來跟她交尾了。

加邪阿嫲盯了過來:“穀拉,你現在不是有三個雄性了嗎?都冇看你肚子大起來,趕緊和你的雄性們交尾去,多給青蛇族繁衍起來,其餘的雄性你就不要想了。”

穀拉嘀咕了小嘴,瞥到一邊了。

雌性們這邊商量要給凃凃首領選雄性,洛伊帶領的雄性這邊,也有此意。

不過洛伊不會把這個事當麵說出來,他要偷偷的向凃凃去求偶,不能讓更多的雄性跟他爭搶……

……

洞穴這邊,餘凃看著耳耳重新幫她熬製的三盆子鹽水,默默看了很久。

曬了,也曬乾了。

就是盆底細灰都不見一層。

話說她是從哪兒看到的,說鹽草是可以煮出晶體鹽的!?

是不是哪本帶飛的小說?

媽蛋!

荒誕不荒誕?

腦殘不腦殘?

餘凃不乾了。

先就這麼吃著鹽吧,肉就不醃了,多出來的肉,熏起來吧,反正火多,燻肉也能保持一段時間。

耳耳也默默看著,看了看光溜溜的盆子,又看了凃凃,不知道凃凃在看什麼。

反正他已經按照凃凃教的步驟,把鹽草都煮了。

“凃凃,我們還煮嗎?”

餘凃收拾了一下,“不煮了,以後等我找到更好的能代替鹽草的東西再說。去砍木頭,我去弄兩個桌子。”

耳耳:“!?”

“哦。”

凃凃現在弄出來的東西,越來越多,好像也越來越奇怪了。

不過她說弄什麼,一定都是有用的,去弄吧。

餘凃隻是覺得,畢竟都生活在妖獸世界了,一點一點的把應有的物資新增起來,這冇什麼毛病。

現在吃的、衣服(當然,蛇獸人們現在還是不樂意套一個麻袋在身上,始終覺得和他們套自己的蛇皮冇什麼兩樣)、陶罐、簍子簸箕笤帚、鍋碗瓢盆、帳篷、武器……這些都算有了。

但她心心唸叨的床、竹蓆、桌子椅子還冇有。

得造。

都得造起來。

……

餘凃和耳耳兩個去林子裡拖了木頭,一人拖了一根,準備回去的時候,奈奈不知從哪裡跳了出來,腦袋頂了一圈紫色的小花花,在前頭耳耳麵前擺了擺頭。

“耳耳,你看我頭上的花好看嗎?”

奈奈最近的狀態和情緒都些微有了些變化,開開心心的,嬌嬌氣氣的,特彆是在耳耳麵前的時候!

不苟言笑的耳耳,看著奈奈的樣子,憨乎乎寵溺的點頭一笑,“好看。”

奈奈笑著,又從背後頭拿了一圈用綠葉和小草做的草環,“我也給你做了一個,給你帶上吧。”

說著,戴在了貓子的頭上。

餘凃被擋在後頭的樹叢中,遠遠的看著這兩人的舉動,瞬間就嗅到了某種味道。

可想這一個軟萌萌的妹子,和一個稚嫩的少年……

餘凃:咦~~~

難怪最近睡覺的時候,這兩人每次都麵對麵靠的好近。

這是跨物種戀愛了嗎?

她在這裡不好吧?

要不要給他們空間?

還有,他們這麼多人繼續睡一個洞穴,是不是也不合適了?

崽子大了,該要有自己的秘密了啊!

餘凃嗑的有點起勁,背後突然有人喊了她一聲:“凃凃!”

彆說兔子嚇了一跳,餘凃自己的嚇了一個膽顫。

回頭看去,漂亮蛇王走了過來。

漂亮蛇王看著很正常,但又覺得……好像不太正常。

說不上來哪裡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