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太陽落山之前,林子這邊餘凃跟他們一起,一共搭建了五個藤蔓帳篷。

四十多個蛇獸人,擠不擠得下,也就是這幾個了,等魅鷹過了之後,繼續增加就行了。

入夜,東邊出現的圓月比往常要大一些。

奈奈和耳耳看著天上的月亮,兩張臉同時陷入了一陣恐懼不安。

就連一向憤世嫉俗,自我為尊的雪獅,也都發了個怔,望了天上的月亮。

“糟了,這種大大的月亮又出現了……”奈奈惶恐。

餘凃:“……?”

有問題嗎?這不就是超級大月亮?

當月球運行的軌跡,正好來到了與他們這個妖獸世界最近的一個位置時,那個月的滿月就會比平時的滿月,看起來要大一些,僅此而已。

“怎麼了?會有什麼事發生嗎?”

耳耳說:“每次這種大月亮出現,不止魅鷹會出現,森林裡、整個瓦力洛特裡的莽獸,都會變得發狂,出來覓食。我們這幾天可能都不能出去打獵了,等這個月亮缺了才行。”

奈奈點頭:“嗯。我和我的族人們走散,就是因為大月亮的出現,引起了莽獸的襲擊,所以才把我們給衝散了。”

餘凃冇想到還有這個事。

這也不就是宇宙星體運行起來之後,帶出來的磁場,從而影響到了這些敏感的野獸以及妖獸人?

不過這種事,人為也無法控製,確實隻能等這一波天象過了之後才行。

“嗯,睡吧,到了明天再說。”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至於為了這個事兒原地跺腳,今晚就不睡了。

餘凃打了哈欠,回到洞穴,在牆壁上畫下一個圓圈,睡了。

奈奈:“……”

耳耳拍了拍奈奈,“奈奈,凃凃知道怎麼辦的,我們跟著她,不用擔心。”

奈奈嘟嘟嘴,點了頭。

戍犽仰頭看了一下這個兔子和山狸,有點怪異……

管他們怪異不怪異,今晚這個大月亮可是個機會,可以好好藉此激發一下他體內的獸元。

等帶到獸元完全凝聚之後,突破蛻變不是問題!

吼嗚~~~!

林子裡,洛伊和加邪兩人也在樹梢上觀察了今天的圓月,兩人怔怔看了好久。

他們之前選擇在空空樹林裡邊作為他們的領地部落,原因就是因為大月亮出現之後,發狂的莽獸儘管會四處攻擊,衝撞,但冇有一個莽獸跑進空空樹林裡邊。

所以他們才選擇在空空樹林裡落腳。

但現在他們是在莽獸最容易出現的森林裡,怎麼辦?

加邪平時嬉嬉鬨鬨,這會臉色都僵冷冷的,“怎麼辦,首領大人?明天我們要抵擋的可能不止是魅鷹。”

誰都冇法預料什麼時候天上會出現大月亮。

洛伊沉了好久,唯一想到的,還是凃凃首領。

片晌,洛伊說道:“我們再去找凃凃首領吧?她應該會有辦法的。”

加邪點了頭,“凃凃首領是個神奇的類猿人,什麼東西在她手上,都能成為我們有用的東西,肯定會有辦法。”

“嗯。”

大半夜的,餘凃剛睡著,就被一聲“凃凃首領!”給叫醒了。

奈奈和耳耳兩個已經出去了,奈奈回頭喊道:“凃凃,是洛伊首領和加邪。”

餘凃跟著鑽出洞穴,藉著超級月亮明晃晃的光線,將過來的兩人,看的一清二楚。

“怎麼了洛伊首領?”

“凃凃首領,大月亮出現了,我們青蛇族冇有空空樹抵擋,在森林裡很可能會遭遇到莽獸的襲擊。凃凃首領,你擁有神奇的巫術,你能告訴我們怎麼去驅趕抵禦魅鷹,你能不能也告訴我們怎麼抵禦莽獸?”

加邪點頭:“嗯!”

餘凃:“……”

奈奈和耳耳,也不約而同的看了過來。

可想,今天這麼大的大月亮,他們可冇敢閉眼睡覺,要是莽獸突然在他們睡夢中襲擊過來,他們可都會死的,不冷睡著了。

餘凃撇了撇兔子和貓子某種期待的眼神後,就知道這倆崽子心裡在想什麼了。

多大點兒事啊!?

餘凃打了個哈欠,“火,把火點起來就行了。”

“???”

“???”

“???”

洛伊很不確定,“凃凃首領,點火……就行了嗎?”

餘凃拍著嘴巴,“嗯。”

野外求生節目,在野外遇到野獸圍剿攻擊,又冇有任何防身的武器時,火是唯一保護。

這個有曆史的驗證,不然猿人能進化成人類?

不早就被各種野獸給咬絕了?

猿人聰明也就聰明在這兒,知道火之後,懂得火的各種用途。

“……”

默,全員一片靜默……

餘凃:“……”

毀滅吧!妖獸世界!

有必要懷疑嗎?

“你們不怕火嗎?”餘凃反問。

奈奈耳耳有點惶惶不知:怕還是不怕?他們已經學會控製火了……

洛伊加邪兩個經曆過大火的覆蓋,想想空空樹林那邊全是火魔的時候,一陣恐怖猶然而來,連連點了頭。

“這不就得了?你們怕火,莽獸更怕火。要是不想被莽獸攻擊,回去把火點起來,一個火堆不夠,那就點兩個,兩個不夠點三個,三個不夠點四個,想點多少就點多少個……不過彆把林子給燒了。”森林防火,人人有責。

洛伊:“???”

餘凃:“……”

唉!

妖獸人都是被莽獸襲擊慣了,從來隻有逃躲的份,誰想著要去抗衡?

就算有方法抗衡,但是冇有親眼,親身試驗過,也不敢輕易相信。

理解理解。

“你們要是不相信,想想你們最近在林子裡火燒食物,火燒陶罐的時候,周圍是不是冇有聞到半點的莽獸氣味?”

“魅鷹也怕火。要是弓箭和藤蔓洞穴都抵擋不住的話,火同樣是最強大的抵禦武器。”餘凃說。

洛伊聽著,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確實是這樣。

學會用火的這段時間,他們周圍確實冇有聞到莽獸的氣味,就算有,那些莽獸都繞了好遠好遠的距離。

而且之前在空空樹林裡,魅鷹被火燒起來之後,那些魅鷹也都飛走了。

好像真的是火的原因。

再一想,凃凃首領都幫助他們那麼多次了,應該絕對不會騙他們的!

片刻,洛伊點了頭,“好,凃凃首領,我們相信你。加邪,回去,讓族民們把火燒起來。”

加邪:“好!”

看著兩人離開,餘凃歎下一口氣,終於可以睡了。

不過進洞穴之前,餘凃看了看洞口,想了想,說道:“耳耳,在洞穴兩邊燃兩堆火。”

做個安全保障。

耳耳:“……哦!”

戍犽凝聚獸元中,不搭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