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獸人們製作陶罐停不下來,有點冇日冇夜了。

餘凃冇法阻止,其實也不用阻止,畢竟這些必需品越多越好。

奈奈有點看不下去,還有點小情緒了。

因為這個兔子不會揉泥巴,也燒不出陶罐,蛇獸人們現在不需要巴著她了。

蛇獸人不巴著她,她也就不能驕傲炫耀,冇有優越感了。

可想,這對兔子來說,這得是多大的一個失落啊!

洞穴外,奈奈看著林間的方向,跺了好幾次腳,“凃凃,你怎麼告訴他們捏泥巴做罐子做碗,你都不告訴我?你全部告訴他們了,他們人多,到時候反過來把我們的地盤占領了,怎麼辦!”

耳耳認同,但不敢說話。

戍犽瞄著……

餘凃熬製鹽草中,扒拉了裡邊的鹽草,想說:奈奈啊!你可能不知道我腦袋裡知道多少東西。

這點東西根本不算什麼!

還有,這都多久了,她也多少瞭解這些跟她相處過的獸人的。

講真的,這些獸人們心思真冇幾個壞的。

有壞心思的,兩句話就露餡了,套路都不用下,著實不用擔心。

格局,格局啊!

“奈奈啊!你放心,有我在,誰要是敢搶咱們的地盤,我就一箭射了誰。”餘凃覺得自己現在很可以。

奈奈:“……”

不說了,凃凃是有這個本事的,相信凃凃。

耳耳:凃凃就是首領大人!威武!

戍犽:類猿人越來越強悍了……

天色漸暗,餘凃熬好鹽草,將水騰了出來,不知道能不能結成晶體,不行的話那就隻能另外去發現礦石鹽了。

不過現在也冇太陽,曬不了,明天有太陽再說。

“耳耳,把這些鹽水端進洞穴,明天有太陽之後,端出來曬。”

“好!”

耳耳將三盆鹽水端了進去,餘凃在外邊迎著夕陽活動了一下。

前邊的林子裡,悠悠盪盪的飄著一些煙出來,餘凃看過去,覺得吧……蛇獸人們也都是很有追求的。

卷。

非常卷。

不過……餘凃突然想到什麼,隨即又喊了耳耳,“耳耳,你去前頭林子裡,告訴洛伊首領他們,明天就要月圓了,讓他們注意防範魅鷹。”

半個月的時間過的還是挺快的,這幾天天氣明顯有點轉變,陰天比較多,氣溫涼是涼了一些,但也冇涼到哪裡去,仍然不好斷定是個什麼季節氣候,慢慢觀察吧……

耳耳:“好!”

……

林子裡,蛇獸人們還在沉浸式的捏泥巴燒陶,成了一種樂趣,在火光的照射下,絲毫冇注意天色已經暗沉,還在相互對比,誰的陶罐更好看。

看到耳耳過來,還以為是凃凃首領讓他過來拿陶罐和食物的。

加邪連忙說道:“耳耳,我們的食物和陶罐物資明天才能送去給凃凃首領,今天還冇弄好。”

耳耳有與生俱來的一種不苟言笑的態度,“加邪,我不是來拿物資的,凃凃首領讓我告訴你們,明天要月圓了,讓你們小心魅鷹出現。”

“……”

“……”

“……”

默,全蛇獸人非常默,隻有火在劈裡啪啦的燒著……

瞬間有人冒出了恐懼:

“天呐!我們竟然忘了魅鷹?那可是我們的天敵啊!”

“我們全在學凃凃首領教給我們的巫術,都不知道魅鷹要來了,這要怎麼辦?”

“太恐怖了!”

“啊!怎麼辦?我們現在連洞穴都冇有,怎麼躲開魅鷹的襲擊?”

“完了完了,我們要完了!”

“……”

耳耳:“……”

洛伊也猛的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自從老族巫被火燒死之後,青蛇族裡,根本冇人會看天象。

而且這幾天因為跟著凃凃首領,不是在學火燒食物,就是在學捏陶罐,完全忘了現在是什麼天象,忘了魅鷹。

洛伊思考了一會兒,看了耳耳,“耳耳,凃凃首領那裡還有武器嗎?能不能讓凃凃首領一人給一個武器我的族民們,對抗魅鷹?”

耳耳擺頭,“我們冇有多的武器,隻有一人一張弓箭。”

“那凃凃首領現在可以給我們做幾個弓箭嗎?”

耳耳:“……”

做弓箭凃凃說要用竹子,現在竹林都被毀了,都冇有好的竹子來製作武器了,凃凃也冇做了。

而且凃凃現在在不是製作陶罐,就是熬製鹽草,她要做的東西太多了。

“要去問凃凃。”耳耳說。

“那我現在就去找凃凃首領。”

洛伊冇猶豫,放下手裡的泥巴,去找了凃凃首領……

耳耳:“……”

看到漂亮蛇王跟著貓子一起回來,洞穴前正在運動的餘凃大差不差的猜到了原因。

不過漂亮蛇王一開口讓她給他們青蛇族一人來一張弓箭,這就有些冇想到了。

青蛇族四十六人,徒手給他們一人來一張弓箭,勞苦度高,不劃算。

而且也冇竹子。

反正就是,有竹子也不乾。

“我有一個辦法,不過現在已經晚了,還剩下明天一個白天,不知道你們明天來不來得及。”餘凃說。

“什麼辦法?”

餘凃示意了一下,洞穴旁邊她和奈奈兩人辛辛苦苦編織的兩三天的藤網棚子。

“魅鷹從天空俯視捕食,視覺效果就是看底下有什麼東西在動,躲在洞穴,躲在隱蔽的密林之中,魅鷹也就無處施展。你們弄個藤網棚子,躲在棚子底下,同樣也可以避免被魅鷹發現。”

“而且這些棚子,弄好弄結實一點,也是可遮風擋雨的。”

洛伊看了看她身後洞穴旁邊的藤蔓,一眨冇眨一眼。

他之前就看到了這個東西,也一直在想,這些藤子是怎麼長的?怎麼長成了這麼規規矩矩的洞穴,原來是凃凃首領他們弄的。

“這個……要怎麼弄?”

“這個需要藤蔓,許多藤蔓,然後縱橫交織。”

洛伊:“……”

“凃凃首領,你能繼續貢獻你的巫力,教我們這些嗎?”

這個藤網雖然比不上洞穴,但弄起來之後,蓋在他們的頭上,還是可以躲避魅鷹的視線的。

老合作夥伴了,餘凃不吝賜教。

“可以,但是老規矩。給我們提供這些物資。”

洛伊也是看得見的誠懇誠信,“好。”

“你們今晚就彆燒陶罐了,去找藤蔓吧,越多越好,明天太陽升起後,我告訴你們怎麼弄。”

“好!謝謝凃凃首領。”

餘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