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喊凃凃首領過來告訴他們怎麼用泥巴燒雛尾鳥,蛇獸人還是不敢的,也就喊了奈奈。

懷孕的烏拉雌性朝奈招手了手,“奈奈…奈奈…”

聲音不大,餘凃也是聽見了,跟著看了過去。

烏拉看見凃凃首領在看她,登時有些膽怯。

凃凃首領身上全是巫術,還能讓洛伊首領都聽她的話,他們肯定不敢激怒凃凃首領。

奈奈抬起頭,“烏拉,你怎麼了?”

烏拉小小聲的,“奈奈,你先過來。”

奈奈疑問片刻,下一刻就反應過來,烏拉找她,肯定就是要讓她去教他們燒食物。

隨即奈奈,歎了一口氣,“唉!凃凃你看,都是你,要教他們燒食物,害的我和耳耳兩個,天天都要去告訴蛇獸人們怎麼弄。”

話說著,看似極不情願妞妞捏你,單實際已經丟下手裡的麻藤下去了。

餘凃咬著雞腿:“……”

兔子把這種口嫌體正,表現的淋漓儘致……

下邊,洛伊不甘心自己怎麼就看不到昨天的“鍋”了,苦惱之後,過來找了餘凃。

“凃凃首領,昨天你用泥巴做的鍋去哪裡了?石頭上,我怎麼冇看到了。”

餘凃把雞腿骨頭往火裡一扔,示意麪前的火堆,“在裡邊燒。”

洛伊看了火,愣了愣,“……”

“鍋……也需要用火燒。”

“嗯,燒了變得更加堅固。”餘凃往火裡多加了一把乾草。

洛伊似懂非懂,“哦……”

餘凃懶得多解釋,看就行了。

大約燒了半個多小時,燒了三堆柴後,餘凃滅了火,把鍋子扒了出來。

黑不溜秋的。

腦袋裡下意識的蹦達一個念頭,用這個煮東西吃,會不會吃中毒……

嗯……?邊上好像燒裂了……

餘凃:“……”

餘凃向來都原諒自己第一次手工做的東西,做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隻是有裂紋而已,當不了鍋子,當裝水的盆子,一樣一樣。

洛伊跟著一起等著,看著凃凃首領把火滅了,拿出了鍋子。洛伊盯了盯黑不溜秋的鍋,又盯了盯不說話的凃凃首領,問道:

“凃凃首領,鍋……好了嗎?”

“嗯,好了,但不能用。”餘凃用棍子扒了兩下,把它扒到一邊晾著了,“我們得再去弄點泥巴回來,多做幾個。”

洛伊:“……”

底下圍觀者:“……”

“欸,你們聽到洛伊首領和凃凃首領說什麼話了嗎?”

“冇有。”

“洛伊首領昨晚說的“鍋”,你們有看到嗎?是不是凃凃首領用棍子戳的那個黑坨坨?”

“不知道。”

“那“鍋”是什麼?”

“不知道。”

“……”

“算了,還不如跟奈奈和烏拉他們去做食物。走了走了。”

“走吧走吧!”

散了。

“……”

餘凃不多說,背起揹簍,順帶拿了一個揹簍給洛伊,“洛伊首領,一起去吧,我們多弄點回來,多做一點。”

第一次是試驗,第二次就批量生產,然後擇優選擇。

這樣下來的話,成功的概率應該會提高不少。

洛伊聽到凃凃首領的邀請,眼中瞪出了不可思議。

自從來凃凃首領這裡後,每次都是他主動過來找凃凃首領幫忙的,這是第一次是凃凃首領主動找他幫忙。

洛伊很欣喜,點了頭,“好!”

可想凃凃首領身上有很多東西,是他們蛇獸族人要學的,凃凃首領說什麼,他必須要答應。

後方戍犽:“……”

可惡!這個類猿人!還有這條蛇!竟然都不看他一眼!

看著餘凃和洛伊兩個揹著揹簍離開,戍犽兩個前爪子,忍不住深深撓了地麵,怒氣沖沖,轉身進入洞穴,凝聚獸元中……

餘凃和洛伊兩人再次去了山上,小半天時間,一人背了一簍子的黃泥土塊回來。

回來之後,餘凃喊了耳耳過來,讓耳耳幫忙,去多找了幾塊平整的石板,和大小相等的木頭過來,餘凃多做了幾個簡易的拉胚工具。

洛伊把加邪也叫了過來,一起幫了把手。

人多了,乾什麼,委實方便。

三天時間,餘凃幾人一共弄了十個鍋子,十四五個碗。

活下來的,隻有四個鍋子和八個碗。

彆的不說,試驗的成功率上升了。

餘凃用泥巴燒出來的鍋子,嘗試著做了一次炒雞丁,燒熱豬油,炒著花椒,拌著野蔥,搭配野芹菜,香味攔不住的往外爆溢著。

色香味俱全。

效果很不錯。

有過這個試驗之後,蛇獸人們看到了這東西的用途,立馬出現了人傳人的現象。

一天時間,蛇獸人們從用火燒食物,轉身投身了挖泥巴,製作各種發揮創意的陶罐當中……

林間,青蛇族的駐紮地,四五個用石頭壘砌的火堆裡,飄著明晃晃的火,裡邊燒著大大小小的罐子。

剩下的,不是在揉泥巴,就是在去揉泥巴的路上。

某蛇獸人,捧上一個歪瓜裂棗的陶罐子,“洛伊首領,加邪勇士,你們看看,這樣行了嗎?”

洛伊:“……”

冇有一個比凃凃首領弄的好。

加邪拿過來,用自己的手懟了兩下,“牙啾,你要弄圓一點,弄光滑一點。你看凃凃首領的,哪像你這樣?和石頭一樣的!”

“我知道了,你給我吧!”牙啾伸手奪了過來。

加邪:“……”

跟著又有人拿了過來。

加邪挨個看著。

查蘭查爾兩條蛻變不了的小青,盤繞在頭頂的樹上落寞的盯著底下……

“查爾,首領他們好像不需要我們了,他們都被類猿人給蠱惑了,現在類猿人做什麼,洛伊首領他們就做什麼?都不吃生肉了。”

查爾點頭:“嗯……我也好想蛻變,然後和首領他們一樣,吃熟肉,玩泥巴,玩水,還能控製火,真好……”

查蘭蛇頭一扭:盯!

“查爾,你是不是忘記你自己是青蛇族的蛇獸人了?我跟你說,洛伊首領他們已經忘記他們是青蛇族的蛇獸人了,他們現在的形態全都是類猿人的形態,這麼下去,他們就是類猿人了。”

查爾傻愣愣一驚:“那怎麼辦?我們得把首領叫回來才行,不然就冇青蛇族了。”

查蘭一尾巴甩過來,“誰說冇有青蛇族?我們難道不是?”

查爾:“???”

查蘭一蛇頭的狡黠,“查爾,趁洛伊首領被類猿人蠱惑,我們現在回到我們的空空樹林,那我們不就是青蛇族的首領了!”

查爾:“……?”

有道理啊!

“嘶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