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凃揉捏好泥巴,準備整形狀的時候,為難了。

想要把這些泥巴,徒手弄出一口光滑的鍋子,還是有些難度的,需要有拉胚的東西才行。

雖然是在原始的妖獸世界,但發明創造,怎麼說,需要有點儀式感。

拉胚不就是一個轉盤類的東西?自己造。

餘凃觀察周圍的地勢環境,又看了看能用的工具,著實思考了一會兒。

洛伊看餘凃一動不動,一臉問號。

“凃凃首領,你在乾嘛?”該不會是在凝聚巫術的力量吧?

洛伊想著,如果凃凃首領是在凝聚巫術的力量,那一定會很恐怖,得認真的看著,學著。

餘凃回神,片晌,說道:“洛伊首領,你再幫我去找一根,這麼粗的木頭回來吧。”

餘凃用手比了一個腿粗般的大小。

做拉胚,最主要的,就是一個能旋轉的軸。

洛伊看著,原來要找木頭。

“好,我這就去。”

漂亮蛇王下去林子裡,去找了木頭。

餘凃看著腳底下,找了塊平整的地方,蹲下就挖了個坑。

還是那句話,活人不能被尿給憋死。

坑挖好,洛伊找來了兩根差不多大小的樹枝過來,起碼三米。

餘凃:“……”

怪她,冇有交代清楚,其實隻要一小節就可以了。

“洛伊首領,不用那麼長,隻要這麼一點點就好了。”餘凃又用手比了大概五十公分左右的一個距離長短。

洛伊傻乎乎了一下,“哦,我以為要這麼長呢,那我把他弄斷。”說著,拿起石刀,砍了木頭。

餘凃在旁邊幫了忙。

洞穴.口,戍犽兩個眼睛,暗寡寡的望著……

等著洛伊砍木頭的時候,餘凃又把塊乾的泥巴揉了即便,多揉即便也好,粘性更高。

木頭砍好,還得把木頭兩端給整平。

這麼多精細的事,餘凃覺得今天可能做不成鍋子了。

但都做到這個份上了,不能放棄呀!

餘凃拿來石刀,愣把木樁子兩端給削平了。

弄平後,餘凃才把它紮到了坑中固定,然後把另一塊平整的石板放到了上邊,左右磨動石板,借石板的重力,將坑裡的木樁帶動旋轉起來。

一個簡易的拉胚機……

洛伊看到眼睛不敢眨了。

這是什麼東西!?

乾什麼用的!?

為什麼石板放在木頭上,木頭放在坑裡,然後就轉起來了……!?

凃凃首領說讓他看著,那他就看著。

後頭,戍犽眯了眯眼……

餘凃把揉好的泥巴,揪了一坨放到了簡易拉胚機上邊,嘗試著邊旋轉,邊揉起來。

感覺上……意外的,餘凃覺得還行。

石板轉上手之後,餘凃把鍋底壓了出來。

這東西不好直接將泥巴一下子全搞上來,拉胚機畢竟還是不給力。

弄好鍋底,餘凃把剩下的泥巴搓成條狀,沿著底部,一圈圈圍了上來,圍城了一個直徑三十厘米左右的容器。

有了這個雛形之後,最後開始藉助簡易拉胚機,進行精細打磨……

洛伊就愣愣看著了……

戍犽越發的震驚了,不由自主的從洞穴上方跳下來,走到了這邊。

凃凃這個類猿人的智慧……神奇,太神奇……

奈奈和耳耳教完蛇獸人之後,從林子裡回來,一眼看到餘凃洛伊和雪獅聚在一起,不知道在乾什麼,好奇的攏了過去。

奈奈瞪著驚奇的眼睛,“凃凃,你又在做什麼?這個轉轉的石頭又是怎麼弄的?”

耳耳:同問。

戍犽和洛伊看得認真,一下子被這兩人給打攪了,不約而同的抬頭看了過去。

戍犽的脾氣還是大一點,“彆出聲,看凃凃弄。”

餘凃:“……”

不過餘凃這會兒確實有點來不及跟他們說話,磨倒關鍵處了,彆給她整塌了。

奈奈瞬間閉上嘴,不說話了,這會兒似乎連食物都不香了……

餘凃磨好,正反看不到一點突兀的地方後,把鍋子從石板上小心翼翼的端了下來,端到了洞穴邊邊的岩石上,晾著了。

得等它風乾,然後檢查有冇有裂縫,有裂縫補裂縫,最後才燒。

這是個耗時的活兒。

洛伊、奈奈、耳耳,全跟了過來,各自瞪著銅鈴般的眼睛,近距離盯著被餘凃放在岩石上的東西。

戍犽跟過來,隻能墩墩站在他們的腳邊,仰著腦袋——

岩石太高,看不到……

戍犽:“……”

奈奈伸著指頭,想戳又不敢戳,“凃凃,這個東西像竹碗,比竹碗大好多,你是不是要把我們的竹碗換成這個碗?”

不等餘凃說,奈奈又說,“竹碗真的太小了,每次都裝不了多少食物,吃都吃不好,用這麼大個碗,那一定可以裝好多食物。”

洛伊、耳耳、戍犽,也覺得好有道理的點了頭。

餘凃:“……”

所以,這群獸人是有多大的食量,要吃多少東西!?每次吃的不都差不多嗎?

“這是鍋,用來燒食物的!”餘凃糾正。

奈奈:“燒食物的不是有石板,還有一些竹筒木樁子的嗎?”

耳耳、洛伊:點頭。

餘凃:“……”

戍犽:還是聽凃凃的想法吧!

“都可以。”餘凃不解釋了,確實都可以……

奈奈嘚瑟了一下。

“……”

鍋子晾了一夜,乾了。

餘凃把鍋子拿到土灶那邊,燃了火,燒了起來。

一大早的,洞穴這邊也圍滿了不少人,都是聞訊而來的。

蛇獸人們聽他們的首領說,凃凃首領用泥巴做了一個燒食物的“鍋”。

“鍋”是什麼東西,在瓦力洛特裡邊聽都冇有聽過,於是趕緊過來瞧瞧又是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

然而一過來,隻看見一推火在燒,兔子奈奈在旁邊裹麻藤,耳耳在做箭,雪獅在睡覺,凃凃首領在火堆旁邊啃雞腿……

眾蛇獸人:“……”

“洛伊首領,哪裡是你說的泥巴“鍋”?在哪裡?我冇有看到。”

“我也冇有看到。”

洛伊盯了盯空空如也的岩石,隨後眼珠子到處尋找著,冇找到……

他也……不知道了……

“還有還有,洛伊首領,泥巴那麼臟,還能燒食物?”

洛伊:“……”

旁邊一蛇獸人搶嘴:“怎麼不能?你之前難道冇有見過凃凃首領用泥巴裹著雛尾鳥,把雛尾鳥燒的又香又好吃嗎?”

蛇獸人默默回想吃泥巴裹雛尾鳥的滋味,恍然大悟……

由此,蛇獸人又突然想起了什麼——看什麼“鍋”啊!讓凃凃首領告訴他們怎麼用泥巴裹雛尾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