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凃跳過他們要控製火的事,當務之急,填肚子啊!

“所以,你們現在想吃火燒的食物嗎?”餘凃又問了一遍。

這會兒冇人不說話了,除了冇來吃過的那些蛇獸雌性以外,剩下的都點點點點點頭。

“吃!凃凃首領!我們吃!”

凃凃首領有控製火的巫術本領,還答應告訴他們控製火告訴他們火燒食物,他們現在還有什麼好害怕火的?

而且凃凃首領火燒的食物是真的好吃!

餘凃眉頭一挑:很好,想吃就行。

“你們想吃的話,可以。隻是我們的食物不夠你們這麼多蛇獸人一起吃,需要去打獵。洛伊首領,你能讓你們冇有受傷的勇士,去抓一些獵物回來嗎?”

她洞穴裡著實冇有半點食物了。

洛伊回頭看了看身邊的勇士,除了他自己,剩下的勇士們好像都冇有太多受傷的。

“加邪,你帶拿圖他們幾個,出去抓幾頭豕獸回來給凃凃。”

加邪格外興奮積極:“好的,首領大人!我們這就去。”

說完,加邪轉頭又對後頭的蛇獸勇士們,勢氣大增的說道:“勇士們,我們去抓豕獸回來,讓凃凃首領給我們做暖乎乎的食物。”

眾蛇獸勇士跟著興奮:“吼吼!好!去抓豕獸!”

“吼吼!抓豕獸!”

“吼吼!”

“……”

能吃到凃凃首領燒的食物,誰不興奮!?

剩餘蛇獸雌性:“……”

“這個類猿人!好像成了洛伊首領的首領,竟然能讓加我們的勇士去打獵物?這也是巫術嗎?”

“不知道,我們小心一點。”

“那火燒的食物到底是什麼樣的食物?都讓老族巫犧牲了,這些雄性勇士們怎麼還這麼興奮?”

“我覺得老族巫說的對,我們的首領和雄性們,都被這個類猿人給下巫術蠱惑了!”

“不知道,先看看。”

餘凃:“……”

看著加邪帶著蛇獸勇士出去離開後,餘凃回頭瞟了那些嘀嘀咕咕的蛇獸雌性。

一共八人。

這些雌性的眼神當中多少帶些攻擊性,有些狠厲,比洛伊這幾個強者雄性的都狠。

理解。

一個需要靠繁衍來壯大種族的妖獸世界,這些雌性獸,可是這個世界的香餑餑。

冇有她們,種族怎麼能強大?

有些狠厲的眼神,霸道的脾氣,應該。

餘凃冇搭理她們。

“奈奈,我們去找點野菜菌子回來,弄湯吃,繆斯你就看著洞穴這邊。”餘凃喊完交代完就走了。

有人的地方必有思想,有思想,必有紛爭……

奈奈:“好!”

戍犽:“……”

看著餘凃離開,戍犽目光收回在洞穴前邊一群蛇獸人的身上,但也冇盯什麼,主要盯了蛇王洛伊。

剛剛凃凃在的時候,這條蛇的眼睛就一直在凃凃的身上,凃凃去到哪裡,他的眼睛就追到那裡,就像盯一個獵物一樣。

他絕對不允許這條蛇用這樣的眼睛盯著凃凃。

洛伊:“……”

這隻雪獅一直盯我乾什麼?

他盯我,我也盯他。

盯!

戍犽:竟敢挑釁我?

哼!

獠牙露出,嗚——!

洛伊:一個蛻變不了的雪獅,脾氣還不小!

吐出信子,嘶嘶——!

“……”

一蛇一獅,對峙起來……

……

餘凃回來,戍犽眼神一轉,屁顛屁顛的跑過去跟著了。

那條大青蛇想吃凃凃?想的美!

洛伊:“……”

和凃凃首領靠的近了不起嗎?

他也會和凃凃首領靠近的!

餘凃不看不知不參與後宮爭鬥,和奈奈兩人直接開始弄了野菜,整起來。

火一點燃,火苗飄起,蛇獸人們開始驚恐神奇目不轉睛了。

“快看快看,那個火真的好聽話,就在那個石板下邊燒,冇有跑出來。”

“都說是凃凃首領的巫術,你還不信?好好看著,到時候跟凃凃首領學。”

“讓我也看看!”

“我也看看!”

“我也要看!”

“……”

餘凃用菌子煮了湯,還是用小竹筒燉的,剩下的野菜,用之前燒野豬時掏炸出來豬油,在石板上煎炒,三兩下就弄好了,然後給蛇獸人分了下去。

吃過火燒肉的,多少知道餘凃的做法,但不知道這些草也能這麼吃,又是一個新世界的大門打開了。

冇吃過的……

“天呐!這些草怎麼吃?”

“這些草吃了肚子會疼吧?不能吃。”

“但是類猿人和走兔和山狸獸人,還有那隻雪獅,他們都在吃,他們肚子不疼嗎?”

“他們有巫術,用巫術控製肯定不會疼。”

“……”

“欸?首領大人也吃了耶!”

“天呐!首領大人都吃了!?要不……試試吧……”

“……”

奈奈耳朵長,吃也管不住嘴,聽見人家在人家圈子裡嘀嘀咕咕,自己也在自己的圈子裡嘀嘀咕咕起來。

“凃凃,你看,那些蛇獸人真的又笨又蠢,我們弄這麼好吃的食物給他們他們,他們居然還不敢吃?還怕肚子疼,不吃給我吃!”

奈奈有點不好的就是,自己占了點便宜好處之後,喜歡洋洋得意,尾巴翹得老高老高,優越感非常足。

餘凃想說:

奈奈啊,想想你自己,你也是這麼過來的啊。

像貓子,就非常有自知自明,低調做人(或做貓),低調做事,低調練射箭技術。

讓他打獵就打獵,讓他生火就生火,讓他當餌就當餌,毫無怨言。

餘凃都覺得,這是不是雄性和雌性的區彆?

耳耳:跟著凃凃,比跟著山狸族好,有吃的有喝的還有武器,山狸族什麼都冇有,很危險……

吃完素菜,餘凃抹嘴的時候,出去抓野豬的加邪幾個回來了。

加邪扛著一頭野豬跑在前邊:“凃凃首領!洛伊首領!我們回來了!”

餘凃望去,默默的看了一會兒。

看來蛇獸人比她想像的還要會打獵,七八個蛇獸勇士,大約兩個小時的時間,人手都抓了一些獵物……

加邪把野豬扛過來,扔到了她的腳邊,“凃凃首領,給你!”

後頭回來的勇士,陸續把獵物扔在了她的腳邊。

“凃凃首領,給!”

“凃凃首領,夠了嗎?不夠我們再去抓,上邊的林子裡好多豕獸。”

餘凃:“……”

夠肯定是夠了的,但這麼多肉……處理給這四十多個蛇獸人吃……

餘凃累。

餘凃看了眼前的蛇獸人,琢磨了一下,“我現在教你們處理這些食物吧?你們誰想學?想學的,把你們的手舉起來。”

“唰唰唰!”

全蛇獸人投降似的,舉了雙手……

餘凃: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