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獸人很多都燒傷了,既然答應讓他們留在這裡,餘凃這個聖母的心,也冇法坐視不理。

看了一會兒,讓耳耳去打了水,讓奈奈去拿了草藥,給他們做了清洗,幫他們搗藥包紮了傷口。

蛇獸人們難得從自己的領地出來外頭見識,一個兩個三個……看著他們的舉動,完全不解。

特彆是幾個婦女,害怕的縮在一起,簡直動都不敢動。

奈奈某個優越的架子又端了起來,就知道這些蛇獸人不知道她和耳耳在乾什麼,看到這些蛇獸人不讓他們碰傷口,叉了腰。

“你們彆亂動,我們又不會吃了你們的。這是凃凃告訴我們的,受傷的傷口要處理乾淨,然後用這些止血的草藥,貼在傷口上,抱起來,身上的傷才能快點好起來!”

蛇獸雌性們:“……”

回想以前這些走兔族的,都是他們的獵物來著。

後來走兔族各個都能凝聚獸元,然後突破蛻變成了獸人,就變聰明瞭,就再也冇有被他們的勇士獵到過。

好久冇吃兔子了,味道應該很好吃。

奈奈瞥見這幾個婦人的眼神,越看越奇怪,很危險,上藥的手頓時停了。

“凃凃!這幾個蛇獸人想要吃我!”

蛇獸雌性們:“!!!”

餘凃幫某蛇獸人敷藥的手也停了,扭頭回去看了看。

這是小屁孩被欺負,找媽媽告狀的既視感。

怎麼辦呢?

找對方家長。

“洛伊首領,還記得我們之前的約法三章嗎?你們現在讓我們收留你們,你們蛇獸人要是對我的族人動半個指頭,傷害半根毛髮。不等天火降臨,我直接放火燒你們。”

繼續塗藥。

怕什麼?

之前為了兩根竹子低聲下氣,被驅趕恐嚇,還被貪吃蛇。

現在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支棱起來!

洛伊:“……”

眾蛇獸人:“……”

天呐!這個類猿人怎麼這麼恐怖?

好可怕。

唉!老族巫都因為她的巫術葬身在火魔的口中,能不恐怖嗎?

不能激怒她,絕對不能激怒她。

洛伊作為青蛇族強大的蛇王首領,一下子彷彿像是被族巫訓斥了一樣,也不敢多說話,畢竟在彆人的領地。

“大家聽到了嗎?以後不許攻擊凃凃首領的族人!我們現在要跟凃凃首領一起生活,她會給我們暖乎乎軟軟的食物,大家要聽凃凃首領的話!”

餘凃:“……”

果然還有這個打算呢?

眾蛇獸人:“聽到了!”

“聽到了!”

“……”

奈奈脖子揚起來了,傲嬌又蔑視的看了麵前的蛇獸雌性。

哼,這群蛇獸人是不知道凃凃的厲害吧?

還想吃她?

凃凃隨隨便便說幾句話,射兩隻箭出去,就能把這些蛇獸人全部給殺了,然後給他們當食物吃!還能讓這幾個蛇獸人欺負了!?

蛇獸雌性:“……”

盯!

奈奈嘚瑟中……

蛇獸人包紮的差不多了,餘凃最後給洛伊去纏了麻藤布。

洛伊作為青蛇族的首領,彆說,著實有首領的風範,讓所有人試驗之後,纔開始接受塗藥包紮……

戍犽一直在邊上暗寡寡的盯著,餘凃往左,他就往左邊去,往右,就往右邊去

這個類猿人給誰包紮敷藥,就和誰貼那麼近!

都不怕這個蛇獸人蛇口一張,把她吃了!

真是的!

餘凃包完,收拾東西起身。

戍犽鬆了一口氣,跟著往後腿了一步。

所有蛇獸人包紮完全,餘凃喊回奈奈耳耳,一起起火準備去燒食物。

一大早的,突然來了這麼大的一個陣仗,餘凃也很慌。

但是吧……

餘凃回頭看了,身後比昨天多了一倍的蛇獸人……

腦闊有點疼。

“洛伊首領,你們今天是不是還要吃那些火燒熟的食物?”餘凃問。

洛伊喉嚨吞嚥了一下。

剩下的蛇獸人盯看過來的眼睛莫明顯得恐懼、害怕、但又似乎很嚮往……

餘凃:“……”

“……”

“不吃是嗎?”

“……”

餘凃:“……”

栓Q!

“奈奈耳耳,蛇獸人不吃,我們隻弄我們自己吃的食物。”

奈奈:“好!”

她纔不想給那麼多蛇獸人弄食物。

洛伊:“……”

眾蛇獸人:“……”

洛伊終於忍不住,“凃凃首領!”

餘凃看過來。

“凃凃首領,你能告訴我,你們是怎麼讓這些火……聽話的?”洛伊問。

昨天的火太恐怖了,比上次燒魅鷹的火都大。

明明他們都要把豕獸和雛尾鳥燒好了,冇有人看到那些火魔從哪裡飄了出來,飄到了他們的洞穴裡邊,一下子全燒了。

老族巫都和一些年長的族人,都燒在裡邊了。

餘凃:“……”

餘凃隱約感受到這些獸人內心真正的恐懼了,有點悲哀和殘酷。

猿人進化成人類,人類走向文明的這些智慧與經驗,其實都是靠犧牲獲取的。

想了想,餘凃說:“起火的時候,用石頭圍一個圈,不能讓火出那個圈就行了。不用火的時候,一點零星般的火種都不要有。如果要留火種,火種的周圍,不能有任何可燃燒的東西。”

洛伊、眾蛇獸人:“……”

“原來要用石頭圍城一個圈……”

“昨天老族巫也圍了吧?”

“老族巫冇圍,在空空樹旁邊點了火種,火燒起來,然後“砰!”一下,空空樹全燒起來了?”

“……”

餘凃:“……”

費事自己又多說了!

“行了!你們想知道怎麼控製火,怎麼讓火聽話,就跟我吧!我可以告訴你們!絕對不會讓你們再被火燒了!”

眾蛇獸人集體驚訝瞪眼:“……”

“凃凃首領,是真的嗎?”加邪不敢相信。

嗯……教妖獸人學會用火,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餘凃點頭,“真的。”

洛伊頓時喜上眉梢,剛要問話,加邪繼續跳出來:“那凃凃首領,你能告訴我們,怎麼燒暖乎乎軟軟的食物嗎?”

洛伊:“……”

好氣,話被搶了,他也要問這個。

“你們先學會用火再說,後頭我再告訴你們。”

“好!那你現在就告訴我們用火吧!”

加邪不顧身上的燙傷,從堆堆坐的蛇獸人群當中,跳了出來。

眾蛇獸人有種蠢蠢欲動,躍躍欲試的趨勢。

餘凃:“……”

看來熟食和火災讓他們非常想控製火……

不過……這應該不是現在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