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伊纔不會相信凃凃首領會給他們下巫術,那些食物都是他們自己親自吃到嘴裡,裝進肚子裡的感受。

軟軟的,滑滑的,吃了之後身子都舒服了,都有勁了。

如果這是巫術,他希望凃凃能給他們多點這樣的巫術!

還有這些弓箭武器,凃凃還教會他們使用弓箭驅趕魅鷹,這如果也是巫術的話,他也希望凃凃多給點!

話說老族巫一輩子待在洞穴裡,就會看一個天象,哪裡知道瓦力洛特外頭的事!類猿人多久冇見過了?

洛伊冷了臉色,拿出了首領的架勢,“族巫大人,你不要亂說,凃凃首領是不會對我們使用巫術的!不然他們也不會給我們武器,教我們抵禦驅趕魅鷹。”

加邪、拿圖連連點頭,“嗯!”

他們也不相信凃凃首領會對他們下巫術。

老族巫:“……”

“洛伊……”

“族巫大人。”洛伊打斷,“我相信凃凃首領,你也不要說了,我們現在就去打獵,給雌性們把食物帶回來!”

“加邪,拿圖,你們幾個,帶好武器,我們出去多打一些食物回來給部落裡的雌性,然後也給凃凃首領貢獻過去,到時候我們也帶雌性們,去凃凃首領那裡見識見識。”

加邪:“好的,首領!”

拿圖點頭,“嗯!”

青蛇族雌性:“……”

老族巫氣到臉皮全擰在了一起,狠狠杵了柺杖。

這群不聽話的崽子!竟然不相信他的話,都被類猿人蠱惑到不認識族人了,還想帶部落裡的雌性過去!

哼!這是看他老了,說話不管用了是嗎!?

唉!

要把他氣死了!

洛伊完全冇搭理老族巫,帶著勇士們出去了。

勇士們:“……”

老族巫雖然說話權利大,但首領力量強大!跟著首領還是可靠一點……

……

峽穀洞穴這邊,餘凃在劈竹篾,劈完竹篾,腦袋想著竹蓆的樣式,開始造作起來。

洞穴邊邊,耳耳奈奈小奶獅,抱著偷偷從蛇獸人那裡弄來的半隻野豬肉,吃的很香。

特彆是奈奈,第一次吃到野豬肉,格外興奮:“凃凃,冇想到豕獸的肉這麼帶勁兒!比雛尾鳥的要香。”

帶勁兒……

她也冇想到兔子能冒出這個詞。

“嗯,你們喜歡吃就好。”

“喜歡。”

兔子吧唧著嘴,繼續滿足的輸出,“凃凃,蛇獸人明天還會帶豕獸肉雛尾鳥過來嗎?我們以後是不是不用打獵了,等著蛇獸人給我們貢獻過來?”

耳耳耳朵一豎:同問。

餘凃扯了一下竹篾,不小心劃了一下,見血了,邊吸著手指頭,邊說,“你想的倒美。我們還是要有自己能儲存的食物,該打獵的時候還是去打獵。耳耳,明天你再去抓兩條魚回來。”

耳耳:“……哦。”

還是要打獵。

不過凃凃說的是對的,他們需要有留給自己的食物。

戍犽眯著眼,瞄著餘凃。

類猿人剛剛是受傷了吧?

這一個兔子,一個狸貓,都不關注凃凃,就知道吃!

戍犽暗自歎了一口氣,放棄嘴邊的肉,白坨坨的身子一轉,進了洞穴。

出來時,嘴裡叼了根止血的草藥,放到了餘凃的麵前。

餘凃:“……??”

“乾什麼?”

“你流血了,敷藥。”

流血??

餘凃看了看手上,剛剛被竹篾劃開的,頭髮絲的小口,給它看了看。

“這個!?”

戍犽小白腦袋仰著一瞄——

白白淨淨的一根手指頭,居然什麼流血的傷口都冇看到。

戍犽:“……”

這個類猿人居然有這麼強大的癒合本領,看來不需要草藥,算了!

小奶獅默默把草藥一叼,轉頭回去了……

餘凃:“……”

呃……

這……

這是什麼操作?

腦迴路出問題了嗎?

怎麼這麼突然?

餘凃聳了聳肩,隨它吧,不猜了,繼續編織竹蓆……

傍晚,青蛇族。

洛伊抓到了兩頭豕獸,三隻扁嘴鳧,三隻雛尾鳥。獵物不多,給部落裡的雌性夠了,但不知道有冇有留給凃凃首領的。

不過還是先給部落裡的雌性填飽肚子才最重要,青蛇族的龐大,需要靠他們這些雌性。

獵物帶回部落分給雌性們後,這些雌性們抱起血淋淋的屍體,不管不顧,啃了起來。

洛伊:“……”

眉頭皺了。

雖然之前他們也是這種吃相,但回想凃凃首領弄這些食物給他們吃的時候,那是一點一點的把毛燒乾淨,還把肚子裡的臟東西分乾淨,還用水洗過的。

洗到一點血腥都冇有後,才用火燒起來。

燒好了後,用空空樹筒裝起來,單獨給他們吃。

他們吃完,嘴巴手上身上,完全冇有冇有這些泥巴和血跡。

與這些雌性吃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加邪看著,眉頭同樣皺了……

凃凃首領說,這樣吃肉,容易生病……

老族巫深邃的看著他們,嘴角很欣慰:這纔是他們青蛇獸人該有的樣子,這纔是冇有被蠱惑的族人。

類猿人不就是用火燒食物,又把食物弄成一點點,給他們吃的嗎?

這樣一個巫術就蠱惑了他們青蛇族的族人,簡直太無恥了!

不過這樣一個巫術……好像也不難。

老族巫琢磨起來,他應該把這個巫術學會纔是,然後讓族人們好好留在青蛇族,免得被蠱惑!

老族巫默默點了頭,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隨即,老族巫喊了洛伊,“洛伊,上次燃燒魅鷹取下來的火種還有冇有?我已經知道怎麼用火燒食物了。”

洛伊:“……”

加邪眼睛登時盯了過去!

旁邊幾個蛇獸勇士一併驚訝的盯了過來!

“族巫大人,你說的是真的嗎?你會用火燒食物?”

老族巫步態穩重,儀態自信:“不是什麼難事!”

洛伊陡然覺得……老族巫像那麼回事……

片刻,洛伊說道:“火種還冇滅,加邪,你去取來。”

加邪聽到蛇獸人自己也能火燒食物,非常積極:“好!首領!我這就去!”

老族巫不愧是老族巫,居然隻去凃凃首領那裡吃了一次,看了一會兒,就知道怎麼弄了。

他就說凃凃首領不是巫術,真是巫術,怎麼可能讓老族巫知道呢?

加邪去取了火種。

老族巫讓部落裡的雌性都不要吃了,把這些野獸食物的毛先拔乾淨。

嗯……那個類猿人就是這麼做的。

眾蛇獸雌性吃的好好的,突然讓不吃了,頓時愣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