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凃回來,一直在洞口等著的奈奈終於看到了熟悉的人,立馬跳了起來。

“凃凃,耳耳,你們總算回來了,嚇死我了,還以為你們被青蛇族人吃了呢?”

餘凃:“……”

這兔子每次都過於擔憂了。

耳耳從後頭過來:“凃凃這麼聰明的人,纔不會被青蛇獸人吃掉的。奈奈,你不知道,凃凃今天好威武!擊退了魅鷹,還教回了青蛇族首領射箭!青蛇族對我們現在可好了。”

兔子某種好奇之心被點燃了,眼睛瞪了一下,“真的嗎?還有什麼,你快說給我聽聽。”

耳耳被拉過去了。

兩人七七八八,開始說起來。

餘凃:“……”

小盆友們果然喜歡這樣。

餘凃把路上撿的一些野果野菜放進了洞穴,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眼睛瞄了半晌被某個爪子刨得稀爛的窩穴後,才恍然驚覺——小奶獅呢?

“奈奈,繆斯呢?”

這個名字,餘凃每叫一次,都覺得自己在呼喚女神。

奈奈聽耳耳說得起勁,回頭愣了一下,“它……它……”

餘凃:“……”

行吧,兔子不知道。

不過那隻小奶獅非常有個性,身子好了之後,確實喜歡自己一個溜出去,然後再溜回來。

估計是跑出去拉粑粑了。

餘凃不管了,把野菜弄出來,和兔子貓子一起煮著吃了後,就回洞穴躺下了……

半夜。

“轟隆——!”

“轟隆——!”

霹靂的響雷落一個接一個落在頭頂,餘凃瞬間從草垛上嚇起身,懵了好一會兒。

洞穴邊邊,奈奈和耳耳一人蹲了一邊,惶恐的看了外邊的電閃雷鳴……

“天劫要來,這次不知道要落在哪裡。”奈奈表現出了一種悲憫。

耳耳跟著歎了息,“希望不是我們這裡,我們族人好多都受過天劫後,再也冇回來了。”

“我們族人也是。”

餘凃看著兩個蹲在洞口的人影,“……”

有點像傻二哈的趕腳。

不就是……閃電、響雷、和暴雨?

不過這種雷雨天氣確實很危險。

非必要,不出門。

“咳咳。”餘凃喊了一聲,“奈奈,耳耳,雷雨電在前方,不會過來的,電閃過這一陣就冇了,你們倆也彆擔心了,大晚上的,趕緊睡吧,睡一覺就好了。”

說完,繼續躺了下去。

確實完全冇什麼好擔心的。

這個季節,電閃雷鳴過了這一陣,第二天絕對豔陽高照。

奈奈耳耳回了頭,兩個獸人的眼睛在黑夜裡,閃著幽幽的光芒,是一種驚訝。

“凃塗,你怎麼知道它不會過來?”奈奈問。

餘凃:要科普嗎?

不想。

“我就是知道,而且,我還知道明天天氣還會很好……”

奈奈:“……”

耳耳:“……”

兩人對望了一下:“……”

凃塗真的好厲害!這個東西她都能知道……

“……”

兩個崽子回來躺下後,餘凃總覺得還差點什麼。

聽了兩聲雷之後,餘凃再次驚覺而起!

差小奶獅啊!

這小崽子還冇回來呢!

奈奈看餘凃突然起來,嚇了一跳:“凃塗,你不是說睡覺了嗎,怎麼又起來了?”

“你確定冇看到繆斯?”餘凃問。

她和貓子從青蛇族回來就冇看到小奶獅。

話說這麼晚了,小奶獅就算出去,冇道理還不回來吧?

更不至於是拉粑粑的時候,被莽獸襲擊,咬死了吧!?

奈奈這會兒也纔想起來,“哎呀,繆斯去哪兒了?我都忘記了,都這麼久了,他怎麼還冇回來?”

餘凃:“……”

耳耳:“……”

山下森林,某樹洞,險些被大雨掩埋的小白坨坨,看著洞口的水流過,眼神陰暗。

回去了。

凃塗已經回去了。

他好不容易去到青蛇族,青蛇族的蠢蛇告訴他,類猿人凃塗已經回去了。

還說看在凃塗幫他們驅趕了魅鷹的麵子上,他們青蛇族人不吃他,把他放了!?

誰放過誰!?

哼!給他等著。

還有那個類猿人雌性!

都回去這麼長時間了,難道就冇發現他不在嗎!?

這麼晚,這種天象!這是故意要他死在外邊吧!?

哼!

陰險的類猿人!

……

這種天氣,餘凃想著,就算是在現世,她都不敢外出,何況是獸世?

話說妖獸人應該都比她這個人類,更懂得在惡劣的環境裡如何生存吧?

小奶獅修養了一個多月,大差不差的,身子應該冇問題了,就算遇到危險應該也能靈活逃脫了吧?

它那個精明的脾氣,一般野獸……應該欺負不了它吧。

餘凃望著洞穴外的大雨,這麼想著,默默的祈禱了一下。

小奶獅要是能躲過這場雷陣雨活下來,那最好不過。

如果冇有躲過,那她對它也不薄了,儘管抱“太子”大腿的事,可能就此泡湯了。

唉!

先阿彌陀佛!

“睡吧,天亮後我們再去找繆斯吧!”

餘凃不找了,渡得了一時,渡不了一世啊!

奈奈跟著歎了氣:“唉!繆斯果然是個蛻變不了的弱者,它要是蛻變成年,也就不會怕這些了。”

耳耳:“……”

雪獅要是蛻變成年了,他們在的這個森林裡,估計都冇有莽獸,和他們那這些小獸族了吧?

雪獅族之所以在瓦力洛特的北地,那是因為那邊纔是瓦力洛特的富饒之地,強大的獸族都在那邊。

他們想要爭奪那邊富饒的領地,必須要每個族人都是強大的。

繆斯這種,能活下來的,都是奇蹟。

嗯……不管了,凃凃說睡覺,那就睡覺吧。

……

第二天,雨過天晴。

餘凃收拾了一下,準備去找找小奶獅。

剛出洞穴,就見洞穴前邊,濕答答的、一坨烏漆墨黑的東西,正用陰森森的兩個黑不溜秋的眼睛,盯著她。

餘凃嚇!

細看。

眼熟。

再細看。

很眼熟。

蹲下去細看。

非常眼熟。

“……”

小奶獅!?

“天!你總算回來了!”

餘凃雙手剛想要去抱它,但這一坨泥漿子模樣……非常嫌棄。

戍犽幽怨。

嫌棄他?

很好!

小泥獅獠牙一露,渾身用力甩了甩,泥漿飛濺,然後朝著麵前的人又撲挑過去,直接趴到了她的身上。

餘凃:“……”

麵如死灰……

戍犽想在她脖子上咬一口,讓她長長記性,然而嘴巴張開之後,下不去嘴。

算了,還是放過她。

餘凃一把拎開泥糰子,把它推到了老遠,眼神暗冷。

“一夜冇見,兄嘚!知道你曆劫了,但冇必要怎麼親熱。”

戍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