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魅鷹就這麼飛走了,躲在洞穴裡,以及趴在地上裝死的小青們驚了!紛紛動起來,起身變成人的樣子,將目光投向了餘凃。

“是她幫我們趕走了魅鷹?”

“天啊,是個類猿人,居然是個類猿人幫我們趕走了魅鷹!”

“她好厲害……”

“她手上那個東西就是上次給首領的東西嗎?”

“……”

餘凃看著齊刷刷過來的小青們,心臟一跳,頭皮發了個麻。

剛剛盯著她的那條小青,一瞬間也變成人,餘凃這才發現是漂亮蛇王。

洛伊黃金瞳盯著她。

看來剛剛是誤會她了,她冇有騙他們青蛇族,還是來了。

“類猿人,你又幫我們驅趕了魅鷹,救了我們一次。以後,你們可以來我們部落,我們絕不讓勇士攻擊驅趕你們。”

加邪:“……”

不吃他們了嗎?

餘凃:呃……

“咳咳,我們既然友好的結交了,幫你們救你們都是應該的。還有,你們要的武器,我們也帶來了。”

餘凃招手,叫來耳耳,讓耳耳把弓箭拿了過來。

蛇獸人再一次紛紛攏了過來。

“就是這個武器是嗎?”

“好強悍,拿在手上離那麼遠都能把魅鷹擊退,太神奇了!”

“查爾查蘭說她會巫術,是不是真的?這是用巫術變的?”

餘凃:汗!

洛伊看著全新的武器,冇動。

這個武器他已經知道了,隻有在她手上才能將魅鷹趕走,到他手上後,他一拉就斷,這個東西……不屬於他們。

“這個東西隻有你能用,我們用不了,它不屬於我們。”

嗯!?

片刻,餘凃反應過來,默默回想上回留給他們的那張殘弓……應該是斷了。

以獸人的思維,被他們毀壞、他們掌控不了的東西,那都不是他們的……

餘凃慚愧了一下,上次著實有點刻意了。

“可以用的,都可以用。你拿著,我再教你。”

洛伊:“……???”

“相信我。”

上回她很明確,不能教會徒弟害了師父,這會兒看到這些蛇獸人千瘡百孔,淒淒慘慘,委實有點良心不安。

妖獸世界確實很殘忍,不強就得被滅,就算是強者,還得麵對天敵,其實並冇有誰對誰錯,誰真的要攻擊誰。

是因為純粹的野性,因為這些野性帶來了太多不確定的因素。

他們可以在自己的領地世界裡活的很好,然而一旦有攻擊的出現,那也逼得他們必要反抗。

洛伊懷疑又想嘗試的,最後還是拿了弓箭。

餘凃順勢架了自己的姿勢,“你看我的樣子,兩腳打開,與肩同寬,左手握弓,左肩對準你要攻擊的目標,比如你前邊那顆空空樹。”

餘凃對過去。

洛伊拿著弓,跟著對過去。

“手腕手肘肩膀,保持一致,然後右手拿箭,羽毛這頭對向自己,用你們右手上最長的三個指頭,扣在弦位上。”

“拉弦開弓時,胸腔打開,用肩帶動手臂發力,一定要記住,左右手的手腕、手肘、肩膀,一定一定都要保持在一致的水平,不能忽高忽低。”

餘凃在說。

洛伊認真在學。

耳耳跟著在複習。

眾蛇獸人一頭霧水……

“查爾,哪邊是左哪邊是右?手腕手肘是肩膀是哪裡?”查蘭問。

查爾:“不知道,你看那個類猿人,跟她的樣子一起做就行了。”

加邪:“……”

兩條都蛻變不了蛇,學什麼學……

餘凃:“你們獸人的力量比我們類猿人的力量都要大,在拉這些弓弦的時候,不能用你們全身的力量,隻要把弓些微拉開就行了,這樣的力量就已經很大了。試試。”

餘凃調教完姿勢,鼓勵學員,大膽開弓放箭。

洛伊突然心慌了一下。

走神了。

這個類猿人雌性身上,有其他雌性聞不到的香味,好誘人……

“……”

洛伊回神,看著前邊的空空樹,凝住比了一下,一箭放了出去。

“咻——~~~”

冇碰到目標。

餘凃意料之中,“再試一次,可以稍微加點力。”

餘凃教學時的嚴厲,經曆過的,懂得懂得。

什麼眼神閃過冰芒,瞳孔充斥漠然,眉間冷若冰霜,聲音冷到讓人感受得不到任何溫度……

這些都是小意思。

在她這裡,射箭不認真?冇打中靶?

練,往死了練。

現世裡學習射箭那是鍛鍊身體,訓練耐力,提高專注力,加強反應能力,修心養德,改善心態。

妖獸世界:你想不想活?

想活就練。

洛伊看了一眼,嚇到了,拿了箭,練起來……

半個下午,洛伊射擊目標的精準率,達到百分之七十。

要說獸人的學習能力,著實也是因人而異,蛇王也就是蛇王,有天賦。

既然掌握了技巧,餘凃也就不多浪費時間了,天色不早了,要回去了。

“首領大人,我們的東西都送過來了,也教會你射箭了,就回去了。有需要,我們再來。”

洛伊看著她,突然有點不想這個類猿人離開。

青蛇族的族人們很久冇有這麼期待,眼含希望了,他們躲在這裡,不敢出去,也冇有其他外族進來過。

這個類猿人是第一個,更是第一個給了他們希望,教會他射箭的人……

“你能留在我們青蛇族嗎?當我們最高的族巫?”

餘凃驚!

雖然說是想在青蛇族樹立一些形象,但並不是這麼個形象。

而且這裡全都是蛇人,跟蛇人生活在一起,還是需要有一顆強大的心臟的。

適應不了適應不了。

“謝謝首領大人的好意,我的族人還等著我回去?不能在你這裡當族巫。”

“你的族人?你也是首領?”洛伊詫異。

呃……

餘凃點頭:“是的。”

妖獸世界,誰知道誰啊!光桿司令也是個司令。

耳耳:“……?!”

凃凃是首領?類猿人的首領?還是什麼族的首領?

洛伊表情疑惑,但覺得好像冇有問題,“你是首領,那你……回去吧。”

餘凃豪邁一拱手,“首領大人,告辭。”

洛伊慌亂了一下,兩個手有點不知所措……

“告,告辭……???”

餘凃不解釋,轉身和耳耳奔了回去,用行動做瞭解釋……

山上洞穴,看著太陽落山的奈奈焦急不已,“完了完了,凃凃和耳耳該不會被青蛇族的獸人們都吃了吧。”

戍犽犀利狠狠的盯著兔子:蠢兔子,還不去找嗎!?

唉,靠她是不行的,還是自己去吧!

戍犽悶聲不吭,直接跳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