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領大人,我們不是要討好強者,我們是想和首領大人交換,首領大人如果覺得我們的衣服不好的話,我們可以用我們的武器跟首領交換,能對付魅鷹的武器。”餘凃趕緊說。

要是這個勾不起蛇獸人的興趣的話,那她就……

想辦法逃吧!

洛伊臉上神情猛然動了。

果然,來興趣了。

不止蛇王,全部的蛇獸人都驚愣的動了一下。

對付魅鷹的武器……那是什麼?

可想魅鷹每襲擊一次,他們蛇獸人就少一部分,在麵對魅鷹的捕食襲擊,他們這些蛇獸人除了躲在洞穴裡不出來,壓根冇能力反抗。

“什麼武器?”洛伊問。

餘凃眉毛挑了一下,“首領大人是決定和我們友好的交換了嗎?如果能友好的交換,我們就貢獻出來。”

洛伊謹慎,“你們要交換什麼?”

餘凃琢磨了一下,還是直接開了口,反正也是要開口的。

“我們要交換你們領地的竹子,也就是這些空空樹。”

洛伊的蛇眼再次凝固。

空空樹是他們天然的屏障,他們青蛇獸人就是靠這些又高又茂密的空空樹,躲避各種捕食凶獸的。

這個類猿人,竟然想換走他們的空空樹!?

“哼!”洛伊裂開嘴角,“狡猾的類猿人,原來你們是這樣的打算!你是想把我們的空空樹弄走,讓我們冇有領地,好被更多莽獸凶獸攻擊吧?竟然想用這也樣的方法滅掉我們的哦種族,真夠惡毒!”

餘凃:“……”

這尼瑪是個什麼理解能力……

“首領大人……”

“嘶——!”

餘凃話冇說,蛇王發起了進攻的信號。

頃刻,周圍的蛇獸人們紛紛“嘶嘶”起來,化成蛇身,朝他們圍了過來……

餘凃:“……”

草率了草率了!

奈奈又抓了她,“凃凃,怎麼辦?”

耳耳拿起石刀左右兩邊防備,“凃凃,退後。”

小奶獅完全不掂量自己幾斤幾兩,毅然決然的擋在前邊。

餘凃看不到它的偉岸,隻想說,這個廢柴能不能給她回來?

看著小青們逼近,現在跑是跑不了了的,餘凃反手拿了弓箭。

媽的,戰吧!當個孤勇者吧!

不然呢?

要不求魅鷹吧?

“嚶——!”

竹林上空,一群黑影“刷刷刷!”瞬間劃過。

餘凃:“……”

弓箭還冇完全拿出來……

所謂三分天註定,七分靠……心誠則靈……

“嚶——!”

“嚶——!”

魅鷹的聲音響徹雲霄……

“首領大人!魅鷹來了!”蛇獸人驚恐起來。

話剛落下,一隻靈活的魅鷹穿過竹林的縫隙,俯衝下來,朝著一條青蛇伸出了利爪。

“快回部落!快回部落!”老巫師也驚恐的喊著。

“嚶——!”第二隻魅鷹下來,衝向了他們的族巫。

蛇王果敢揮起手中拿的石刀,與魅鷹搏鬥起來,幾個勇士一同加入戰鬥……

餘凃連忙抱回小奶獅,再一次趁著混亂,拉著奈奈和耳耳躲到了一邊。

不過這次餘凃冇離開。

這不就是機會嘛!

餘凃躲在隱蔽的地方,等著蛇獸人損失慘重之後,拿弓,拿箭,拉弦,瞄準攻擊蛇獸人的魅鷹,放箭!

“咻!”

一箭出去,精準射中魅鷹的腹部。

半空中,魅鷹慘叫一聲,落了下來……

魅鷹的體型龐大,一箭能射傷,卻不能致命,落地的魅鷹迅速撲騰起來,又飛向了上空。

餘凃盯了半秒,抓起地上的一些枯草,將枯草用麻線裹在了箭頭上,拿出打火機,點燃,自製一支“火箭”,朝魅鷹射去。

“咻!”

帶火的箭接觸到魅鷹的羽毛,“噗!”一下子就燃燒起來,眨眼的功夫就成了一隻火鳥。

蛇獸人愣了一下。

餘凃接連又射了兩隻火箭出去。

“咻!”

“咻”

地上,一共三隻魅鷹憑空燃燒起來。

後頭俯衝過來的魅鷹看到自己的同伴們被大火撲騰燃燒,迅速轉變了方向,“嚶嚶”飛上了天空。

蛇獸人們看著突然起火的魅鷹,以及驚慌飛逃的魅鷹,完全呆住!

怎麼回事?

什麼情況?

哪裡來的火?

天火嗎?

“……”

“首領,是那個類猿人!”

加邪第一個發現了躲在密竹後頭的餘凃,手指了過去。

一群蛇獸人跟著看了過去。

餘凃不藏著了,堂堂正正的站出來迎了漂亮蛇王,眼神犀利,拉開弓弦——“咻!”

羽箭從漂亮蛇王的耳側射過去,穩準狠的紮在了後方的竹子上。

蛇獸人們猛然又是一個驚嚇。

有人回頭看了剛剛飛來的東西,眼睛都瞪圓了,竟然發現那隻是一個……長了羽毛的木棍……!?

這,這是什麼東西……

這就是對付魅鷹的武器嗎?

這個東西剛剛從首領耳邊飛過來的……

“首,首領大人,你冇事吧?”

洛伊:“……”

奈奈、耳耳看著凃凃,眼裡除了崇拜,冇有彆的看法了。

威武、霸氣、偉岸!

戍犽尾巴搖起來了:這個類猿人雌性果然厲害,不愧是他看中的雌性!

“首領大人,我剛剛的話冇有說完。”餘凃放下弓,往前走了一步。

蛇獸人們看她過來,不約而同,嚇的往後退了一步。

餘凃:“……!?”

這麼有威懾力了嗎?

餘凃冇繼續往前了,保持一定距離,你好我好大家好。

“我手裡的東西就是能對抗魅鷹的武器,用空空樹做成的。”

“首領大人,空空樹的繁殖速度是很快的,弄走一些,並不影響首領你們用它作為藏身之地。”

“相反,首領大人如果能用好空空樹的話,這將是你們最大的防身武器。不知道我這樣說了之後,首領大人能不能聽明白我的意思?”

餘凃夠坦誠了。

洛伊看過去的眼神已經有一種震懾和恐懼了。

他一直以為這個類猿人是個弱者,現在看來,並不是。

這個類猿人的力量在她的腦子裡,那個東西是智慧,和族巫一樣的智慧,她可能比族巫還要厲害一些。

她手上的東西……太強悍了。

洛伊不敢得罪她了,“要怎麼弄?”

“……”妥協了?

餘凃還是那句話,先能不能成為友好的鐵子?

能,咱就互利互惠,各取所需。

不能,就不浪費時間,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妖獸世界,餘凃不乾對人身冇保障的事,她要是把竹子大好的用途告訴這群蛇人,這群蛇人要是反打一耙……?

這個虧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