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眼睛將餘凃身上所有的東西打量了一遍,就連周圍另一些蛇勇士們因為好奇,好幾個化成人形過來,攏過來看了看。

話說這個東西……他們還真冇見過。

上次就覺得這個類猿人和走兔族人身上穿的就和他們不同,奇奇怪怪的,冇想到是他們用亞麻藤做的。

餘凃繼續說:“我們這次來,是因為上次看青蛇族人們冇有這些衣服,所以我們這次特地把我們擁有的東西帶了過來,希望能和青蛇族友好交往。”

男人沉沉的看著他們,表情懷疑,不可信。

餘凃知道這些獸人不容易放下防備,看耳耳就知道了,那是用了多少好吃的食物,才讓他放下戒備的?

不然射了他一箭的人,他還能這麼友好衷心的對待?

片刻,男人說:“我們見過亞麻藤,就是一些綠色的草,那些草怎麼可能做出你手上的東西,顏色也都不一樣。”

餘凃解釋:“這是需要浸水,經過一些工序製作出來的,並不是直接用亞麻藤做出來的。”

“那是什麼東西?”男人脫口而出將自己的好奇表達出來了。

餘凃眼睛抬了一下,悠悠的看著他,冇往下說了。

商業機密,冇達到她的目的,她能說出去?

男人的眼神明顯收緊了。

果然是類猿人,話說一半就不說了,真夠狡猾的。

但這個東西……好像確實比他們的樹葉要好。

另一個蛇獸人靠近了男人,在男人的耳邊說了話,“加邪,要不讓洛伊和族巫來看看?類猿人這個東西,好像是用巫術弄成的,不然這些亞麻藤怎麼可能變成這樣?隻有巫術纔不能說出來。”

餘凃:“……”

好傢夥!她這是巫術。

叫加邪的蛇獸人眼神犀利,餘凃猜他應該是青蛇族的領頭一類的勇士,族人之上,巫師首領之下的那種角色。

盯了一會兒,加邪點了頭,“去喊洛伊和族巫過來。”

“好!”

蛇獸人轉身去了竹林深處……

餘凃被加邪這幾個蛇獸勇士圍困在當中,等著蛇獸人叫來他們的首領。

後頭奈奈憋不住,嚇破膽的在扒了扒,“凃凃,我們這次不會被抓去吃掉吧?他們好多勇士。”

餘凃想說,奈奈啊!你這究竟是個什麼心態呢?

“放心,要吃先吃我吧,我替你攔著,你趕緊跑。”

奈奈:“……”

有點羞愧,怎麼能讓凃凃擋在她的前麵呢?

戍犽齜牙,這個走兔族的!凃凃要是被吃了,他一定把她丟出去喂蛇!

耳耳:“有凃凃在,你彆怕。”

他現在就不怕了,蛇獸人這麼陰險的人,在聽了凃凃說的話後,冇有攻擊過來,那他們應該是冇事的……

餘凃:“……”

尷尬的等了不知道多長時間,聽著竹林深處“簌簌”幾聲傳來,就見前方三四條巨型的小青從裡邊遊出來,隨後化成人形走了過來。

漂亮的蛇王,餘凃一眼就認了出來。

在他旁邊是剛剛傳話的那個蛇獸人,還有一個老者,應該是他們的巫師。

叫加邪的蛇獸人趕緊迎了上去,“族巫大人,首領大人。上次的類猿人他們又來了,還帶了東西,說要送給我們。”

洛伊剛剛聽說了,眼睛很直接的就看了過來,神色非常帶有蛇的陰冷和凝視。

餘凃不知道這妖獸世界用什麼形態來表示友好的問候,索性學著古人見麵拱手作揖的樣子,拱手抱拳彎了個腰。

“見過首領大人。”

洛伊、眾蛇獸人:“……!!??”

這是什麼話和動作!?

戍犽、奈奈、耳耳:凃凃果然是凃凃,就是能搞跟彆人不一樣的東西……

所以,這個動作是乾什麼呢?

餘凃不想科普,直接把衣服遞了過來,“首領大人,這是我們用亞麻藤做的衣服,送給首領大人。”

意料之中,漂亮蛇王很防備很懷疑。

老巫師柔和一些,用竹子做的一根柺杖,把衣服挑了過來。

“這就是你們身上穿的東西?”

“是的,你們可以直接穿進去試試。”

說到“穿進去”,老巫師也謹慎了,“加邪,你試試。”

加邪:“……”

作為青蛇族的勇士,為了青蛇族,加邪選擇犧牲自己,從老巫師的柺杖上把衣服拿了過來。

正看反看,看了半晌……

不會穿。

餘凃草率了。

“耳耳,你去幫幫他吧。”

耳耳心裡頓時一緊,有點害怕,可是凃凃讓他過去,他又不能退縮。

膽怯了一會兒,最後頭皮一頂,還是過去了。

“不是這樣穿的,你要從下邊這個洞裡穿進來,穿到上邊這個洞,然後兩個胳膊從兩邊的洞裡穿過來。”

耳耳柔弱的像個女孩紙。

加邪:“……”

看加邪穿上後,耳耳趕緊退了回來。

加邪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感覺,隻是突然覺得這個東西把他的身子和皮膚擋住了,確實不容易被荊刺劃到,也確實要比用樹葉擋羞要嚴實。

但也像他們蛻皮的那層皮,不說舒服,也不難受……

“首領大人,族巫大人,這個東西套在身上,和我們蛻的皮差不多。”

餘凃瞪眼呆!

這哪兒就和他們的蛇皮差不多了!?

這是遮羞防身保暖的衣服好嗎?

漂亮蛇王眼神瞬間又冷盯了過來,“果然你們這些類猿人弱者,就會弄這些無用的東西討好強者,我們的皮我們都冇要,還會要你們這些東西?”

餘凃:“……”

這些妖獸人都是什麼腦子!?

奈奈看到蛇王變了臉色,格外敏感的在她背後又發抖了。

耳耳也感受到了敵意,拿著石刀也不知該怎麼攻擊防備。

話說蛇獸人要是攻擊過來,他們肯定是打不贏的……

戍犽齜出獠牙:低級的蛇獸人!竟敢說凃凃做的東西是無用的東西!凃凃的手都搓破皮了!還有他的爪子,纏這些麻線球纏到都不知道怎麼撓人了,他們竟然還不要!?

哼!忍不了!

“吼嗚——!”

戍犽從袋子裡跳了出來。

餘凃隻覺得口袋好像被扯了一下,然後就見一個小白坨坨,以一種以一敵百的架勢,擋在了他們的麵前。

餘凃:“……”

奈奈、耳耳:“???”

洛伊盯了過去,“雪獅幼崽?”

餘凃內心苦逼OS:小崽子喂!你要跟誰乾仗呢?彆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