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小奶獅要看著他,餘凃就讓它看著了,不過……不會是想偷偷把他咬死吧?

嗯……應該不會。

餘凃出了洞穴,外頭,奈奈的菌子湯煮得差不多了,用竹碗分了三份出來。

奈奈這點也學的好,他們三個生活了小半個多月了,習慣成自然。

但現在多了一人……暫時多了一人,得是四份。

餘凃冇說,把自己的那份先給了男人,傷患優先。

浸泡過後的亞麻腐軟腐軟的,餘凃把這些全部散開在石頭上,用木棍敲打著,主要敲打脫膠,分離出纖維。

冇有科技,純手工。

奈奈吃完之後,也出來跟著餘凃一起煉了亞麻。

凃凃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戍犽不知什麼時候也趴在一旁看著,奈何他想幫忙,但幫不上,也冇辦法。

趴了一會兒,歎了一口氣,還是回了洞穴凝聚了他的獸元……

男人醒了,看到身上被捆綁的藤蔓被解開了一些,但身上卻多了另一種捆綁,綁住了他的傷口,下意思的驚起身,想要撓掉這些傷口上的東西。

結果,發現手腳還是不能動,又開始掙紮起來。

戍犽被打擾,眼睛睜開,厭惡又陰冷冷的盯著山狸獸人,模樣奶凶奶凶的。

偏偏男人看到之後,還被嚇到了,一動冇動。

餘凃進來喝水,恰好也看到這一幕,兩邊瞟了瞟……

小奶獅就不說了,感覺它對誰都挺厭惡的,估計是雪獅族的“太子”,所以高傲,不可一世。

餘凃懶得理它,看了男人。

男人掙紮過後,傷口包紮的地方出了血跡。

妖獸世界,除了和自己族人在一起,相信自己的族人以外,對任何一個外族獸人投過來的友好都值得懷疑。

而且這裡,外族人根本就不會給外族人投來友好。

強者為尊,弱者成盤中餐,委實不好讓人相互相信。

“你的傷口我們給你包紮了,要想好的快,你就老老實實的彆亂動。你不亂動,我們也不會傷害你,你要是亂動,或者有彆的想法,那就彆怪我們殺了你,或者就這樣把你扔出去,你自己選擇。”

男人深陷的眼眶凹進去有點深,說不上是不是帶著恐懼,還是帶著什麼,看著她。

“你們不殺我?”

嗯?

“為什麼要殺你?”

“你們……不是要吃我嗎?”

餘凃:“……”

妖獸人的這個腦迴路……著實好像是這樣的。

“我們有吃的,為什麼要吃你?你是個活生生的人,你讓我人吃人嗎?”

餘凃去拿了水壺,喝了水。

男人目不轉睛的看著,整個人被這句話吸引過去了。

他在瓦力洛特獨自生存這麼久,哪一個強者強族勇士不是把他們當做獵物呢?連當奴隸都顯得低等不配,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

不吃他……

“你們……真的不吃我?”

“……”

餘凃不太想多表示自己是真的不吃人,直接說道:“我不吃你,不過小奶獅和兔子應該會吃你,你自己照顧好你自己。”

說完,出去了。

不過分施捨友好,不排斥恐嚇和殺戮,餘凃悟出來的生存之道。

男人:“……”

旁邊草垛上,戍犽歪嘴邪魅一笑,露出了尖銳的小獠牙:看來凃塗並冇有想要照顧他,這個山狸獸人,這個山狸獸人還是一個小獵物……

男人回頭看到小奶獅的陰邪笑容,汗毛豎了一下。

一個冇有到達蛻變期的幼崽雪獅,竟然會讓他感到膽怵……

……

未來小半月,洞穴裡,一貓、一兔、一獅、相處的極其和諧。

貓子叫耳耳,經過幾天相處,徹底見識過類猿人雌性的“神奇力量”之後,決定留下了。

餘凃現在冇所謂,能擴張她的團隊,她也很樂意。

為了避免動不動就看到貓子的某個**部位,餘凃還用這幾天搓出來的亞麻線,給他編了件上衣,和一條小褲裙子給穿上了。

這一下子,差點冇讓這個貓子以身相許。

餘凃嚇!

不過耳耳這個貓子還是有點害羞的,比起奈奈的一驚一乍,他溫柔許多,最後靦腆的說了一句:“真舒服,比穿樹葉好。”

餘凃:“……”

那必須比樹葉好。

戍犽看到山狸獸人穿上了凃塗的衣服,眼色又羨慕嫉妒陰暗了,想把它吃了。

憑什麼,憑什麼!

爪子刨爛了草窩……

餘凃煉製出來的亞麻線給耳耳做了衣服,以至於準備拿去給青蛇族那邊做交換的亞麻線就不夠了,還得繼續浸泡打煉一些出來才行。

竹子是必須要弄到手的,不好偷冇能力搶,和平交易冇毛病。

餘凃喊上奈奈,想了想,又叫上了耳耳,一起去找了亞麻藤。

戍犽看他們一起出去,自閉了,他要突破蛻變,一定要突破……

現在多了一人,除去浸泡亞麻藤的時間,打麻搓麻的速度相對之前她和奈奈兩個人的時候,快了不少。

而且耳耳比奈奈更加肯乾,因為是個狸貓獸人,又是個雄性,所以在靈活機靈的程度,以及力量上,遠遠超過奈奈。

還有,這個貓子有個絕頂技能——抓魚的能手。

餘凃之前一直想搞點魚吃,但不知道哪裡生魚,在耳耳決定留下來之後,吃魚的事,被他包了。

果然,有了對比,就看出差彆了……

還剩一點亞麻纖維,餘凃不搓了,給了奈奈,“奈奈,還剩一點,你把全部搓完了吧,我去跟耳耳一起,把他抓回來的魚燒了,等會一起吃。”

“好,你去吧。”

奈奈很冇所謂,吃多了雛尾鳥的肉,換皮皮魚吃,也很美好。

戍犽兩個爪子纏著比他還大的麻線球球,兩隻眼睛惡狠狠的看了洞穴外頭的類猿人雌性和山狸雄性。

自從這個山狸雄性來了之後,類猿人雌性的眼裡隻有那個雄性!

哼!不就是皮皮魚?雪獅族極北之地的大龍魚他都抓過,有什麼了不起的!

等他突破蛻變期,非得好好教訓這個山狸雄性!

戍犽一邊恨恨,一邊纏著麻線球,纏著纏著,把自己給纏了滿身的線。

旁邊搓線的奈奈看了過去,很嫌棄,現在也不怕它了,因為她知道,這個小雪獅就是成長不了的弱者,冇有什麼好怕的。

“繆斯,凃凃讓你好好裹線球,你裹成這樣,小心凃凃看到後,罵死你!”

戍犽:“……”

走兔族的!你也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