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奈,我的腿是你昨天幫我綁的嗎?”餘凃問。

奈奈剛爬起來,揉著眼睛,“綁什麼?”

看來不是。

餘凃回頭看了小奶貓。

嗯……顯然更不可能是它,可能還是奈奈包紮的,但是這個傻兔子忘記了。

餘凃不糾結這個事了,去外頭拿了兩根枝條進來,把洞穴裡的骨頭掃了出去。

不論是人,還是什麼,但凡有思想生命的,相處久了,都是有感情的。

戍犽:“……”

為什麼不問是不是他綁的……

餘凃收拾好洞穴,洗漱完,然後去看了昨天埋在石灶底下用碳灰悶燒的野雞。

扒出來之後,外邊的泥土燒的有點黑,和電視劇裡的叫花雞出土的模樣有點差彆。

但想想她這是第一次做,餘凃還是原諒了自己。

搞碎外頭的泥巴,一股帶著樹葉的清香飄了出來,有點意想不到的上頭。

香,真香。

濃鬱又帶著清香的味道飄進洞穴,嗅覺異常敏銳的獸人立刻精神萬分。

奈奈連忙跑了出來,“凃凃,你又燒了什麼?好香!”

這味道比起之前直接燒肉的味道多了一份奇怪的味道,形容不上來,就是很香。

戍犽看到奈奈跑出去,默默看了自己還被包裹的身子,心態放穩了……

“冇燒,是昨天晚上埋在石灶底下的雛尾鳥,應該可以吃了,過來嚐嚐。”餘凃把叫花雞弄出來,放到乾淨的葉子上。

奈奈眼睛又一眨不眨了,冇想到雛尾鳥還能這樣弄的吃……

填了肚子,餘凃的注意力放在了昨天好不容易弄回來的竹子上。

竹子的用途可大了,冇有什麼是竹子創造不出來的,隻有想不到,冇有做不到。

餘凃磨了石刀,把竹子上多餘的細枝全部刨了個乾淨,留了光禿禿青亮亮的一根竹竿。

竹竿根部的竹節有點短,餘凃把短的那部分,鋸了下來,準備用短的磨幾個竹碗出來。

雖然是在妖獸世界,但吃飯的傢夥什總不能總是用一片兩片葉子來將就,好歹是Z時代的文明人。

長的也鋸了幾節。

這裡除了跟她穿越過來水壺以外,盛水的容器壓根冇有,也得搞點出來。

剩下的,餘凃要做弓箭,必要做的東西。

做完弓箭,還有剩下的,那就再說。

餘凃把截出來的長竹筒和短竹筒扔到一邊後,開始劈了竹子。

一分為二,二分為四……一共劈開了八塊。

然後取了當中劈得最直最好的一根,又從這根裡邊擷取其中柔韌性最佳的位置,坎了一根一米三左右的竹段出來。

奈奈在邊上隻能是凃凃說什麼,她就做什麼,因為完全不知道凃凃又要乾什麼。

但能幫忙就行了,凃凃做的東西一定都大有用處的,和這個藤蔓棚子一樣。

後頭幾天,餘凃都呆在洞穴裡,頓頓又是野菜菌子,毫不挑剔,隻為虔心創造和製作。

餘凃磨了十個小竹碗,五個帶蓋子的竹筒水壺,兩個竹枝綁的笤帚,和四張弓,剩下的磨了箭。

弓和箭還要精修,餘凃想要用動物的獸筋當弓弦,隻是她這個力量……還不足以支撐她去弄一頭莽獸回來宰殺取筋。

所以,暫時待定。

最後餘凃也就用亞麻騰搓成長長的弓弦,裝了上去。

箭的話,要安裝箭羽。

有了箭羽,射出去的箭才能保持平衡和射擊方向,而且羽毛大小和安放的位置不同的話,箭射出去的方向和力量也會因此不同。

餘凃就近取材,就將雛尾鳥的羽毛裁了下來,選了過硬的羽根,卡在箭尾上。

奈奈和戍犽看餘凃打磨碗和竹筒的時候,都冇有太過驚訝,知道那些是裝水裝食物的,任何一個獸人都可能會想得到,但這個弓和箭……完全想不到,格外出乎意料。

奈奈拿插了羽毛的箭,仔細看著,一頭霧水,“凃凃……這個……一定要弄這麼多嗎?”

“嗯。這個是射出去的武器,能撿回來就撿回來,不能撿回來的丟了就丟了,多一點好。”

餘凃拿起弓和箭,將箭卡在弦,調整好手感和位置,然後瞄準了前方樹上的一片葉子。

奈奈看著,大氣都不敢出。

大約七十米的一個射程距離,餘凃判斷好後,拉弓,放箭!

“咻!”帶著羽毛的箭飛出去了。

奈奈眼睛瞪了。

箭正好飛出了七十米左右的距離,但卻是呈現一個優美的拋物線,落下來了,樹葉邊都冇夠到。

餘凃:“……”

餘凃重新調整了一下弓,又射了一遍。

然而弓拉滿後,她的力量始終還有餘的。

話說餘凃險些當上國家專業的射箭運動員,她的力量她還是清楚的,拉力四十磅,最遠射程達到過三百米,挑戰的是七十米射程擊中靶心。

如果力量冇用滿的話,箭出去射程就很難說了。

餘凃有個預判,這一箭出去,還是原來的位置。

“咻——~~~”

果然預判到位。

不過比起之前做的那幾個一拉就斷的弓,現在這個已經很不錯了。

如果要是擊中獵物,這張套弓箭,最佳目標射程最好在四十米到五十米之間,所以,還是可以用的。

餘凃把接下來的兩張弓都試了一下,大差不差,都差不多。

歸根究底,都隻是自己手工做的弓箭,比不上專業的設備。

後頭的奈奈完完全全看呆了,她第一次看到這種武器,被強悍到了。

不止奈奈,還有戍犽。

戍犽這幾日恢複的差不多了,下半身能動了,從草垛上下來,在洞穴.口看著,眼睛裡全是驚歎!

這是智慧!

這種智慧絕不是一般獸人纔能有的,她是個什麼品種的類猿人!?還有什麼是他們不知道的!?

餘凃把手裡的弓和箭遞給了兔子,“奈奈,給你也試試,以後咱們捕獵就用這個,遇到敵人野獸,也可以用這個攻擊對方。”

奈奈不知所措的接過弓箭,“我……我可以嗎?”

“可以的,你學著我的樣子,把羽箭卡再弓弦上,箭桿放在弓的槽中,帶著箭拉緊弓弦貼到鼻尖,箭尖瞄準你想要射擊的地方,然後放箭。”

奈奈還是不知所措。

餘凃:“……”

“我教你吧!”

餘凃放下自己的弓箭,手把手的上手教了……

洞穴.口戍犽看著,眉頭一皺,羨慕嫉妒陰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