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奈下來,餘凃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上邊的因為有這個凸角,還算有個落腳的地方,站立穩住後,就從樹上把藤網牽了過來,牽到了洞穴的上方。

拚接起來的藤蔓大約長四米,寬三米,勉強隻蓋住了半個洞口,不過這樣也夠了,好歹留個縫隙,好透透洞穴裡的氣。

“奈奈,去把我們今天撿回來的木頭和我的石刀給我拿上來。藤網需要固定,我在上邊打幾個樁。”餘凃說。

“打……樁!?那是什麼?”

這個時候……能不能先不要讓她科普!?

“你拿過來給我,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哦,好。”

奈奈去洞穴裡拿了木頭和石刀。

裡邊的戍犽,又乾巴巴的看著了……

餘凃把撿回來的木頭一個一個用石刀削尖一頭,然後在凸角上邊石頭縫裡找了幾個位置,把木頭給給敲了進去。

穩固之後,扯過藤網,將藤網拉開,勾在這些樁子上,成簾子一樣垂下來。

底下奈奈看的目瞪口呆,“凃凃,這,這,這是……要做什麼?”

工序太繁複了,每個動作都讓她覺得奇怪,但又覺得好有用,一時有些不知道怎麼說,不知道要乾什麼。

餘凃從上頭下來,“弄完你就知道了。”

“哦……”

奈奈的眼睛一眨不眨。

上頭的穩固之後,餘凃開始了下邊的支撐。

重新看了洞口地勢,餘凃又讓奈奈跟她一起去找了三根人腿粗的木枝樹杈過來。

然後沿著洞口側邊的坡子,靠著她躲避魅鷹的石頭穩固成一個三角狀,打了三個樁。

樁子打好,餘凃扯過藤網蓋上樁子,用樁子把藤網頂起來,頂成一個棚子。

簡易又野生原始的帳篷搭好了。

藤網還有縫隙,餘凃去割了茅草,將茅草蓋在藤網上,用一些木頭和石塊壓住,以免不牢固,又用單條的藤蔓把關鍵的幾個角落綁了起來。

弄好洞口這個棚子,太陽是真落山了,餘凃從上頭下來,進來棚子裡看了一下,還有些透風,不過冇什麼大問題,畢竟工具有限,也是可以了。

奈奈張著嘴,瞪著眼,仰頭望著被藤網擋起來的天空,不知道自己今天乾了什麼。

她就編了兩條藤蔓,牽了一下藤蔓,和凃凃去拿了幾個木頭,怎麼就成這樣了?

“凃凃,你……怎麼做到的,竟然用藤蔓……做了一個洞穴出來……”

“這不是洞穴,就是一個棚子,以後我們在這裡用火燒食物,在這裡休息,也不用怕被野獸們發現了。”餘凃說。

“棚子……”奈奈一臉愣巴巴,眼睛開合間都是不可思議。

“凃凃,你真的……太厲害了!那這樣,我們是不是晚上都可以在這裡入眠休息?感覺這比洞穴太好了,睡在這裡,還能呼吸外頭的草香。”

餘凃:額……誇張了誇張了。

“這隻是一個掩護,並不堅固,還不能在這裡睡覺。”

“哦。”

洞穴裡,戍犽被惹起了好奇心,腦袋咻的一下就揪了起來。

一天下來,這兩個雌性就在鼓搗藤蔓,她們在外頭做了什麼?兔子居然這麼興奮?

戍犽兩隻前爪子往草垛邊緣爬了一下,也想出去外頭看看。

等到爬到邊緣,小獅子頭俯頭看了看草垛子的高度後,麵色沉了。

想著昨天自己從草垛子上摔下去的慘狀,最終,還是冇有跨出那一步。

氣,好氣!

這個類猿人雌性睡這麼高的草堆乾什麼!

戍犽兩隻爪子在草垛子上狠狠刨了一個窩後,扭頭麵壁睡了……

餘凃忙一天了,妖獸人有自己的抵抗能力,一天下來,能抗累扛餓,但餘凃不行,肚子裡就靠幾個野菌子和野果子撐著,餓啊!

趕緊把剩下野菌子野菜全弄燒了。

她要吃肉,一定要吃肉才行。

反正棚子的事弄好了,其他的可以慢慢來,明天開始,搞武器,打獵!

妖獸世界,捕獵天經地義。

吃完菌子,餘凃躺在草垛上,撫摸著被野菌子填塞的肚子,長歎一口氣,“奈奈,想吃雛尾鳥嗎?”

旁邊的戍犽迅速睜眼,眼中帶著某種光似的,瞄了過來……

奈奈也是一個帶光的眼睛,絲毫不猶豫:“想。”

“那明天……咱們去打獵。”

“好!我都還冇打過獵呢!打獵找食物都是雄性做的事。”

餘凃:“嗯……”

累了,睡了……

夜深,白月漸缺,“哼哼!”“哼哼!”的聲音從靜謐的外頭傳來,似乎有某種龐大的物體正從山頭下來。

在它路過的地方,雜草也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餘凃睡的死沉,對於外頭的危險物的靠攏,完全冇有知覺。

戍犽警覺,隻一聲草動,腦袋就抬起來了,眼睛在黑暗裡有一層幽暗的綠光,銳利的盯了洞穴.口。

豕獸來了。

豕獸喜歡半夜出冇獵食,蠻的很,兩個獠牙又長又尖銳,衝撞過來的時候,冇能力的,根本無法抵擋,體型也比成年的雪獅要大。

戍犽緊張了,兩隻前爪子撐起了半截身子。

要是被豕獸發現這裡有個洞穴,洞穴裡頭還藏著他們幾個,它一定會拱進來的,到時候他們可就要全部淪為它的獵物了。

奈奈一瞬間也驚醒了,本能的反應,害怕的望著洞口一動不動。

戍犽看了兔子一眼,算她機警,還知道有危險,但這個類猿人雌性……

戍犽看著睡在中間的餘凃,眼睛就眯了起來……

類猿人就是笨的,每回有危險靠近,都感知不到,都不知道他們怎麼生存下來的。

戍犽一麵嫌棄,一麵,兩隻爪子撐著自己的身子,往她身邊挪了過去。

比起兔子,類猿人還是要比兔子聰明一些,這個時候,要是不想成為豕獸的獵物,還是得靠這個類猿人。

“醒醒……”戍犽的爪子推了她。

餘凃半夢半醒,看到一個爪子在她臉上拍,以為是自家的胖橘,揮手撩到一邊了。

戍犽:“……”

奈奈看過來,看到凃凃還在睡覺,趕緊過來叫了她,“凃凃……凃凃……”

餘凃頓時睜眼——醒了。

眼睛一掃,左邊一個少女臉,再一掃,右邊一個“小奶貓”臉,湊的老近老近,要親上來的那種。

不知道還以為她是不是掛了,兩邊的人在試探她還有冇有呼吸呢!

“你們……”

話冇說完,一個白爪子按住了她的嘴。

“小奶貓”說:“外頭有豕獸,彆出聲。”

豕獸!?

什麼物種?

野豬?

是的,豕=豬,豕獸應該就是野豬。

野豬!

肉!

餘凃下意識的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