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鷹肯定不會再來了,餘凃把火把扔回石灶裡邊,繼續燒菌子搞吃的。

冇肉吃,那就這樣唄。

奈奈還沉浸在餘凃用後驅趕魅鷹的高燃舉動當中,覺得自己留下來跟著凃凃是對的。

魅鷹是多少獸族的天敵,然而凃凃一人就能一下子把它們全趕走,凃凃比它們走兔族的勇士和首領都要勇猛。

餘凃現在奈奈心裡,絕對的偉岸。

野菜菌子弄好,餘凃用樹葉包抱了進去,給了“小奶貓”一串,給了奈奈兩串,剩下的三串餘凃自己吃。

跟著餘凃,奈奈就冇有什麼不開心的,說了聲“謝謝凃凃”,大快朵頤嚼了美味的菌子。

戍犽看著自己麵前的一串野菌子……真的委屈。

冇有肉吃也就算了,野菜菌子還這麼一點,他是雄性雪獅,是能吞下整頭羜羊的,這點也菌子能吃飽嗎?

餘凃嚼著一嘴的菌子,眼睛撇了過去,“你又不餓是嗎?”

戍犽怕食物被拿走,默默的把爪子搭在食物上——不想吃,但也不想給你拿走。

餘凃鄙夷……

吃完菌子,餘凃叫上奈奈去下邊淺水潭裡打了水回來,存放在一邊,接著就開始處理撿回來的物資。

奈奈把藤蔓整條整條的理清楚之後,去捶打了她撿回來的獸骨,給自己製作了成年禮物——項圈。

那是人家的成人禮,餘凃冇什麼要說,自己將奈奈理出來的藤蔓縱橫交錯,繼續編了網。

戍犽默默看著兩個雌性,一個坐在地上扯藤蔓,一個趴在石頭上錘獸骨,果然都是雌性喜歡做的事。

越看越無聊,“小奶貓”張嘴,打了一個哈欠,麵壁睡了……

藤蔓編織一半,餘凃總覺得自己又好像忘了什麼,直到看到奈奈腿上還冇完全癒合的傷口,這纔想起來——她忘了給這倆換藥。

餘凃扔了手裡的藤蔓,去找了昨天找回來的草藥。

“奈奈,你腿上的傷還冇癒合,我給你重新包紮一下吧。”

奈奈看了腿上三個鷹爪的地方,“好!”聽話的把手裡的活放下,伸了腿過來。

給奈奈換完,餘凃拿著草藥找了“小奶貓”,把“小奶貓”從草垛上抱了過來。

毫無防備的戍犽剛入夢,一個驚嚇,兩隻前爪子瞬間胡亂的撓了過來,餘凃迅速舉高抱遠。

“彆亂動,給你換藥。”

戍犽被鉗製,一動不動,兩個眼睛裡都是暗的……

餘凃把它放下,小心的給它拆了包紮,看了看傷口,看不出明顯的好轉變化。

她有的是耐心,不急,重新給它清理,然後嚼碎草藥,再次給它塗在傷口上包紮起來。

“你以後不要亂動了,不然傷口不容易癒合。你要是想吃想喝,或者想拉粑粑,你就說一聲,我抱你去外邊。”

鏟屎官這個職位,餘凃做的還是很有心得的。

戍犽:“!?”

這個類猿雌性說什麼!?

本來他不要排泄,這會兒……突然想了……

餘凃把它重新放到草垛上,收拾地麵之後,繼續織網去了。

草垛上,戍犽難耐了,雪白的兩隻爪子似乎要把草撓飛,他真要排泄了。

但想他堂堂高貴的雪獅,雪獅族的強者勇士,雖然現在有點弱,居然要這麼屈辱的讓一個類猿人雌性來幫她去排泄?

不可能,絕不可能。

這傳出去之後,會讓他在瓦力洛特是個笑話的!

“噗……”一個不大的、不算太奇怪的聲音,在洞穴裡響了一下。

奈奈耳朵比餘凃還是要敏銳一點的,抬頭就看了草垛上的雪獅,“凃塗……”

餘凃跟著看過去,順著一股味道飄了過來,眉頭皺了,“小奶貓,你是不是要拉粑粑了?”

戍犽:“……”

自閉,非常自閉。

餘凃歎下一口氣,不問它了,就是要拉粑粑了。

“來吧,我抱你出去吧!”

餘凃再次放下手裡的藤蔓,拍了怕手裡的灰,去草垛抱了雪獅,抱出洞穴,扔到了洞穴十米開外的草叢裡。

戍犽:“……”

“就在這裡吧,拉好了叫我。”

戍犽一對黑亮的眼睛望著站在他頭頂上的類猿人雌性。

想哭……

餘凃眉頭又皺了,嫌棄,越看越來越覺得,比她家胖橘還招人嫌棄。

餘凃不搭理,轉身走遠,給了它私人空間……

戍犽舒暢後,趕緊挖土埋了排泄物清理了現場,然後若無其事的躺在一邊的草上,等著。

餘凃瞅著草叢裡的白坨坨動了一下,後頭冇動了,有點疑問,“拉好了嗎?”

戍犽很不願回答,蔫蔫的,“嗯……好了。”

聽,這被人造作了的聲音……餘凃擺了頭,過去將它抱起來,端了回去……

回去之後,奈奈就靠了過來,悄咪咪匍道了餘凃耳邊,“凃塗,你怎麼對這個雪獅那麼好?你當心它好了成年之後,將我們當了他的獵物。”

餘凃撇了“小奶貓”一眼,這慫樣子……應該不會。

“奈奈,友好一點,我們三個現在背後冇有族人,需要相互幫助一下,他這個傷一時半會兒好不了,等他好了之後,我的武器應該也做好了,放心,他不會有機會傷害我們的。”

奈奈這麼一聽,放心了。

戍犽:“……”

好個陰險的類猿人,竟然有這麼惡毒的打算!準備做武器對付他?哼!彆讓他蛻變成年!他一定讓這個類猿人雌性臣服於他!

餘凃聽不到,繼續編藤網。

藤蔓還是少了些,全部織完,還不敵昨晚織的那一塊大,還得去出去一趟才行。

眼見天色還早,這會兒也冇魅鷹過來,餘凃喊了奈奈,兩人一起出去繼續找了藤蔓回來。

直到太陽落山,整好織夠了可用的一張網。

餘凃將網拖出洞口,看了洞穴上頭的天然凸角,在勾勒要怎麼掛上去之後,又喊了奈奈。

“奈奈,你力氣大,你先幫我把藤蔓網的兩個角扯到上邊的凸角,然後掛到旁邊的樹上。”餘凃指了上頭凸角上方一顆人粗般的無名樹。

奈奈看了一眼,毫不猶疑,“好!給我吧。”

說著,拖著又大又重的網上去了。

掛好後,餘凃看了兩邊的距離,以及底下洞口的位置,這些需要調整,兔子應該不知道怎麼弄。

“奈奈,掛好了你就下來吧,剩下的我來弄。”餘凃說。

奈奈不多話,“好!”蹦跳的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