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溫滅唐立梁之後,中華故地進入一個大分裂、大割據的動盪年代。

當時朱溫確立的梁朝號稱中華正統,梁朝占據秦川東部地區、山西河中地區、河南全境、山東全境、湖北全境、安徽淮北地區等中原地區。

此時,梁朝的周邊盤踞著很多自立為王的割據軍閥,隨時威脅著梁朝生存!

在梁朝北部盤踞李存勖領導的沙陀族晉國,他們占據太原及雲州(今大同)等山西地區、燕幽及河北一部,他們是朱溫爭奪天下的主要對手。

在沙陀晉國的北部是從鮮卑遊牧民族剛剛崛起的契丹族遼國,他們占據了廣袤漠北大草原、大興安嶺地區、東北地區,此時,契丹族遼國與沙陀族晉國在漠北長城、山海關等軍事要塞形成對峙!

在梁朝西北部有以隴州及鳳翔為中心的岐國,他們威脅著梁國的秦川地區。

在梁朝西南部有占據四川全境、雲貴地區一部的蜀國,他們在與梁國交接的漢江地區、長江地區威脅梁朝。

在梁朝的南部有占據湖南全境,以及廣西柳州、桂林、梧州等地區的楚國;有占據淮南、江南、江西全境的吳國;有占據蘇杭地區、浙江全境的吳越國。

在梁朝的更南方地區有占據廣東及廣西全境的南漢國;占據福建全境的閩國。

當時爭奪天下的主戰場集中在黃河中下遊地區,而長江流域地區、長江以南地區則相對比較穩定,因此,很多中原及北方地區的學者、商人和平民等,他們大量遷徙都長江以南地區定居和發展。

大梁開平五年(911年)初,與梁朝冇有直接隸屬關係的河北趙王王鎔歸附李存勖,因為李存勖獲得河北地區後,他可以直接帶兵攻擊梁朝的東都汴梁,並占領梁國的腹地!

此事讓朱溫感到脊背發涼,非常恐懼,他馬上派遣梁軍主將王景仁征討王鎔!

王鎔知道梁朝的兵馬出動後,王鎔馬上請求李存勖援助他,李存勖早就想在中原腹地與梁軍決戰,於是李存勖親自率領幾萬大軍趕赴河北應戰。

這年冬天,王景仁與李存勖的部隊在柏鄉相遇,李存勖的精銳之師將梁軍王景仁部打得慘敗而歸!

大梁乾化元年(911年)七月,燕王劉守光稱帝,李存勖聞訊,前去討伐,劉守光不敵李存勖,寫信請求朱溫援助。

朱溫深知幽燕一旦落入李存勖手中,後果不堪設想,於是決定加強攻打王鎔以此聲援劉守光!

大梁乾化二年(912年)二月十五日,朱溫率軍從洛陽出發,號稱五十萬大軍,準備去攻打李存勖及叛軍部隊!

同年二月二十六日,朱溫到達魏州(今河北省大名縣東北),命手下部將楊師厚等圍棗強(今棗強縣東),賀德倫等圍蓨縣(今景縣)。

楊師厚指揮梁軍晝夜急攻棗強,棗強因城小,很快梁軍被攻陷!

棗強被攻陷時,蓨縣還冇有破城,朱溫隨與楊師厚的部隊前去支援賀德倫,將軍隊駐紮在蓨縣以東。

此時蓨縣還未攻下,但是圍城的梁軍軍營遭到數百敵人騎兵攻擾,他們火燒了很多梁軍的帳篷和糧草,梁軍因此軍心大喪!

李存勖對付劉守光攻勢非常迅猛,他幾乎將劉守光部隊消滅殆儘!

劉守光對李存勖完全失去抵抗能力之後,朱溫“圍魏救趙”的策略也失去了作用,隨即朱溫命令梁軍收攏軍隊撤退回國。

此時朱溫正好六十歲,他已經年老體弱,本來就患病在身,路上的顛簸更加重了他的病情,以至於他不能騎馬,隻能坐轎子回撤,一路上他們歇歇停停,行軍非常緩慢!

同年五月六日,朱溫梁才領軍回到國都洛陽。

同年五月十五日,朱溫病情越發沉重,他對近臣十分悲傷地說道:“我經營天下三十年,想不到太原餘孽竟能死灰複燃如此猖狂!我看他李存勖的誌向不小,上天卻又欲奪我餘年,幾個兒子皆非其敵手,我將死無葬身之地了”

朱溫說著竟然失聲哭泣,昏死過去了!

近臣一麵失聲呼叫,一麵急傳禦醫,待朱溫漸漸甦醒過來,禦醫也火速來到,急忙診脈用藥,病情這才稍稍緩解。

這場大病讓朱溫知道他將不久於人世,他必須儘早考慮帝位繼承人的問題。

因為朱溫長子郴王朱友裕早死,因此從建國稱帝以來,朱溫始終未立太子。

但是朱溫又認為自己的幾個親子不堪重用,他僅僅認為養子博王朱友文尚可成氣,因而朱溫決定將梁朝帝位傳位於朱友文。

此時,朱友文領兵駐守在東都汴梁(開封),朱溫於是將梁國的傳國玉璽交給朱友文的妻王氏,讓她儘快去汴梁召朱友文回洛陽繼位!

但是,此事被朱溫的親生兒子郢王朱友珪的妻子張氏探知,她將這個訊息告訴了朱友珪!

此時,朱友珪是朝廷控鶴都指揮使,控鶴都負責皇宮的警衛工作,得知此事後,朱友珪馬上與親信合謀,軟禁朱溫,奪取帝位的事情。

朱溫看出朱友珪有野心,在密詔朱友文回朝的同時,他又下詔即將朱友珪調任為萊州刺史!

這個人事變動,讓朱友珪知道傳位給朱友文已經鐵板釘釘,如若自己起身萊州赴命,那麼從此就與皇帝寶座無緣!

而且按照當時朝廷的習慣,大多被這樣貶到地方的人,緊接著就是追命賜死,這種對失去生命恐懼,使朱友珪更加坐立不安。

大梁乾化二年(912年)六月二十二日,經過深思熟慮,狠下決心之後,朱友珪穿上庶裝,裝扮成庶人進入左龍虎軍的軍營,他把要軟禁朱溫,奪取帝位的情況向統軍韓勍說明,爭取韓勍參加他的行動!

韓勍是朱友珪的老部下,他擔心發生這種變故後,他也受到此事的波及而性命不保,於是他與朱友珪一拍即合,決定協助朱溫弑父篡位!

行動開始後, 韓勍帶領著自己信任的親兵五百人,換上控鶴軍士的服裝,跟隨朱友珪混入皇宮中隱蔽起來!

到半夜開始行動,他們砍斷萬春門的門閂,一群全副武裝的人員陰深深、烏壓壓地湧入朱溫所在的寢殿!

他們行動的動靜太大了,導致寢殿的宮人因恐懼而呼號奔走地逃逸!

朱溫從床上驚醒坐起,鎮定地這些私自闖入的軍人們厲聲問道:“造反的人是誰?!”

此事,朱友珪撥開人群站到朱溫的麵前,他冷笑幾聲後說:“不是彆人,是我!”

朱溫氣憤地對著朱友珪說:“我早懷疑此賊,憤恨冇有殺之。你如此悖逆,殺父篡位,老天爺會放過你嗎?”

朱友珪不想跟朱溫辯解,他對站在他身邊自己的馬伕馮廷諤命令道:“猶豫什麼?趕緊將老賊碎屍萬段!”

於是,馮廷諤提刀向朱溫砍去!

朱溫從床上奮起,他繞著大殿內的柱子躲避馮廷諤的追砍!

期間馮廷諤揮刀三次都劈到了大柱子上,最後朱溫力乏,癱倒於床榻上!

馮廷諤找準機會向朱溫的腹部刺了一刀,刀刃從後背穿透出來,朱溫隨即斃命!

朱溫被殺死之後,朱友珪使人將寢宮地磚扒開,挖一個坑,用蚊帳包裹其屍,然後埋入寢宮地下,即派供奉官丁昭溥策馬飛奔傳要將朱友文賜死的偽詔!

清晨,朝廷呼使文武百官集中在大殿上,宣讀偽造的皇帝詔書“博王朱友文謀圖造反,指示殺駕,昨日夜,有穿盔帶甲的兵士突入皇宮,幸好依賴於郢王友珪的忠孝,親率控鶴軍士將其殲殄,保全了朕的性命。然朕之病情也因為昨晚發生的事情而更加嚴重了,故此現以郢王友珪監國,主持軍國大事。”

同年六月二十六日,丁昭溥返回,朱友珪確認朱友文已死,公開了朱溫駕崩的訊息,而後又公佈假遺命製書,宣佈繼帝位, 定明年的年號為“鳳曆”,給朱溫上諡號神武元聖孝皇帝,廟號太祖,陵墓叫宣陵。

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朱溫在伊闕下葬。

一代梟雄朱溫就這樣劃上了人生的句號,但是這樣結局是朱溫萬萬冇有算到的,他本應壽終正寢,死得風風光光!

此後,朱友珪加冕登基,可朝中人人都清楚他弑父篡位的事實,即使朱友珪用財寶賄賂大臣們,他們大多也不情願輔佐他,梁朝君臣因此離心離德。

因朱友珪軟弱失策,對在外的藩王們冇有采取先發製人,導致均王朱友貞藉此機會,暗中糾集了其他藩王和舊將帥們為外應,確保有與朱友珪進行長期軍事對抗的實力,並策動統領洛陽禁軍的袁象先為內應,約定發動宮廷政變。

鳳曆元年(913年)一月,朱友貞首先起兵討伐朱友珪,朱友珪派出攔截迎戰的部隊首戰不力,接著被朱友貞勸降,繼而又策反了開封龍驤軍眾將,因此朱友貞於同年二月順利進入東都開封。

之後袁象先等朱溫舊部在西都洛陽向朱友珪發難,率兵幾千衝入皇宮中,朱友珪聞訊兵變,同皇後李氏及馮廷諤逃命,來到宮樓北垣樓下,將要出去,可朱友珪知道自己總還是不能逃脫,於是他讓馮廷諤將自己與皇後張氏殺死,緊接著馮廷諤也自儘了!

朱友珪死後,袁象先攜傳國玉璽至東都汴梁(開封),朱友貞等來玉璽就在開封即位,追廢朱友珪為庶人,除朱友珪的年號,複稱乾化(913年)三年!

梁朝在一次血雨腥風中完成帝位更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