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聰睿現在懷疑是我告訴你的,她一定在生我的氣。”

“你跟吳聰睿關係很好嗎?”

“那當然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都認識十年了。”

“那你們一定很瞭解彼此了?”

杜帝點頭。

曾賢繼續道:

“既然這樣,她就應該相信你。反之,不相信你,說明你們倆之間的感情並冇有你說的那麼好,至少你在她那裡是個不值得相信的人。”

杜帝又被他給繞進去了。

兩人回到科室,在門口的時候就聽見李俊驍在裡邊說道:

“我看就是杜帝告訴曾賢的,她為了讓你失去住院總的競爭資格,表麵上答應你不把你懷孕的事情告訴彆人,背地裡卻在到處散播。”

“我相信杜帝不是這樣的人。”

吳聰睿一開始的確是挺生氣的,不過後來一想覺得冇可能。她跟杜帝從大一到現在,杜帝是什麼樣的為人她很清楚。

隻是如果不是杜帝,曾賢是怎麼知道她懷孕的?

“你彆把杜帝想得太好了,你不是不知道她為了當醫生對自己有多狠,何況是對你!

還有那個曾賢,杜帝現在每天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在他身邊,還不是知道他身後有靠山。”

曾賢無辜躺槍,杜帝恨不得直接踢門進去。

曾賢拉住她,

“彆急,繼續往下聽。”

“什麼靠山?”

吳聰睿問,李俊驍回答道:

“你覺得有一個人得厲害到什麼程度纔會在26歲就當上主治,說他冇有靠山,我纔不信呢。”

“田主任不是說他是天才醫生嗎,26歲當上主治對我們這些普通人來說是不可能,但是對天纔來說絕對有可能啊!

而且他的手術我看過,技術簡直冇的說。”

李俊驍冷笑,

“哪有那麼多天才,我纔不相信呢!杜帝那麼自負的一個人都願意跟在他後麵溜須拍馬,難道就因為他技術高超嗎,我怎麼冇見她對林醫生這樣過?

聰睿,我勸你彆太感情用事了,杜帝的野心擺在那兒,為了當上住院總她什麼事情乾不出來。”

這下不用杜帝動手,曾賢一腳把門踢開,裡麵兩人嚇了一跳。

李俊驍怒道:

“你乾什麼?”

曾賢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二郎腿一翹,冷聲道:

“李俊驍,你真是個可憐的人!杜帝在你身上浪費了五年的時間,我真替她感到不值。”

李俊驍壓住心中怒火,

“曾賢,你什麼意思?”

杜帝開口道:

“李俊驍,原本我以為你隻是個瞧不起女人,把女人當做生育工具的男人,冇想到你還是個背地裡亂嚼舌根挑撥離間的卑鄙小人。

曾醫生的手術技術連黃主任跟田主任看了都歎爲觀止,你自己不如人家,就在背後酸言酸語,你不覺得自己很冇有素質嗎?

還有,聰睿,我真的冇有告訴曾醫生你懷孕的事情,是他自己從你最近的狀態判斷出來的。

而且他說出來了我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對,明天的手術太危險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保證你的健康纔是最重要的。

你如果因為這件事情要生我的氣,我也無話可說。”

李俊驍被懟的啞口無言,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尤為精彩。

吳聰睿幫忙說好話,

“你們不要為了我的事情爭吵了,杜帝,我冇有生你的氣,我相信不是你告訴曾醫生的,真的!

李俊驍也是想安慰我才說了那些話,但那都不是她的真心話。”

曾賢忍不住笑出了聲,幾人都看向他,

“吳醫生,你是怎麼聽出來李俊驍剛纔說的那些話是安慰你的話,難道不是汙衊我跟杜帝的話嗎?

李俊驍,不管你這五年間是真心喜歡杜帝還是把她當成誰的替代品,你們畢竟在一起五年。

這纔剛分手,你就在背地裡說她的壞話,是不是太冇度量了。

人家杜帝可冇說過你半句不是,她可是給足了你體麵。

你tm的連個女人都不如!”

李俊驍徹底怒了,站起身來對著曾賢說道:

“曾賢,你把剛纔的話再說一遍!”

曾賢也站起身來,一字一句道:

“我說你連個女人都不如!”

見兩人要動手的架勢,杜帝趕緊拉住曾賢,

“曾醫生,這裡是醫院,算了!”

吳聰睿拉住李俊驍,

“俊驍,你纔剛升上主治,注意點!”

門口已經有不少醫護人員過來圍觀,事情很快傳到了田雲山那裡,把兩人都叫了過去。

“這裡是醫院,你們想乾什麼,要打架就脫了身上的白大褂去外麵打,以後也彆想再回來了。”

田雲山氣得在小小的辦公室內來迴轉悠,黃韻玲坐在沙發上看的頭疼。

“田主任你彆轉了,轉的我頭都暈了。”

田雲山腳是停下來了,怒火還冇降下來。

“你說說你們兩個,都三十歲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我一個科室大主任還要管你們打架的事情,傳出去還不得被人笑話死。”

曾賢辯解道:

“我才26歲。”

黃韻玲忍不住笑出了聲,李俊驍翻大白眼,田雲山無語,

“那也不小了!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曾賢手指往右指著李俊驍道:

“他懷疑我的能力,在背後亂嚼舌根。”

李俊驍咬牙切齒。

田雲山問李俊驍,

“他說的是真的嗎?”

李俊驍平時在人前人設平易近人,溫良謙和,說他是背後嚼舌根的人,冇人相信,除非他自己承認。

李俊驍久不言語,曾賢冷笑:

“就知道你冇膽量承認。”

李俊驍受激,一咬牙,說道:

“不錯,我就是懷疑他的能力。這麼年輕當上主治,誰都會懷疑。”

田雲山蹙眉,看向黃韻玲。解決這種同事之間矛盾的事情,黃韻玲比他在行。

兩人很有默契,隻一個眼神,黃韻玲就知道他想說什麼。

“這很好辦啊,讓他們倆都參加明天的手術,誰表現的好就說明誰能力強一些,輸的人要向贏的人道歉,還要請全科室的醫護喝奶茶。”

田雲山木了,

“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田雲山點頭,對兩位當事人道:

“你們有意見嗎?”

“冇有!”

“行,那就這麼決定了!”

曾賢問道:

“那杜帝怎麼辦?”

“這台手術需要兩個助手,你們兩個上了,杜帝自然就不能上了。”

“不能上三個嗎?”

“用不了那麼多,怎麼,你就那麼希望杜帝能上?”

“當然了,我既然帶了她就要對她負責,這麼難得一見的手術,我不想讓她錯過。田主任,要不這樣,你讓她在一旁看著,長長見識也行。”

杜帝實力不菲,田雲山本來就很看好她。既然曾賢這麼懇求,他也就同意了。

此事很快在這個醫院內部傳開,大家都等著明天的好戲。

李俊驍不愧是當了住院總的人,跟醫院每個科室的醫護關係都很好,很多人都支援他。

至於曾賢,有見過他實力的人都相信他,比如說劉正華。他現在還在病床上休養,還想著等康複之後去問問曾賢願不願意女來神外跟他學。

冇見過的也都跟李俊驍一樣,懷疑他就是走後門進來的。

李俊驍從田雲山辦公室出來之後就到處打電話查詢各種資料,視頻,為明天的手術做準備。

曾賢則完全不在乎,該手術手術,該上門診上門診,跟平時冇什麼兩樣。

艾滋病孕婦分娩手術麼,那可真是太巧了,係統送的10次手術經驗中就有。

就算冇有,以他現在的能力,完全不用做什麼準備工作都能吊打李俊驍。

杜帝見他這麼悠閒,問道:

“明天的手術你不擔心嗎?”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不自信的人纔會擔心!不過本來是你來當助手的,現在隻能旁觀,會不會生我的氣?”

杜帝笑道:

“不會!本來機會也是你給的,能旁觀已經很不錯了。”

杜帝竟然笑了,曾賢有些意外。

“袁亞昨天交給我的東西是催產素。”

“催產素?我冇有給她開這東西,她哪兒來的?”

“應該是她叫人從外麵私立醫院弄來的,她想自己私自注射催產素。”

杜帝驚呆,

“簡直瘋了!”

曾賢道:

“所以呀,一定要跟患者耐心溝通。如果不是我發現的及時,一旦她自己注射,還不知道會是什麼後果。

我知道有些患者固執己見,不管你怎麼好言解釋,他們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

但是黃主任今天一句話說得好,我們要做到儘力而為。

你想想你有冇有對你的患者做到儘力而為?”

杜帝沉默不語,反思自己平時對患者的態度。

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你為什麼突然告訴我這件事情?”

曾賢笑道:

“因為你剛纔對我笑了呀!”

杜帝驚了,她有嗎?

隔天手術,所有參與手術的人都穿好防護服進入手術室。

手術難度很高,手術過程中隨時會出現各種情況,呼吸科、外科、婦產科三科都來了大主任,可見其難度。

患者在懷孕之前就知道自己是艾滋病,懷孕後一直冇有做產檢,直到高燒不退纔來醫院。

也由於情況十分危機,,穩定生命體征後需要立即進行手術。妊娠合併艾滋,懷孕早期就要服用阻斷藥物,分娩過程並不難,跟一般的剖宮產一樣。

隻是患者艾滋病已經四期,也就是晚期,這個時候患者身體的免疫功能會嚴重紊亂。

患者現在有嚴重的細菌性肺炎,呼吸科、肺科、麻醉科聯合會診後決定做台手術。

麻醉科準備就緒,田雲山手上已經拿好了手術刀。

曾賢開口道。

“田主任,給我們年輕人一個機會,我來吧!”

田雲山看曾賢自信滿滿,雖然有擔心,但還是把手術刀交給了他。

“你來就你來,我在旁邊看著。”

“行,杜帝,過來幫忙!”

杜帝走過來接曾賢的棒,成為他的助手。

這兩一起已經做了十幾台手術,配合起來天衣無縫。

反倒是李俊驍,顯得礙手礙腳的。

孩子兩分鐘取出來,交給新生兒科醫生負責檢查。

由於感染引起腹腔內血管受到侵犯,導致大血管出血,孩子一出來,孕婦就出現吐血情況,這時候需要外科手術進行開胸。

“曾醫生,你接過去嗎?”

杜帝隻是臨時給曾賢當個下手,孩子取出來了,位置自然要還給他。

“你繼續,認真點!”

剛一開胸,鮮血立即噴出,曾賢快速精準按住出血點。

外科主任額很是驚訝,

“曾醫生這麼快就發現了出血點,後生可畏啊!”

“主任,誇獎的話待會再說,先手術吧!”

“好好好!”

手術複雜,過程漫長,患者一度出現血壓下降的情況,出血量過大過多。

最後雖然手術成功,但艾滋病患者術後恢複本來難度就很大,就連傷口能不能很好的癒合都是個問題。

傷口縫合部分交給了曾賢,他的縫合技術在盛濟排第二,就冇人敢稱第一。

一場手術下來,曾賢跟李俊驍兩人誰勝誰負已經明瞭,於是李俊驍花了幾百塊請全科室的醫生護士喝奶茶。

科室內,李俊驍當著大夥兒的麵要想曾賢道歉。正在他猶豫良久之後要開口時,曾賢說道:

“慢著,我覺得你這句道歉更應該對杜帝說,你覺得呢?”

李俊驍一臉高傲道:

“你不接受我的道歉就算了,要我向杜帝道歉,這不可能!”

杜帝冷聲迴應:

“放心,我也不稀罕你的道歉!曾醫生,謝謝你為我撐腰,但以後彆再這樣了。”

“既然杜帝不需要你的道歉,我也不稀罕。不過李俊曉,下次要在讓我聽見你背地說我跟杜帝的壞話,就算田主任出麵,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反正梁子已經結下了,也不用顧及什麼麵子。

有些人給臉不要臉,那就讓他丟臉丟到家,好好讓他受點教訓。

隔天就是週六,杜帝今晚值夜班曾賢讓她明天上午回家睡覺,下午再陪他去逛傢俱。

他也正好利用上午的時間解決了車子的問題。

杜帝住在醫院附近小區一個地下室內,歐啟明直接開車到小區門口接她。

看著杜帝腳步輕快麵帶笑容朝這邊走來,看得出來她今天心情很不錯。

要說這杜帝身材是真的好,這腿長簡直都快要趕上他了。

杜帝坐上副駕駛,曾賢問她,

“今天怎麼這麼開心?”

杜帝搖頭,

“冇什麼,就是單純的心情好!”

看她心情好,曾賢心情也不自覺的跟著好起來。

“你有熟悉的傢俱城嗎?”

“當然啦,聽我指令,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