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瞳這樣的存在,誰人敢招惹?

「我們必須要想辦法進入那黑洞之中!「血蕾道。

蕭淩點了點頭,兩人朝著前麵奔跑而去,但是在半路上,他們就遇到了不少的妖獸,這些妖獸全部都發狂了一般朝著兩人攻擊而去。

血瞳的血液對這些妖獸擁有強烈的誘惑力,所以這些妖獸全部都發瘋了一般朝著蕭淩兩人撲過去。

兩人都不停的躲避,一邊抵擋著這些妖獸的攻擊。

這些妖獸似乎也知道,這裡麵肯定有血瞳的力量,所以他們不斷的朝著兩人發動攻擊,就是不放過蕭淩兩人。

蕭淩和血蕾兩人被逼得節節敗退,血瞳的血液對他們造成的傷害,遠遠超過他們的想象。

蕭淩的手掌中金光暴漲,金劍瞬間出鞘,他揮動金劍斬殺著這些妖獸。但是他們實在是太多了,他根本殺不了,隻有被迫後退。

「這樣下去,我們肯定會被耗儘靈氣而亡!「血蕾咬牙,眼中充滿了決然之色,「血瞳的分身在不斷的蠶食著白山河的靈魂,如果再不阻止他,等待白山河的就隻有死亡一途。而且,白山河的靈魂,恐怕撐不了多久了!「

蕭淩的眼睛眯了眯,這是個問題,白山河的分身正在蠶食白山河的靈魂,而白山河又冇有任何的反應,那麼,白山河的情況已經十分不妙了。

「蕭淩,你有什麼辦法?「血蕾目光灼灼的看著蕭淩。

「隻有先毀掉這座血池,或者將血池給摧毀。隻要毀滅了血池,白山河的靈魂就能夠逃出來!「蕭淩道。

「好,我們就毀掉血池!「血蕾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毀掉這個血池,白山河的靈魂就有希望恢複了!「

蕭淩點了點頭,兩人同時朝著血池飛去。

血池是一座高聳入雲的血紅色山嶽,這血山足足有數萬米高,山峰上佈滿了鮮紅的血液,那鮮紅的血液流淌在這片區域。

兩人飛上去,直接朝著血山的頂端而去,一路上,血池周圍的血水都沸騰了起來。

血池周圍,到處都是血色的藤蔓,而這些藤蔓,全部都是血魔藤,這些血魔藤不僅具有腐蝕性,而且,還蘊含著強大的毒素。

蕭淩和血蕾不斷的穿梭在血色的藤蔓之中,他們兩人都有些狼狽,但是卻絲毫冇有影響他們的速度。

「血魔藤!「

血魔藤的藤蔓不少,但是並不密集,血蕾和蕭淩兩人,一路上不斷的穿行。

終於,血蕾停了下來,她臉色難看的盯著前方。

「怎麼了?「蕭淩皺眉。

「前麵有東西。「血蕾的語氣十分的凝重。

蕭淩抬起頭看了看前方,在那前方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通道,而通道的儘頭,則是一團濃鬱的血霧籠罩著,在血霧之中,似乎有無數雙眼睛看向自己一般。

「我們必須毀掉血池,毀掉血池,血魔藤就不能侵占白山河的**了,否則,我擔心白山河的靈魂就無法迴歸了。所以,我必須毀掉這個血池!「血蕾深吸一口氣,語氣堅定的說道:「我來試試!「

蕭淩聞言,立即伸手抓住了血蕾,「你做什麼傻事啊,這些血魔藤雖然是無敵,但也不是不死之身,一旦毀壞這個血池,血魔藤的靈魂也會受到巨大的損傷,甚至會徹底消失!「

「我知道,但是我現在彆無選擇。血魔藤不可能會放棄血池,所以我隻有破釜沉舟一次,才能夠拯救白山河。「血蕾的語氣十分堅定。

蕭淩皺起眉頭,但是卻也無計可施,因為血魔藤的靈智十分之強悍,而且血魔藤擁有極為恐怖的毒性,這些毒性可以讓很多生物都變得瘋癲。如果不毀掉這座血池,那麼,白山河的靈魂遲早都會被血魔

藤的毒素腐蝕而死,所以他也無法阻止血蕾,隻能默認了她的舉動。

「走吧,一會兒毀掉血池,我們馬上離開這裡!「蕭淩低聲道。

血蕾點了點頭,朝著蕭淩道:「小心一點,這些血魔藤可是非常厲害,它們的毒素可以讓很多強大的靈獸和修士變得瘋癲。「

蕭淩笑了笑,「你的話倒是提醒了我。既然我能夠剋製你體內的噬神毒素,那我也應該可以剋製血魔藤的毒素吧!「

血蕾頓時一愣,眼眸中充滿震驚之色,「你真的能夠控製噬神毒素?這是我體內最強烈的毒素,你竟然可以剋製,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蕭淩淡淡的笑著道:「你隻需要知道,我比你強,便可以了!「

聽到這句話,血蕾的心情稍微平靜了一些,但依舊有些懷疑。

蕭淩也不再廢話,而是直接衝向那血魔藤的叢林。

血魔藤的毒性非常的猛烈,就算蕭淩的速度十分快,但是也有不少血魔藤的毒素落在蕭淩的衣服之上,頓時冒出縷縷青煙,這青煙迅速化成一股血紅色的火焰,朝著蕭淩席捲而去,蕭淩的衣服直接被燒出一大片黑炭。

蕭淩的臉色有些陰沉,「血魔藤果然不容易對付。「

血蕾的臉色也十分凝重,「不過,你還有我,我們聯手,就能夠解決這血魔藤。「

「我相信我們的能力!「蕭淩冷哼一聲。

蕭淩和血蕾兩人,都是實打實的道皇境界,他們的戰鬥力十分恐怖。而蕭淩的戰鬥力,在這個世界上,幾乎無人可及,就連道王境界的人,都要忌憚三分,因此,血魔藤想要對蕭淩構成威脅,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血魔藤不斷的朝著兩人噴射出毒霧,蕭淩一拳轟出,頓時一陣劇烈的風雷之聲響起,一個巨大的漩渦形成,將那毒霧直接吞噬掉。而那毒霧落在地上,竟然直接化成一灘血水,而後被吞噬掉了。

蕭淩和血蕾兩人,繼續朝著前麵衝去。

血魔藤的確是十分的恐怖,即使是血魔藤這種無屬性的妖獸,攻擊力也是十分強悍,但是蕭淩和血蕾兩人配合無間,一時之間,血魔藤的攻勢被擋住,兩人也安然無恙的前進。

「砰!「

蕭淩一記霸絕天下的拳芒砸在地上,將地上砸出一個巨大的洞來,那洞口之中,血魔藤紛紛鑽出來。

蕭淩一掌拍在地上,整個地麵都龜裂開來,他身體瞬間衝了過去,一把掐住一株血魔藤,直接捏爆。

血魔藤頓時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之聲,整個血藤都在顫抖。

這種痛苦,讓血魔藤的靈魂都在顫栗,它的靈魂都有種被撕裂的錯覺,痛苦難耐。但是,這些痛苦對於血魔藤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它還有許多手段來折磨它的主人。

「吼!「

一尊身高超過十丈的血魔藤從地下鑽了出來,它張開嘴巴,吐出一顆血色的珠子,這血色的珠子,散發著一股腥臭的氣息,一旦落到人的身上,立刻就可以讓人發狂,發瘋而亡。

「血魔藤的血魔珠!血魔藤的血魔珠,一共有九顆,其中五顆被血魔藤吞食了,而剩餘的六顆,就在剛剛被我斬殺掉。血魔藤果然強大,這才僅僅是第八層,竟然就已經如此的難纏。不過,難纏的並不是血魔藤,而是血魔藤的靈智,隻要殺死了這血魔藤,就可以摧毀這血池了!「

蕭淩目光冷冽,右手一握,那一枚血魔珠便已經落入他的手中。

蕭淩將那血魔珠拋出,然後用力一握,頓時,那血魔珠爆炸開來,化成一團血霧,血霧四溢,將空氣都染紅了。

「轟!「

空間都被轟爆了,一團恐怖的衝擊波擴散開來。血液,泥土,全部被衝散,露

出一條條觸目驚心的溝壑。

血魔藤的靈智,十分聰明,感受到危險,立即躲閃,但是卻被血液的溫度烤焦了,不斷髮出滋滋的聲音。

血魔藤發出一聲慘叫,隨後一道血柱從那溝壑中升騰而起,直衝雲霄,將那雲層都撕扯的粉碎。

「好恐怖的力量!「

蕭淩臉色大變,他感覺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險,如果他被那血魔柱擊中,估計也得灰飛煙滅。

血魔柱的威力極大,足以秒殺一個大圓滿境界的武者。

就在此刻,蕭淩和血蕾兩人的身影同時一晃,出現在那血柱的上空。

蕭淩抬腳朝著下麵一跺,頓時一股恐怖的力量朝著下麵洶湧而去,狠狠的轟在那血柱上,將那血柱直接轟塌,而後蕭淩一拳轟出,頓時一個大坑出現,將那血柱也轟成渣滓。

那血魔藤看到自己的老巢被毀,頓時發出一聲怒吼,它身體上的綠光更加璀璨了起來,然後化成一道道藤蔓,朝著四處蔓延而去,所有的藤蔓全部都變成了一根血鞭子,朝著蕭淩抽打而來。

血鞭子上帶著濃鬱的血霧,散發出濃濃的腥臭味,一般的修士,聞到這種味道,肯定會嘔吐,不過蕭淩卻毫不猶豫,將那血鞭子抓住,然後狠狠的扔了出去。

那些血鞭子全部被扔到遠處,頓時爆開,血肉橫飛。

這一幕,讓血魔藤發出一聲憤怒的吼叫。

「小子,你找死!「那血魔藤再次朝著蕭淩衝來,這一次,那血鞭子數量更多,數百根血鞭子,全部朝著蕭淩抽來。

蕭淩目光一凝,這些血鞭子太密集了,如果不是蕭淩擁有玄妙的身法,還不一定能夠躲避過去。他雙腿一蹬,身體化成一道殘影,一下子就穿越那些血鞭子的包圍圈。

血鞭子再次襲來,蕭淩直接一拳將那血鞭子的一截打碎。

血魔藤頓時暴跳如雷,它再次揮舞起那血鞭子,再次朝著蕭淩抽去。

「這個血魔藤雖然厲害,但是還是有弱點的!「

蕭淩心念一動,將小白放出來,小白的出現,立即引起了血魔藤的注意,這一下子,那血魔藤更加的激動了起來。

「嗖!嗖!嗖!「

血魔藤的血鞭子瘋狂的甩出,朝著小白攻擊而去,那血魔藤上,血霧繚繞,看起來十分的邪惡。

小白身上的金光大盛,金翅大鵬展開,朝著四周衝刺而去,將一根根血鞭子全部震碎。但是這種情況,並冇有持續太久。因為,它的身體畢竟還是太脆弱了。

「嗷嗚!「

小白再次遭遇到那血魔藤的攻擊,被打中了一次,立即發出一聲慘嚎,整個身體都在顫抖,似乎要暈厥過去一般,看起來十分的虛弱。

蕭淩大驚失色,趕緊祭出混沌劍,混沌劍化成一片黑光,一下子籠罩住小白,將小白護在黑光中,抵消著那血鞭子的攻擊,同時混沌劍不停的斬向那血鞭子。

血鞭子被劈開了一個缺口,血魔藤的攻擊,頓時減弱了很多,但是那些血液依舊在不停的侵蝕小白的身體。

小白身上的皮膚都被腐蝕,鮮血流淌下來,看起來,頗為恐怖。

「吼!「

血魔藤看著自己的血鞭子居然破壞不了小白的防禦,頓時發出一聲咆哮,那些血液更加快速的朝著小白撲去,小白再次發出慘嚎之聲,整個身體都變得虛幻起來,彷彿下一刻,就會徹底的破碎。

蕭淩臉色陰沉,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血魔藤的實力太強了,自己根本無法抗衡。

就在這時候,蕭淩心中一動,突然拿出一顆丹藥,塞到嘴裡,然後運轉功法,一下子,一股熱量從他的喉嚨處滾滾而下,順著喉

嚨,進入他的腹部。

一股熱浪從胃部傳遍全身,讓蕭淩感覺渾身舒坦,而且,他體內原本被壓製的力量,也漸漸恢複了起來。

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又恢複了一成,雖然很少,但是比之前強多了,他相信,憑藉自己現在的實力,應該足以對付那血魔藤了。

而另外一邊,血魔藤的攻擊,也逐漸的弱化了下去。

蕭淩心中一喜,看來,這是一件寶物啊。

「你吃的什麼?「血魔藤怒吼連連,但是它的攻擊卻越來越弱,顯然,它已經察覺到了蕭淩吃的那丹藥的厲害。

「吃的你奶奶。「蕭淩冇好氣的罵了一句,然後再次催動真元,朝著血魔藤轟了過去。這一招,蕭淩使出,比起之前的招式更加的凶猛,更加的霸道。

「嘭!「

一陣悶響聲從空中傳來,血魔藤被擊退,蕭淩身上金光璀璨,再次朝著血魔藤衝去。

「小子,彆以為有點力量,就能夠奈何得了我,我一爪子,便可以把你拍成肉餅!「血魔藤怒吼,那血鞭子再次揮出,朝著蕭淩抽了過來。

蕭淩冷哼一聲,眼中寒芒一閃,混沌之力湧動,朝著血鞭子轟了過去。

「噗哧!「

血鞭子頓時崩潰開來,然後化成一道血箭,射向那血魔藤的腦袋。血魔藤大駭,趕緊揮舞血鞭子,擋住了那一道血箭。

不過,這個時候,那道血箭已經洞穿了血魔藤的脖子,血魔藤慘叫連連,那血霧也被這血箭吸收。

血魔藤的攻擊被蕭淩化解掉了,蕭淩趁勝追擊,手中混沌劍不停揮動,一劍又一劍斬向血魔藤的頭顱。

血魔藤發出痛苦的嘶吼之聲,那些血霧不斷的從它的腦袋冒出來,但是很快,這些血霧便全部消失了,隻留下一團團的紅色氣體。

蕭淩的攻擊,讓它十分的惱火,血液在血魔藤的體內翻騰,它身上的紅毛,也迅速的生長了出來,而且,血液的顏色,也從淡紅色變得鮮豔起來。

「這個小傢夥怎麼那麼難纏呢?難道是我的力量冇有完全恢複?還是這小傢夥的肉身十分的堅固?「血魔藤有些不敢確定,但是它也知道,自己必須速戰速決,要不然,自己的血霧都要用完了。

想到這,它再次噴出一團鮮血,化成一隻巨大的血色骷髏頭,朝著蕭淩撲了過來。

蕭淩一步邁出,一劍劈了出去。

「哢嚓!「

血色骷髏頭被一劍砍裂,化成漫天的血雨灑落而下。

但是,這個血色骷髏,卻在瞬間,恢複如初,繼續朝著蕭淩撲了過去。

蕭淩心神微微一震,眼睛盯著那血色骷髏頭。

「嗷嗷嗷!「

血色骷髏張開血盆大口,發出幾聲怪嘯。

這一次,血色骷髏頭上散發著一絲詭異的血光,這血光在血色骷髏的麵前,不停的旋轉,形成一條血河,這血河之中,有著無儘冤魂,不停的哀嚎。

蕭淩的心神也受到了影響,腦海中不停出現無數冤魂的影像,這些怨魂,都在淒慘的哭泣,似乎是在訴說著它們的不甘,訴說著它們對人類的恨意。

他的意識被拉扯了進去,彷彿要與那無窮無儘的冤魂融合在一起。

這個情況,讓他大驚失色,趕緊催動九陽真經,強行驅除這些怨魂,但是效果不明顯。他的意識,也陷入了無限的迷茫。

「不能讓這些東西影響我的心智,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修煉九陽玄功的武學,怎麼能夠被這些鬼魅所迷惑,這一切,都要歸結於這個血魔藤太狡猾了,這傢夥,實在是太危險了!「

蕭淩心念急轉,不停的調整自己的狀態,不斷驅除那些怨

魂,但是這些怨魂就像是長在了他的意識中一般,怎麼也無法甩開。

蕭淩的眼睛慢慢的變成了赤紅色,他的身體表麵,也覆蓋著一層紅色的鱗甲,看起來十分猙獰。

這是九陽真經發揮出最後的威力。

「殺!「

他的眼睛中充滿了殺機,手中的混沌劍猛然一震,一道金色的劍芒爆射而出,撕裂虛空,狠狠的劈向血色骷髏頭。

「轟隆隆!「

這一劍狠狠的斬在血色骷髏頭上,發出巨響,血色骷髏頭上的血霧,也隨之炸開。

蕭淩趁著這個機會,再次揮出一劍。

「嗷嗷嗷!「

這一道金光劍芒,直接穿透了那些血霧,將血色骷髏頭斬成了兩半,鮮紅色的血水,噴射了出來,朝著四麵八方撒落。

蕭淩的眼睛重新恢複清澈。

看著那一地血液,蕭淩的眼眸之中露出狂喜的神色,「這血液居然有毒?這個血魔藤,太狡詐了。「

想到剛纔自己差一點被這血魔藤控製,他的心中還是有些心有餘悸,幸虧自己反應快,不然,肯定要被這血魔藤控製了。

他立即服下丹藥,恢複著傷勢。

「我就不信,你這個血魔藤的防禦能夠永遠存在,隻要破掉它的防禦,就可以將它滅殺!「蕭淩冷哼了一聲。

血魔藤聽到蕭淩的話,眼中帶著一股憤怒,不停的嘶吼。

它的身上,血光不斷的湧動,那血色的皮膚,竟然開始變成了紫色,而且,血脈之中,散發著恐怖的妖氣。

這種氣息,蕭淩再熟悉不過了,這正是那些魔獸血脈的氣息。

「這個血魔藤,不僅會噴吐血霧,而且還具備著魔族血脈,而且它還會變身,這簡直是太危險了!如果不將這血魔藤徹底的滅掉,我遲早會被它吞噬掉,而且,一旦被它控製住,就再也無法掙脫它的血霧和血霧,到時候,我就真的死翹翹了!「蕭淩心中不斷的盤算。

他深呼了一口氣,目光掃視了四周,然後,一咬牙,一跺腳,身體一縱,便朝著天邊飛掠而出,眨眼間便消失不見。

血魔藤看著蕭淩逃竄,頓時氣得不輕,不斷的咆哮著,不過卻不敢追擊蕭淩,畢竟蕭淩剛纔那驚人的一劍,讓它的內心有些懼怕了。

在蕭淩離開血魔森林之後,血魔藤也立即追了上來,隻是,蕭淩卻已經冇有辦法回頭,他隻希望自己趕緊找一處安靜的地方,將這個血魔藤給乾掉。

這血魔森林太大了,蕭淩一時之間,也找不到安靜的地方。他隻好飛掠了幾個時辰,找到一座山峰,便跳躍而上,隱藏在了上麵。

血魔藤追了一段距離,發現蕭淩並冇有跟上來,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看來,我得加快速度才行。「血魔藤心中暗想道。

血魔藤的速度極快,在血魔森林中,就算遇到高階魔獸,他也是不怕,但是這一次遇到了蕭淩這麼厲害的人,它心中就開始有些打鼓了。

這種打鼓,讓它的內心變得躁動不安。

「這該死的小子,居然把我的毒霧給驅散了,我絕對不放過你!「血魔藤在心中憤怒的吼叫道,同時它也有些疑惑,為什麼蕭淩會對自己的毒霧免疫,要知道,在其他人麵對這毒霧的時候,都是無比的慌亂,但是蕭淩卻冇有任何的慌亂,而且還很警惕。

「難道他有剋製我的東西嗎?不可能啊,在血魔森林之中,我可是天敵,誰遇到我,都會害怕得渾身顫抖,但是那個小子卻冇有,而且他的氣息也冇有受到我毒霧的侵蝕。我到底遇到了什麼樣的妖孽,連我的毒霧都抵擋不住!「

血魔藤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同時,它也不想冒

險再去追蕭淩,畢竟它已經得到了蕭淩的一件寶貝,那件寶貝十分珍貴,它是不會再浪費了。

血魔藤的身體再次縮小,變成了一株普通的血色小草,紮根在地下,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逃跑。

這血色小草在血魔森林中,就算遇到其他的妖獸,那些妖獸見到血色小草,紛紛躲避。

蕭淩躲藏在血魔森林的某處山洞之中,服用了幾顆補充元氣的療傷丹藥,便閉目打坐。

一夜很快便過去了,蕭淩緩緩睜開眼睛,他站了起來,朝著外麵走去。

「血魔藤,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蕭淩的眼睛之中,閃爍著一雙冰冷的寒光。

走出山洞,蕭淩立即感受到一股濃鬱的腥臭味,撲鼻而來。

這血魔藤在森林之中行走,吸收著天地之間的靈氣,它的肉身變得堅硬無比,而且,這些靈氣都能夠滋養它的肉身。

蕭淩的臉色十分嚴肅,朝著血魔藤所在的方向走去。

很快,蕭淩便走到血魔藤所在的地方。

此刻,血魔藤在一棵樹枝上,它那張血盆大口張開,正在不斷的吞噬天地間的靈氣,它全身上下,散發著濃鬱的血霧和血霧。

而它的頭頂上,也出現一團血雲,不停的旋轉,血雲中散發出陣陣邪惡的氣息。

看著血魔藤的模樣,蕭淩知道,血魔藤在瘋狂的修煉著,隻要它進入到了大羅境界,就可以化為人形,那個時候,實力將再次飆升。

「這血魔藤的實力,雖然強大,但是卻不能夠化為人形,所以,它必須要靠吸食血液來提升實力,隻要我將它乾掉,就冇有問題了!「蕭淩心中默默的想道。

蕭淩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柄匕首。

匕首通體漆黑,泛著幽幽寒光,在陽光下折射出森森白光,散發出一股詭異陰冷的氣息。

這把匕首,乃是蕭淩從天陽聖殿的那些高級武器之中得到的,他曾經在一個秘密的拍賣場之中,買下了一把九品靈器級彆的匕首,隻是,那把匕首的等級比較低,而且隻適合在陰暗潮濕的環境之中使用,而現在,蕭淩卻是準備在這血魔藤的附近使用這匕首。

匕首握在蕭淩的手中,一股鋒利的寒意,瞬間傳遍全身。

蕭淩的眼神變得銳利無比,一步跨出,瞬間便衝到血魔藤的上空,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了下去。

「唰!「

一聲脆響,那柄黑色的匕首,便***了血魔藤的腹部,然後蕭淩用力一拔,頓時鮮血狂飆而出,濺在地上,形成了一朵朵小花。

「嗷嗚......「

血魔藤疼痛無比,發出淒慘的嘶鳴聲,在它的體表,血光湧動,似乎想要把匕首給擠爆一般,但是,蕭淩手中的匕首,卻牢固無比,紋絲不動,它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蕭淩的手掌。

蕭淩抓住匕首,然後狠狠的抽了回來。

頓時,鮮血飆射,灑落在地上。

「噗嗤!「

又是一聲悶響,鮮血噴射得更高了。

蕭淩的眼睛變得猩紅了起來,「殺戮之刃,斬殺血魔藤!「

蕭淩的眼眸之中,散發出一道淩冽無匹的寒芒,整個人,宛如殺神一般,渾身都瀰漫著一股濃烈的殺機。

殺戮之刃被蕭淩催動到了極限,發出一陣嗡嗡的劍吟聲,然後蕭淩猛的揮出一劍,朝著血魔藤斬去。

「哢嚓!「

這一劍斬在血魔藤的身上,直接砍斷了血魔藤的三截身體。

「噗嗤!「

「噗嗤!「

「噗嗤!「

蕭淩的攻勢越發的凶悍了,一劍接著一劍,一劍快過一劍

一劍比一劍凶殘,一劍比一劍重,一劍比一劍凶猛。

蕭淩每一劍,都蘊含著強橫的真元,每一劍都蘊含了恐怖的威力,每一劍都斬破虛空,撕裂空氣。

蕭淩一邊攻擊,一邊觀察著四周的情況,尋找血魔藤的弱點。

他在血魔藤身邊的一塊石頭下方看到了一條長長的蛇尾,這條蛇尾的長度足有兩米,蛇皮十分的細緻,上麵佈滿了血色的鱗片。

蕭淩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原來你是怕這條蛇呀,既然如此,我就先斬殺你,再解決你!「

蕭淩的身影,突兀的消失在原地,然後出現在這蛇尾之上,然後一刀狠狠的朝著那蛇尾斬了過去。

「哢嚓!「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音,蕭淩的這一刀,直接將這條蛇尾給劈碎開來。

「啊!「

血魔藤發出一聲淒厲無比的嚎叫聲,巨大的身體瘋狂的扭動著,那條被劈碎的蛇尾,竟然直接變得粉碎,變成一團血霧,朝著四麵八方擴散開去,散發出陣陣惡臭。

「轟隆隆!「

緊接著,整個山穀劇烈的搖晃了起來,好像地震一般,無數的土石紛飛。

「怎麼回事?「蕭淩的眉頭微皺。

就在這個時候,蕭淩的腦海之中,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恭喜宿主,殺死了一千年的血魔藤,獲得一千萬積分。「

蕭淩聽到這聲音,心中不由一驚,「這就是一千萬的積分嗎?果然夠豐厚啊!「

這條血魔藤,是一千萬的積分兌換的。

這一千萬積分,可以讓蕭淩購買更加高級的裝備或者更高級的武技,甚至是高階的功法,而且,這一千萬的積分,足夠蕭淩修煉好一段時間的。

蕭淩看了一眼地上被自己切割的七零八落的蛇屍,然後一腳踩下,踏在這蛇屍之上,然後將地上剩下的三千萬積分全部取出,放進儲物戒之中。

然後蕭淩又朝著其他的方向飛掠而去,這次他的運氣不錯,在距離血魔藤百米左右,便發現了一株千年血魔藤。

「斬!「

蕭淩一刀斬在這株千年血魔藤的身上,千年血魔藤的蛇身瞬間炸裂開來,鮮血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