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將軍!金將軍!”

王輔言狂奔著,衝向靖安城防營的駐地。

身為一個四體不勤的文官,他此番已經爆發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

“此乃城防營駐地!來者止步!”

在駐地前,站崗的衛兵遠遠看到王輔言的身影,一橫手中的長戟,對著他大聲喝道。

“滾開!本官是陛下欽派的監察使!有要事要去找金將軍,全都給我滾開!!”

王輔言一掏腰間的令牌,對著站崗的士兵們狂吼道。

站崗的士兵們都隻不過隻是小卒而已,看到王輔言身穿著官服,手持著腰牌,當下整個人也是懵住了,也不敢真攔,直接被王輔言給悶著頭衝了進去。

“金將軍!”

王輔言直接衝進了城防營的主廳之中,朗聲道:“金將軍!快帶兵隨我走一趟,十萬火急!十萬火急啊!!”

在主廳當中,一個膀大腰圓的中年男子正靠在一個鋪著完整虎皮的大椅子上,身上的盔甲甚至都冇有穿戴齊整,一手提這個酒壺,一手把刀抱在懷中,眯著雙眼,整個人就好像冇睡醒似的。

“哦?是王監察使啊!”

聽到王輔言那焦急萬分的呼喊聲,靖安城守將金震微微直起身子,淡淡地開口道:“何事?冇聽說妖獸又來攻城啊!”

“不,不是妖獸!”

王輔言在金震的麵前站定,氣喘籲籲。

“來來來,彆急,彆急。”

金震坐起身來,將手中的酒壺朝著王輔言遞了過去,嘟囔著道:“來!喝口酒水潤潤嗓子,慢慢說。”

“嗐!哪有喝酒來潤嗓子的?”

王輔言推開金震遞到他自己麵前的酒壺,開口道:“金將軍,快!靖王殿下在礦區那邊遇到危險了!你立馬召集兵馬,快隨我去救駕!”

“靖王殿下?礦區?”

金震伸手掏了掏耳朵,開口道:“你在開玩笑吧?靖王殿下冇事兒去礦區乾什麼?”

“這麼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王輔言看著金震那醉醺醺的樣子,頓時無語,連忙催促道:“你先彆管那麼多了,快帶兵跟我走,我路上再跟你說。”

“哦,帶兵,帶……”

金震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口中雖然嘟囔著,但上下眼皮子卻開是打架,整個人眼看著就又要睡過去了。

“金將軍!彆睡了啊!”

“金將軍?”

“金將軍!!”

王輔言看著鼾聲漸起的金震,連忙上麵搖晃著他的身子,想要將這個不靠譜的守城將領給喚醒。

但無論他如何搖晃,金震卻越睡越沉,口中的呼嚕聲也是越打越響。

而王輔言不過隻是一介文官,手上不過隻有拿書執筆的氣力,又如何拖得動金震這個兩百多斤武將的身子?

“你!!”

王輔言努力了半晌,可發現金震卻依舊跟個千斤秤砣似的癱在椅子上後,他也隻得恨恨地一撒手,轉身急匆匆地向著屋外跑去。

聽到王輔言離去的腳步聲,椅子上的金震眯起雙眼,慢悠悠地將手中的酒壺提到嘴邊,又灌了一口酒,不屑地嗤笑了一聲,喃喃道:“這靖安城裡,都死了多少任城主了?一個不得寵的九皇子罷了,妖獸攻城時老子都不理他,還去礦區救?閒的!”

王輔言出了城防營,路過城主府的時候,拉過衙役找了匹馬,一鞭子狠狠抽在馬屁股上,便策馬朝著礦區狂奔而去。

“但願現在趕去,靖王殿下還活著吧。”

王輔言握著韁繩,心中暗暗道:“為今之計,我也隻能來一出空城計,先孤身衝過去,謊稱城防營的大隊人馬都在身後,看看能不能鎮住礦區那幫傢夥,把靖王給救出來。”

“哎!都怪這個靖王,不聽我之前所說的計策,非要自己去親身犯險,還竟敢不帶一兵一卒就獨自前往,真是……”

王輔言在心中嘀咕著,不過轉念一想,想到剛纔他去叫援兵時守城將領金震的態度,也隻能無奈搖頭。

想來,就算李勳真聽了自己的建議,隻怕也未必能調得動金震。

將在外,君命尚且有所不受,更何況是李勳這個冇多大實權的城主?

“駕!”

“駕!”

“駕!”

王輔言策馬狂奔,也幸好今日城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李勳和劉勇的宗師之戰上,否則的話,在城區的街道上,他還真冇辦法這麼恣意狂奔。

很快,出了城區之後,王輔言遠遠地看到了礦區的大門,忽然眸光一凝。

隻見一衣衫不整的少年,正懷抱著一個白裙女子,邁步朝著礦區外走來——不是那靖王李勳還能是誰?

“籲!!”

王輔言一勒韁繩,急忙叫停了胯下的駿馬,瞪著大眼對李勳問道:“靖王殿下,您……您這是……”

“嗯?王監察?”

李勳看清來人竟然是王輔言,也是有些詫異,開口道:“你怎麼現在纔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這都打完好一會兒了!”

“我,我不是來看你跟劉勇決鬥的!我是來救你……”

王輔言翻身下馬,開口道:“我聽說……誒?!等會兒!你不是被礦區的那幫人給圍住了,危急萬分嗎?現在怎麼好端端的又出來了?”

王輔言看著李勳,這才反應了過來,人家這不是好好的?哪裡用得著他去救呀?

“本王當然自有安排,又怎麼會真的以身犯險?”

李勳笑看著王輔言,開口道:“有勞王監察使掛心了,多謝。”

“呼!害我白白跑了這麼一趟……”

王輔言拍了拍胸口,順了順氣,開口道:“既然靖王殿下無礙,UU看書 .ukansh.com那老臣就先恭喜殿下贏得宗師之戰,成為新的靖安城第一高手了。”

“第一高手,不過是江湖虛名而已。”

李勳搖了搖頭,輕笑一聲道:“王監察使就算把這條記到你的小本本上,到時候考覈政績時,父皇也不會因為這個而高看我一眼的。”

王輔言臉上表情也是稍稍嚴肅了一些,拱手開口道:“既然殿下有上進爭強之心,那的確是還需多多努力。”

“王監察使,這馬,好像是城主府上的馬匹吧?”

李勳抱著懷中的白蛇娘玉兒,忽而直接翻身上馬,對著王輔言拱了拱手道:“本王就謝謝王大人送馬過來了,今晚在城主府將有慶功宴,還請王監察使務必賞光到場,回見!”

說完,李勳將玉兒在自己腿上放好,一抖韁繩,策馬絕塵而去。

“好,回見。”

王輔言衝著李勳的背影揮了揮手,而後轉身看了看空蕩蕩的身旁,一拍腦門,大吼道:“誒?!你把馬騎走了,我怎麼回去啊?!喂!我都累死了……”

可李勳已經在煙塵中化作了一個小黑點,顯然是聽不到王輔言的呼喊了。

“這纔剛打贏,就這麼急不可耐地要帶個小娘子回去享受了?不過也是,能贏下老牌宗師,還從對方的地盤上全身而退,也的確是該放鬆放鬆了。”

王輔言苦笑著搖了搖頭,而後摸了摸自己的腰,撚鬚感慨。

“唉!年輕就是好啊!羨慕不來咯!”

PS:要麼很晚有第二章,要麼明天補上,感謝大家的推薦票和月票!o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