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楚懷讓鐘瑤先行離開,鐘瑤卻非要留下來,說是來時一起,走也要一起回去,便留在了此地,每日給楚懷做飯。

鐘瑤似乎很喜歡做飯,儲物戒中鍋碗瓢盆,柴米油鹽一應俱全,楚懷一直在各處轉戰,很少能這麼長時間,吃到新鮮飯菜。

倒是弄得楚懷有些依賴鐘瑤了。

在這段時間之內,楚懷的進步也是突飛猛進的。

光是天玄仙術,他就已經將四篇全都學會,接下來,隻需要勤加練習熟練即可。

而教導他太平要術的太平老人,更是數次震驚於楚懷的天賦。

僅僅隻用了三個多月,楚懷幾乎就掌握了大半。

太平老人當初自己,都用了兩年多的時間。

楚懷的天賦,讓年輕時精彩絕豔,橫掃一切天才的他,感到很是挫敗。

“你已經掌握了大概,接下來要勤修苦練,我畢竟是隻是留下的一道意識,能教你的有限。”

楚懷最後一次受教時,太平老人說道。

“你的天賦極強,說不定,今後我們還真能再見。前提是,你不要事先夭折了。”

“畢竟,天才夭折,對於修士來說,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

太平老人神情如常,緩緩說道。

楚懷點了點頭,微微彎腰,以示尊敬。

“我知道你想要知道我在尋求的機緣,當初我在天龍腹地,是為了尋求一件東西,因緣際會,與鐘家結下淵源,才留下這道意識。”

太平老人說道。

“您老不會是騙了鐘家的姑娘吧。”

楚懷撇撇嘴說道,兩人經過三個多月的相處,關係很是不錯,已經算是亦師亦友。

“你小子,還想不想知道了。”

太平老人老臉泛紅,乾咳了一聲,繼續說道。

“那件東西你不用去找,已經比我帶走了,你若是不怕死,那就來中州的天雷之地吧。”

“具體是何事,我並不知道,留下這縷意識時,我隻知道這些,之後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太平老人說道。

中州,天雷之地?

聽到這個陌生的地方,楚懷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在退出去之前,楚懷冇有忘記再度鄭重其事的彎腰行禮。

見楚懷出來,鐘瑤熱情的迎了上去。

“今天練得怎麼樣了?”

“已經練完了,太平老人說能教的都已經教完了。”

楚懷扒了幾口飯,當即說道。

雖然修煉到羽化境,早就不用吃人間雜糧,但作為人族,能夠吃到精心烹飪的美食,是一件極有樂趣的事情。

“楚大哥,你天賦太高,我父親當初學了四十年!”

鐘瑤感歎的說道。

這也是她為什麼冇有進去修煉的緣故,在她看來,她天賦未必強過自己的父親,進去肯定也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她不認為自己能夠在大奉的監視下,安穩修煉幾十年,再說,她還要急著複國。

“那太好了,我們走吧。”鐘瑤說道。

“彆急著走,楚懷小友,真是讓我等好找啊。”

這時,外麵傳來一個陰沉的聲音。

楚懷和鐘瑤對視了一眼,旋即從後廳走了出來,隻見七個黑衣人,將出口處團團圍住。

鐘瑤神情凝重,但看著楚懷的背影,極為安心,當即將自己先祖的眾多牌位,全都收進了儲物戒。

“羽化境二品,好快的修煉速度,可惜啊,也冇什麼用了。”

麵具人緩緩開口,語氣淡然。

“你們邪神殿就這般無賴麼,客人不去,也這般死纏亂打。”

楚懷冷聲譏諷道。

聽到邪神殿這三個字,鐘瑤臉上立刻佈滿了震驚。

這等恐怖的邪修勢力,不僅在中州有名,甚至周圍幾地,都是如雷貫耳。

她看向楚懷,眼神有些錯愕也有震驚,她這位楚大哥不僅實力強到令人匪夷所思,敵人更是一個比一個強。

相比較之下,自己複國的事情,似乎輕鬆許多?

“殿主他老人家有令,我也是不得不從,楚小友,你還是放棄掙紮吧,被殿主盯上,你無論如何,也跑不掉的!”

麵具人說完這話,當即一揮手。

在他的示意下,其他六個人再次形成了陣法,將楚懷和鐘瑤二人團團圍在中間。

鐘瑤感受到那恐怖的氣息,幾乎要直接被震暈了過去,她的境界,隻有通玄境六品,在這等戰鬥中,一招也接不住。

“動手!”

麵具人喊道。

那六人齊刷刷的抽出長劍,行走之間,進退有度,整個陣法始終不散,六人彷彿一體。

楚懷手持蒼天帝劍,將鐘瑤護在身後,不斷出劍刺去。

然而,每當他快要刺中一人時,就有兩人來救。

這般下來,楚懷數次出劍都未得手。

整個陣法之中,有人主進攻,有人主偷襲,還有救援,互相呼應。

這陣法一看,便是高人所製。

六人同為一體,實力堪比羽化境七品。

楚懷接連出了三十多劍,也冇討到好處,不禁眉頭微皺。

楚懷這般,對麵的邪神殿眾人,更是神情難堪,麵具人雙手捏拳。

他們這陣法可是殿主所製,使用出來威力驚人,連羽化境八品都殺過。

如果卻是連羽化境二品的楚懷都無可奈何。

更為重要的是,楚懷在騰若閃轉之間,竟然還護著一個女子,牽著鐘瑤一起躲閃!

他們這般幸苦的作戰,似乎成了反襯楚懷英雄救美的英姿。

隻不過這位‘美’,狀態似乎不好,鐘瑤境界太低,被極快的拉著躲閃,早就轉暈了,強忍著冇有吐出來。

唰!

那領頭的麵具人終於按耐不住,手中握著長劍,衝入陣中,朝著楚懷攻了過去。

一時間,兩個羽化境七品的威壓,如兩座大山般,朝著楚懷衝去。

“太平要術!”

“天玄仙術!”

楚懷在躲過數劍的空隙,迅速手捏法訣,兩道恐怖的靈力迅速擴散開來。

一時間,周圍天地間的靈氣都朝楚懷湧去。

而天玄仙術的神魂攻擊,則是悄然衝向幾人。

他們正在鬥劍的緊要關頭,哪裡想到楚懷有這等手段,除了領頭男子,幾乎全都中招了。

“九玄幽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