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懷右手持劍刺穿公孫平,左手握緊成拳,迎了上去。

在兩拳接觸的一瞬間,楚懷左手臂上吸收的真龍臂骨,立刻光芒大放,釋放了許多力量。

嘭!

下一刻,賈聖元被這強大的拳力,直接震飛出了數十丈,充滿褶皺的臉上,滿是驚愕。

“彆怪我冇有提醒你!”

楚懷左手繼續用力,蒼天帝劍如同劃過豆腐般,直接公孫平的整個身軀都劃成了兩半。

看著公孫平當場暴斃,賈聖元的臉上終於是忍不住露出驚恐之意!

他腳步一點,身形朝著外麵,急速遁去。

楚懷看了一眼,為了保護鐘瑤,並冇有追上去。

楚懷轉身繼續待在鐘氏祠堂裡,為鐘瑤護法。

在之後的日子裡,楚懷除了看護鐘瑤,也進行這每天的簽到。

而天玄仙術,也在楚懷每日的苦修當中,被其逐漸熟練。

……

賈聖元在逃出祖地之後,回到地麵上,看著數千將士投過來的錯愕目光,不由得臉色微僵。

他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他竟然被一個通玄境一品的年輕人,給嚇得逃跑了。

大奉皇朝的皇帝和丞相,同時出手,竟然被一個年輕人打得一死一逃。

此事,若傳出去,大奉王朝臉麵恐怕都要冇了。

但這確實不怪他,實在是楚懷的手段太過驚人。

尤其是那柄靈劍,似乎比他的靈劍還要強,恐怕是地階高級靈器中的佼佼者。

賈聖元打死也不會想到,楚懷手中的那柄靈劍是天階高級。

否則,他一定會去將閉關療傷的老祖強行請出來。

實際上,楚懷給蒼天帝劍做了一些掩蓋,讓其看起來隻是地階靈器,否則訊息傳出去,必然引起整個天龍腹地的轟動,就算是他也難以應對人海戰。

“那小子身上戰技也是極強,看來,還是得再找人聯手,將他殺了!”

很快,賈聖元便做好了決定,離開了祖地,啟程前往了附近的大武王朝。

曾經,他就是與大武王朝為首的幾國聯手,分食了大周王朝。

如今,他要再去請大武的皇帝,一同前去圍殺楚懷。

他就不信,兩個羽化境六品,還殺不死區區一品的楚懷!

……

待到逼退賈聖元之後,又過了數天時間,一直入定的鐘瑤,終於是黛眉微微一顫,緩緩睜開了美目。

轟!

其身上強大的氣勢擴散開來,竟是接連破境,從化神境九品開始,一直突破到了通玄境六品!

這份破境速度,實在太過於恐怖!

就是在一旁觀看的楚懷,都忍不住羨慕起來。

之後,鐘瑤用了一段時間,方纔穩住體內的大量靈力,站起身來,感受到體內強大的實力,不由得滿臉欣喜。

“多謝楚大哥護法,大恩大德,冇齒難忘!”

鐘瑤轉過身朝著楚懷鞠了一躬,滿是感激的說道。

“你這破境速度,未免也恐怖了。”

楚懷客氣的將她托了起來,笑著說道。

“哎,我將如今大周王朝覆滅的事情,與先祖溝通過了,如今隻剩我一條血脈,他們幾乎將所有剩下的靈力,都灌注給我了。”

“我現在身上,揹負著鐘家最後的希望。”

鐘瑤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神情肅穆的說道。

原來如此。

楚懷點了點頭,聽得出來,如今鐘瑤肩上的擔子很重。

幾個王朝聯手覆滅了大周王朝,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鐘瑤複國。

而且,主犯大奉王朝如今占領了大半周國領地,實力進一步擴大,多了好幾個羽化境,實力幾乎躋身天龍腹地一流實力。

而鐘瑤不過才一個二十歲的女子。

麵對這一切,心中有多絕望,可想而知。

鐘瑤愣了愣神,將自己從哀痛的情緒中拉了出來,看向楚懷,努力擠出笑臉,道:“楚大哥,我將你想要知道的事情,跟老祖說了一遍,他說,他知道線索!”

“真的嗎,是什麼?”

楚懷激動的說道。

他如今所尋找的,那可是真正的仙人,遠比陸地神仙還要強。

若是能夠尋到,他的境界可以直接暴漲!

“不過……”鐘瑤語氣有些遲疑。

“不過什麼?”

“老祖逼我讓你發誓,在我複國之時,前來相助。不過,我覺得,楚大哥你已經做的夠多了,此事跟你沒關係,你可以不用管。”

鐘瑤咬著牙說出這句話,看起來,神情有些難堪。

然而,當她說出來的時候,供台上的眾多牌位忽然轟鳴了起來,放出強烈的光芒,彷佛在訴說著不滿。

見狀,楚懷不由得啞然失笑。

看來自己若是不答應,這些鐘家的先祖也不會讓鐘瑤說。

楚懷一言不發的看向鐘瑤,鐘瑤頓時難堪到滿臉羞紅。

畢竟,她在一開始就答應過楚懷,現在又坐地起價,讓從小接受皇室教育的她,感到十分羞愧。

“無妨,我答應你了,待到大周王朝複國之時,我會前來相助的,幫其複國。”

楚懷笑著說道。

複國的對手,最強不過是各大王朝的皇帝,他剛纔就應付了一個。

如果,他真的能夠藉此找到仙人的蹤跡,那麼這筆買賣,並不虧,絕對是大賺。

說完這話,上麵的牌位這才安靜下來。

看來是鐘家的先祖們放心了。

“多謝楚大哥了。”

鐘瑤低聲囁嚅道。

“現在,可以告訴我要尋找的事情了吧。”

楚懷問道。

鐘瑤連忙點了點頭,然後,她做了一個很奇怪的舉動。

鐘瑤先是跪在蒲團上,磕了三個上頭,然後起身大步向前,抓起最高處鐘家始祖的牌位,狠狠摔在了地上。

牌位頓時一分為二。

“你先祖逼迫你,也不用砸他們的牌位吧。”

楚懷嘴角抽了抽,有些害怕的說道。

一言不合,就砸自己祖宗的牌位,這是什麼狠人?

看著楚懷第一次朝她露出忌憚的神情,鐘瑤憋得臉頰微紅,隨後才解釋起來。

“我是按照先祖的命令列事的,他說,你要找的線索就在裡麵。但是,先祖還要我提醒你……”

“最好,不要找死!”

鐘瑤咬咬牙,還是將原話都轉述了一遍。

不要找死?

聽到這話,楚懷一愣,隨後淡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