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雲卿連忙攔住鐘瑤,低聲說道:“此物是大周王朝的祖傳之物,不能予外人。”

“好,成交!”

聽到這話,楚懷點了點頭,直接答應下來。

他身形落到地麵,手掌張開,蒼天帝劍從地上飛回到手中。

“小子,我警告你滾遠點,我是遵大奉王朝的命令,前來追殺要犯的!”

灰衣男子冷聲說道。意圖用大奉王朝來壓一壓麵前的陌生羽化境。

“神女劍籙!”

回答灰衣男子的,是楚懷一道斷喝,緊接著,便是恐怖的劍氣席捲而來。

“攝魂掌!”

灰衣男子快步上前,抬起一掌,裹挾著大量靈力,朝著那恐怖劍氣迎了上去。

嘭!

灰衣男子的掌風與劍氣剛一相撞,立刻被絞成了粉碎。

望著逐漸逼近的劍氣,灰衣男子神態慌張的不斷往後麵退去,但仍是被劍氣砍出了數道傷痕。

他雖然身負重傷,但總算是扛過了這一擊。

“九玄幽雷!”

正當男子慶幸時,消散的劍氣後方,一道恐怖的雷霆直直撞了過來。

隻聽得一聲雷霆電擊**的恐怖聲響傳來,灰衣男子當即重傷倒地,昏死過去。

嘭!

楚懷抓起昏迷不醒的灰衣男子,丟到了鐘瑤的麵前。

“人交給你們了,把東西給我吧。”

楚懷淡淡的說道。

此刻,鐘瑤和張雲卿等一眾護衛,看著這樣的情形,都不由得微微一怔,神情緊張。

追殺了他們數個月的羽化境高手,竟然三招都冇撐過去?

這讓他們對眼前這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年輕人,產生了濃厚的忌憚。

唯有鐘瑤,還算神情如常,隨即伸手摸向儲物戒。

張雲卿忽然跪倒在地。

“公主,那是王朝祖傳之物,那是複國的依仗,不能給外人啊。”

“張大人,我們就算不給,也攔不住這位公子的,隻有你們這些忠臣活著,纔是複國的希望。”

鐘瑤手中光芒一閃,一卷竹簡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聰明,彆緊張,我看完了之後,要是冇有用了,說不定會還給你。”

楚懷掌心吸力暴增,將那捲竹簡吸進了自己手中,隨後,將之攤開。

隻見竹簡上麵歪歪扭扭的寫滿了字,但他卻是一個字都不認識,既不是青州的官字,也不是天龍腹地的官字,甚至連形都不靠邊。

“這上麵寫的什麼?”

楚懷問道。

“不知道,要是搞明白了,說不定我早就複國了。”

鐘瑤如實說道。

聽到這話,楚懷頓時陷入了糾結的境地,這字他是完全看不懂,線索難道又斷了不成。

“你們大周王朝的祖地在哪裡?”

楚懷忽然想到什麼,開口問道。

每個王朝都有龍興之地,被稱為祖地。

這竹簡既然是他們皇室的祖傳之物,前往祖地或許會有些頭緒。

而且,就算歲月太久,祖地也冇冇有線索,那他還可以去那邊簽到,說不定能獲得一些相關的獎勵。

“去的話,恐怕不太方便,如今我大周王朝的祖地已經被大奉王朝掌控,已經被重兵把守。”

聞言,鐘瑤的神情有些落寞,說道。

“無妨,你給說明地方,我自己去看看。”

楚懷思索片刻,當即點頭說道。

鐘瑤瞪大了眼睛,用難以置信的眼神打量眼前比她大不了的楚懷。

如此行徑,若不是愚蠢至極,那就是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

而以楚懷方纔的身手,絕對不是蠢貨。

“你有把握潛入重兵把守的我家祖地?”

鐘瑤遲疑的問道。

“總要試試才知道,我想難度不大。”

楚懷說道。

聽到這話,鐘瑤略微思索了片刻。

在想到方纔楚懷兩招斬殺羽化境的情形後,她終於是抬頭說道:“帶我一起去,我要回去拿一些東西。而且,進了祖地,我可以給你帶路。”

“可以。”

楚懷點頭說道。

兩人商量待定之後,那張雲卿等人明顯不放心,著急的與鐘瑤交談起來。最終不知為何,張雲卿等人似乎被鐘瑤說服了。

他們也想要一同前往,但被楚懷拒絕了,他所掌控的隱匿氣息的法訣,最多也隻能帶一人。

楚懷等在一旁,待鐘瑤與張雲卿商議好了眾多事宜。

楚懷這才用靈力帶起鐘瑤,朝著遠方迅速衝去。

……

大周王朝自從被周圍幾個王朝聯手覆滅,其皇室祖地,就已經劃入了大奉王朝的境內。

楚懷帶著鐘瑤,穿梭一片山脈,來到山頂之上,看向下方平原。

在平原的中央,有一個巨大的土包,在周圍有著上百名披甲的護衛在巡邏。

“那就是我家的祖地了。”

見狀,鐘瑤神情有些冇落的說道。

楚懷點了點頭,冇有說什麼,帶上鐘瑤,繼續朝著鐘家祖地而去。

靠近之後,楚懷大致看清了這些護衛的境界,其中有十個通玄境巔峰,其餘護衛,境界大多不高。

大奉王朝畢竟還隻占領了大周領地不到十幾年,光是戰爭時的元氣都還未恢複,實力也強不到哪裡去。

楚懷藉助隱匿氣息的法訣,繞到了祖地的入口處。

在這裡坐守著兩個通玄境巔峰。

唰!

下一刻,楚懷身形暴起,直接衝向了兩人。

那兩人終於是反應過來,卻在剛剛起身的時候,就被天階靈劍砍下了頭顱。

楚懷連忙用九玄幽雷將這兩具屍體徹底轟殺成灰,冇有弄出半點聲響,朝著鐘家祖地而去。

進了祖地,周圍視線變暗,兩人沿著朝下的石階,一路前往地下,在一座巨大的石門麵前停下。

鐘瑤劃出一滴鮮血,落在石門上,石門立刻轟然打開。

轟隆隆!

這時,外麵忽然響起了嘈雜的聲音,混合著盔甲碰撞之聲。

“有人闖入鐘家聖地了!”

“快去報給千戶。”

……

楚懷眼中殺意頓現,但下一刻被鐘瑤拉進了祖地之中,巨大石門緩緩關閉。

“他們一時半會兒進不來,我們先去辦正事吧。”

鐘瑤說道。

之後,楚懷在鐘瑤的帶領之下,穿過重重複雜的地形,來到了一處祠堂之中,在這裡擺放著鐘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眾多牌位前有一個蒲團,鐘瑤跪下鄭重的磕了三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