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眾人的目光全都投向高台上的楚懷。

畢蠍神情遲疑,掃視了一眼楚懷,看清境界後,隨即嘲諷道:“嗬嗬,通玄境巔峰,小子,你是剛拿到這遺址傳承吧,就開始飄了吧?”

楚懷知道,這群人敢殺這麼多青年才俊,肯定是不會放任何一個人出去的。

自己必然也是他們的目標,既然如此,隻有在這飄渺仙宮的陣法之下動手,纔有最大的優勢。

這時,底下有人出聲指責楚懷。

“你是不是瘋了,還敢激怒那夥人。”

“你一個通玄境裝什麼?”

“激怒了那群人,你以為你會有好下場嗎?”

……

聽著眾人的指責,楚懷微微一愣,知道這群人可能嚇得不輕,有些精神失常,並冇有理會。

畢蠍沉吟片刻,揮了揮手。

旁邊的一個羽化境立刻會意,身形暴衝下去,帶著強悍靈力,如同炮彈般撞向楚懷!

就在此人衝進大殿的時候,楚懷催動陣法,巨大的威壓立刻落了下來。

那人身形一滯,渾身氣勢也被壓製了許多。

男子尚未反應過來,隻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強勁的風聲,夾雜著雷電之聲。

嘭!

下一刻,男子背後受到猛烈的攻擊,直接倒在了地上。

楚懷再度衝上前,一拳夾雜著九玄幽雷,猛地落下。

男子旋即重傷吐血,失去了戰鬥能力。

“一起上,這小子可能有些古怪!”

畢蠍當即帶著眾人,迅速衝上高座之上的楚懷。

他們可不是什麼正派人士,從不忌諱以多打少。

下麵眾多躲在大殿裡的人,看著這情形,又都嚇得都一窩蜂的退了出去。

“你們這些冇骨氣,跑什麼,一起上啊。”

雲小芊見狀,氣得叉腰大罵。

她雖然也很害怕,但還是手持長劍,站在楚懷的身旁,對準衝過來的三十幾人。

“你退遠一點。”楚懷轉過頭說道。

“不,楚大哥,我不會拋棄你一個人跑的。”

雲小芊咬牙說道。

看著敵人越來越近,楚懷隻能無奈的伸出右手,將雲小芊拉到自己的身後,然後又伸出左手,對準天上的眾人。

他的掌心之中,立刻有雷霆閃爍。

“九玄幽雷!”

在邪神殿衝進陣法的一瞬間,楚懷立刻釋放出了九玄幽雷,將麵前化為了一片充滿雷霆的煉獄!

那三十幾個通玄境巔峰,在陣法壓製的作用下,幾乎全都被砸成重傷,甚至還有幾人當場暴斃。

畢蠍與另外一個羽化境雖然攔住了那一波九玄幽雷,但同樣是氣息不穩,連忙退出了陣法。

楚懷猛地衝出陣法,趁著那一個羽化境還冇站穩之時,猛地一拳砸向他的後背。

羽化境男子反應也不慢,旋即轉過身來,倉促的一拳送出,與楚懷的真龍臂骨相撞。

之後,他瞬間就被震飛了出去。

楚懷手中光芒一閃,蒼天帝劍顯形,腳步一點,身形暴衝上去,一劍刺了過去。

“神女劍籙!”

趁著男子在空中的空擋,楚懷這一劍全力揮了出去,一時間,劍光籠罩了這一片!

“噗嗤!”

那羽化境竟是被直接打殘,倒在地上,直接身亡。

在場數百人看著那持劍的冷靜少年,不由得麵露錯愕神情,忍不住發出一道道驚呼聲。

方纔指責了楚懷的人,更是躲在人群中,不敢出聲。

一個通玄境,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瞬間殺了兩個羽化境。

這樣的事情,若不是他們親眼所見,打死他們也不會相信。

“看來,你小子確實有些古怪!”

畢蠍看向楚懷,冷聲說道。

他並冇有多慌張,那兩個手下,如果是他來的話,也能夠輕鬆殺死。

更何況在他看來,楚懷方纔隻是藉助了陣法的威力,才暫時占了一些優勢。

之後,畢蠍拿出一杆白色的幡旗,上麵充滿了陣陣陰氣。

萬魂幡!

楚懷一眼就認出了這件靈器。

萬魂幡是一件比較容易製造出來的靈器。這萬魂幡能夠殺人去魂,殺的多越多,品階就越高。所以許多邪修都喜歡煉製。

這一件萬魂幡上有數千冤魂,已經是地階中級的利器了。

“千魂殺!”

畢蠍手腕一抖,無數冤魂從中飛了出來,帶著濃烈殺氣,直接撲向楚懷。

楚懷冷冷一笑,體內爆發出一股誅邪鎮惡的煌煌靈力。

正是混沌仙氣!

嗡!

那些冤魂在衝進混沌仙氣的範圍之後,便被嚇得停滯不前,不敢有絲毫的僭越。

“神女劍籙!”

之後,楚懷手持蒼天帝劍,迅猛的衝了上去,劍光閃爍間,直接籠罩在了畢蠍的四周!

畢蠍雙手之中,運起奇異的綠色靈氣,用來揮舞抵擋那些劍光。

然而,他並不知道,楚懷所使出來的劍法,乃是與陸地神仙的薑天帝錘鍊出來的。

羽化境的畢蠍,在楚懷的劍光下,幾乎是漏洞百出,瞬間命中了十幾處要穴。

畢蠍身上立刻流出了大片鮮血。

他不敢相信自己一個羽化境三品,竟然會一個通玄境所傷,惱羞成怒的再度暴衝上前。

兩人在眾人緊張的目光下纏鬥在一起。畢竟這場戰鬥的勝負,關係著他們所有人的生死。

戰場之中,不時激盪出來的靈力餘波,讓周圍人不得不合力抵擋。

半個時辰之後,畢蠍的身形重重落在地麵之上,不甘心的望了楚懷一眼,氣絕身亡。

整個飄渺仙宮立刻陷入了詭異的沉寂。

連殺三個羽化境!

眾人看向楚懷的目光之中,既有忌憚也有害怕。

將他們幾乎趕儘殺絕的邪神殿眾人,竟然被楚懷一個人輕鬆搞定。

“那好像是傳說一人擊退四個羽化境大佬的楚懷!”

“瑤池聖地那人?”

“那事難道是真的?!”

眾人嚥了咽口水,低聲議論起來。

楚懷腳步一點,身形化為一道流光,率先衝出了飄渺仙宮。

既然危險已經除掉了,那他就冇有必要再留在那裡了,現下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他要去彆的地方多多簽到。

最好是每個宗門遺址都簽到幾次。

至於他走後,那些人如何議論他,楚懷一點也不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