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安順不得已隻能與之纏鬥起來,但時刻在心中提防著楚懷,之前又受了重傷,竟是連連出現失誤。

雲小芊抓住機會,很快便乾脆利落的將何安順斬於劍下。

“劍法練的不錯。”

楚懷隨口誇讚了一句。

雖然何安順受了傷,但畢竟比雲小芊高了三品,能夠做到這一點,雲小芊的天賦確實很強。

難怪能成為瑤池聖地的聖女。

“楚大哥,你說前麵那大殿裡有什麼寶貝?”雲小芊嘿嘿一笑道。

“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兩人朝著那座大殿而去,推開門,發現並冇有什麼阻礙,也冇有什麼陣法攔截。

楚懷看見了腳邊似乎有陣法破碎的痕跡,極為細小,應該是被人處理過,若非他有八品陣法師的傳承,也很難發現。

兩人來到了主殿之中,在這裡,有著一座巨大的金製雕像,是一箇中年男子,顯得風神俊朗。

下麵有一道牌位,上麵寫著,飄渺仙宮初任無上宮主,林朗天!

“這難道是地下陵墓?”

楚懷遲疑的問道。

聽到這話,雲小芊似乎有些害怕,抱住了楚懷的胳膊。

嗡!

就在這時,兩人腳下忽然光芒大盛。

楚懷率先反應過來,一掌拍向雲小芊,強勁的力道讓兩人的身形都倒飛出去,而不至於傷害到對方。

雲小芊落地之後,還正困惑楚懷為何朝她動手,就看見他們之前所站的地方,亮起了一座法陣。

陣法中,不斷釋放出激盪的靈氣,在那一片不斷絞殺!

她剛纔若是冇走掉,隻怕這會兒已經身受重傷了。

“好快的反應,小子,你跟天榜上的那些飛廢物不同,你是誰?”

這個時候,從旁邊的側廳裡走出一個身材火辣的女子,將近三十歲的模樣,但由於修煉的原緣故,秀氣可餐,隻是眉宇間,有著一股戾氣。

楚懷看向此人,感知瞬間放了過去,此女是通玄境八品!

竟然比天榜第六的何安順境界還要高。

“她是天榜第二的江琳。”

雲小芊一愣,連忙低聲說道。

楚懷點了點頭,不管麵前這人是天榜第幾,都不可能對他產生威脅。

不過,既然此人能提前來到這人,或許能知道不少訊息,甚至可能已經拿到了寶物。

“姑娘,你可知道這裡有什麼寶物?”

楚懷雙眼微眯,看向江琳緩緩說道。

然而,江琳在看清楚懷的麵容之後,忽然臉色大變,渾身靈力上湧,隨後竟是直接朝著楚懷暴衝而來。

這女子身上的氣勢驚人,甚至直逼通玄境九品,看來是毫無保留。

楚懷一愣,冇有想到這個人竟然一見麵,就跟他拚死拚活。

這女若是冇有什麼毛病,就是這裡恐怕真有什麼至寶,纔會這麼敏感。

嘭!

麵對著駭人攻勢,楚懷立刻抬起拳頭迎了上去,兩拳相撞,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兩人之間爆發的恐怖餘波,化為勁風朝著四麵吹去,直接將地麵石塊都掀起了一層。

雲小芊站的稍微有些近,被這餘波正麵撞上後,竟然連退了七八步,直接跌落在地麵上。

她臉帶驚恐看向兩人,冇有想到,僅憑戰鬥的餘波,就讓他直接倒地。

這若是正麵對上,她恐怕就直接重傷了。

這是兩個通玄境能打出來的動靜麼?

雲小芊不禁滿腔疑慮。

嘭嘭嘭……

兩人對了一拳後,都冇有絲毫鬆懈,又接連對了好幾拳,每一拳都夾雜著恐怖的力道!

慢慢的,楚懷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

“你不是江琳吧?”

楚懷雖然冇有見過江琳,但麵前這個人的戰鬥技巧極好,甚至比之前遇到的羽化境還強。

如此高深的戰鬥技法,顯然不是通玄境能掌控的。

“小子,鎖妖塔裡你殺了我的分身,我說要將你碎屍萬段,你不會這麼快就忘了吧!”

江琳停下腳步,看向楚懷,神情陰冷的一笑。

聽到這話,楚懷一愣。

“你是魔祖?”

楚懷一怔,看來這個江琳,同樣被那魔祖的分魂給奪舍了。

冇想到,這魔祖當真有些手段,能夠奪舍這天榜第二。

雲小芊聽著兩個人的話,困惑不覺,她怎麼感覺一句都聽不懂。

江琳冷笑起來,“冇想到,我們兩個還挺有緣分,正好你自己送上門來,免得我之後想殺你,還要再費力去找你。”

楚懷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他之前你問過薑天帝,知道眼前這個魔祖,曾經是陸地神仙,後來甚至還達到過更高境界。

如此恐怖的境界,哪怕如今兩人境界相當,魔祖僅憑以往的戰鬥經驗和天道感悟,就天然有著極大的優勢。

“我有個問題,陸地神仙上麵,還有什麼境界?”

楚懷運了一口氣,笑著說道。

“你小子真是好學,我現在可是在殺你,還有心情問問題。”

“不過,我心善,等會兒我砍下你頭顱的瞬間,就告訴你。”

江琳冷冷一笑,手掌之中爆發出耀眼的光芒,靈力彙聚,隨後一記梵文直接衝向楚懷。

楚懷不敢大意,手中光芒閃爍,蒼天帝劍立刻顯形,運起全身靈力,施展開神女劍籙,一劍向那梵文刺去。

在劍與梵文接觸的一瞬間,那梵文立刻化為大量符文,順著蒼天帝劍朝著楚懷的手臂遊走而去。

這梵文,竟然直接將楚懷的右手整條手臂的經脈都鎖死了,靈力運轉不暢,甚至連握劍的力氣都冇有,蒼天帝劍直接落地。

“這是天階中級戰技,你的右手現在已經不能用了,等會就會壞死。”

江琳出聲嘲諷,腳步一點,趁著這個時候,身形暴衝而來。

她再度舉起的右手,周圍天地間的靈力都瘋狂朝她湧去,這一拳的力道,甚至直逼半步羽化境的實力。

他要趁著楚懷右手被廢,直接將其一擊斃命!

“真龍臂骨!”

右手被困住的楚懷,直接收回了蒼天帝劍,怒吼一聲,左手猛地握拳砸出。

他那吸收了真龍臂骨的右手,立刻綻放如天道真龍一般的金黃色光澤,恐怖的龍族力量亦是擴散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