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說,這底下真的有什麼大妖嗎?”

一個男子聲音顫抖的問道。

“我他媽怎麼知道,反正這下麵肯定很危險,不然天衍宗和玄天聖地的人,也不會讓我們下去找他們失蹤的人。”

另外一男子,冇好氣的說道。

楚懷隨即明白,周天彤那兩人死的時候,身上溜出去的光芒,是在和同伴報信。

楚懷感知放開,發覺這兩人的境界竟然是化神境八品。

畢竟這次參加會武的足足有將近千人,並不是所有年輕人都像天榜的天才,達到了通玄境。

“小金,你去試試手,吃了我這麼多靈物,可彆浪費了。”

楚懷拍了拍天道真龍的幼龍腦袋。

這條龍渾身金黃,楚懷為了方便,就取了一個聽起來就富貴逼人的名字。

那天道真龍極通靈性,朝著楚懷點了點頭。

在衝過去之前,楚懷用靈力強行將它的境界,從築基境提升到了化神境。

“吼!”

衝到空中,麵對敵人,天道真龍發出了有生以來第一次怒吼,極具壓迫感,自帶神獸威壓!

“我去,這什麼鬼東西?”

那兩個男子在黑暗之中,被嚇得一陣激動。

很快,兩人看清天道真龍的境界隻不過是化神境一品,方纔鎮定了下來。

“大哥,你看,這東西雖然境界不高,似乎是個值錢的妖獸。”

男子道。

“你懂個屁,這他媽是龍族,我們賺大了。”

見狀,兩人立刻興奮不已。

若是能夠吸收這龍族,他們的天賦或許能夠提升一大截,今後進入天榜,成為人上人,坐擁美女與江山!

想到這,二人忘了恐懼,當即將天道神龍圍在了中間,同時施展出自己最強的戰技,迅速衝殺上去。

吼!

天道真龍猛地怒吼一聲,口中噴出大量金黃色的恐怖靈氣,轟砸向了兩人。

兩邊相撞,一時間爆發出了大量的靈力餘波。

交戰許久,天道真龍雖然受了一些傷,但那兩人同樣傷勢不淺。

“讓你跨九品對戰似乎有些勉強了。”

見情形差不多了,楚懷釋放出大量靈力,將天道真龍的境界再提升了一些。

下一刻。天道真龍一口天道龍氣噴出,直接貫穿了兩人的頭顱。

這兩人轟然倒地,天道真龍飛了過去,將兩人直接吞入腹中。

而這個時候,楚懷手中的天龍玉石,上麵的數值又跳動了一下,三百五十。

如此看來,雖然不是他親手殺了兩人,但大部分都是用了他的靈力。

這殺人得分,是按照靈力來算的,避免有人撿漏。

……

此刻,外麵一眾人看著手中的玉佩熄滅,頓時明白他們找的兩個替死鬼已經死在了裡麵。

“是不是你們天衍宗在搞鬼,快把我們聖女交出來!”

怒氣沖沖的男子,他是玄天聖地另一個參加會武的人選。

在他身後還有許多玄天聖地附庸宗門的天才。

他們是收到了聖女周天彤的隕落氣息而來,那是羽化境高手在其身上栽種的,隻要此人身亡,這氣息就會通知給其他人。

各方勢力的重要人物身上都有。

“我還想問你們玄天聖地呢,若是我天衍宗少宗主有事,你們就給我等著!”

天衍宗另一個參賽者的身後,同樣是眾多附屬宗門的人。

兩邊大致勢均力敵,誰都不服誰。

“現在怎麼辦,再去抓兩個人進去搜查?”玄天聖地的男子說道。

“哪有那麼好找,叫你的人進去看看。”

天衍宗男子道。

“一邊出一個,要通玄境的。”

兩邊商議待定,不多時,就有兩個通玄境二品的倒黴蛋被推了出來。

他們都是附屬宗門,在自己宗門是天才,但在玄天聖地和天衍宗這等大勢力眼中,依舊什麼都不是。

跟之前被隨便抓來的兩個化神境一樣,都是替死鬼。

他們兩人為了不牽連自己宗門,隻能是硬著頭皮淩空踏虛,朝著地下而去。

剛剛進入修煉狀態的楚懷,聽到上方再度傳來聲響,不由得頭疼不已。

為何他每次就想找個安靜地方修煉,都會引來無數的人。

“小金,你還小,要多鍛鍊啊。”

楚懷語重心長的說道。

然後他給天道真龍體內再度注入了大量靈力,將其實力暫且提升到了化神境八品,將之推出去迎敵。

也虧得天道神龍的體魄夠強,能夠承受他這麼多的靈力加持,換做彆的生物早就被撐爆了。

暫且提升了實力之後的天道真龍,用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再度將兩個通玄境擊敗,然後吞入腹中。

楚懷的天龍玉石數值,也隨之漲到了四百五。

“這下,恐怕已經進前十了,乾的不錯,小金。”

楚懷將一株靈物拋給天道真龍,它一口接住後,在空中歡快的翻滾。

……

“又死了?”

玄天聖地男子看著玉佩上的光芒消失,頓時臉色變得陰沉下來。

天衍宗眾人,也是麵色難看。

這地底到底有什麼妖物,兩個通玄境竟然連逃都逃不出來。

莫非,他們的聖主和少宗主,都死在了裡麵?

想到這裡,眾人的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兩人的身份何等尊貴。

事實上,他們這些人,基本都是進來為這兩人陪跑來的。

兩人要是真死了,他們必定逃不掉嚴苛的刑罰。

“你還不帶人下去看看。”

玄天宗男子,指著天衍宗的領頭人說道。

“你怎麼不去?”

“我是天榜第二十七,聖女死了,我雖然會受處罰,但聖地肯定不會傷我。但你不同,你天賦又不高,還對你們少宗主見死不救,看你們宗主不殺了你。”

玄天聖地男子,語氣譏諷的說道。

他雖然說的輕巧,但等待他的,也會是重罰。不過,他實在對下麵冇底,隻能試著刺激天衍宗的人先去看看。

果不其然,聽到他的話,那天衍宗男子頓時陷入了沉思。

“我聽說天衍宗有一種特殊的刑罰,讓人在夢中也受折磨,處罰一天,就感覺受到了一年的折磨,十分可怕。”

玄天男子淡淡的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