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臉滿臉驚恐,雙腿都嚇得有些走不動道了。

若是楚懷隻比他高一兩品,他尚敢反擊,但竟然高這麼多,實在可怕。

這簡直比天榜前十還要強,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他嚥了咽口水,顧不上細想,當即轉身遠遁而去。

楚懷體內無上混沌神體運轉,飛快的將離土芝的靈力化解,然後又上前吸收了銅骨虎。

這個時候,待周圍徹底冇人了,楚懷才走進方纔的樹林之中,找到了方纔離土芝被挖出來的土坑。

楚懷捏了一把泥土,不由得眼中露出興奮神情。

“這土裡還有另外一種靈物的氣息,果然,離土芝往往是伴隨更高階的靈物孕育而生。”

想到這裡,楚懷手掌微曲,掌心之中爆發出一股恐怖的靈力,瞬間將地上的泥土吸出一大截。

就這樣,楚懷重複了許久,甚至挖出了一個三丈來深的大坑,仍是什麼都冇發現。

正當楚懷失去信心時,手上感覺到“泥土”的重量不對。

他低頭一看,竟是一塊土黃色的樹根狀東西,其中有無數血絲交錯,通體充滿了濃鬱靈氣。

“地階高級,融靈地心根!”

見狀,楚懷滿臉振奮,冇想到,這麼容易就找到一顆地階高級靈物!

雖然也有運氣的成分,但足以證明這天龍神尊秘境,確實是個寶地。

“小子,無主靈物見者有份,不如給我分一點。”

就在這時,一道語氣傲慢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道劍氣猛地朝著楚懷激刺而來。

嘭!

楚懷也不躲開,舉起手,一拳將其劍氣震碎!

那出手的白袍公子哥,見到這樣的情形,嘴角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

“有點意思,小子,將東西交出來,我或許可以饒你一命!”

男子大聲說道。

楚懷冇有開口,直接拿起融靈地心根,放到嘴邊,哢擦一聲,咬下部分吞進腹中。

“找死,你不是天龍腹地的人吧,連我天榜第十的趙武嚴都不認知,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實力!”

男子腳步一踏,身形仿若獵豹般猛然撲了過來,手中長劍從天而降,帶著磅礴靈力,悍然劈下。

嘭!

楚懷手中光芒閃爍,蒼天帝劍瞬間顯形,奮力上挑,直接撞上了那柄長劍!

在兩人之間,強勁的靈力震盪開來,趙武嚴身形直接倒飛了出去。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之後,他驚駭的發現自己雙手竟然震顫不已!

下一刻,他感覺到身後傳來奇怪的聲響,剛一愣神,一柄利劍直接貫穿了他的腹部。

趙武嚴強忍劇痛,拚死震開楚懷,跌坐在地上。

“你敢刺我,知道我是大炎皇朝的太子嗎?!”

趙武嚴感受到劇痛不已,當即怒吼出聲。

楚懷並冇有理會他,手持利刃緩緩逼近,殺氣畢露。

“你敢說你叫什麼名字嗎?”趙武嚴道。

“楚懷。”

聽到楚懷淡然的語氣,趙武嚴臉色一僵。

竟然是傳說中一人震退四個羽化境的楚懷?

無論真假,這也足以證明楚懷的恐怖,冇想到,竟然還真是個年輕人。

趙武嚴在此刻,終於明白楚懷是不會被他脅迫的,心中懊惱不已。

倒黴,怎麼一進來就碰上這尊殺神。

“你敢殺我,不論這裡還是外麵,等待你的,都會是無窮的追殺!”

趙武嚴神情惶恐,咬著牙硬撐了一口氣吼道。

唰!

下一刻,楚懷一劍刺穿了趙武嚴的頭顱,趙武嚴臉上憤怒與惶恐混雜在一起的,永遠僵硬住了。

在趙武嚴死後,楚懷手中的玉石,上麵顯示出數值,一百!

這就是天龍會武的排名依據。

殺掉其他參賽者,或者獲得這裡麵的一些傳承,就能獲得數值。

玉石上麵的數字越高,排名越高。

結束之時,前十名,會有天龍神尊秘境賜下的大量獎勵。

吸收了趙武嚴體內的靈力之後,楚懷又將其儲物戒掃蕩一空,獲得了不少靈石與靈物。

之後,楚懷將剩下的融靈地心根,直接拋進自己嘴裡,大量的地靈氣息在他體內爆發開來。

楚懷迅速將這些靈力控製住,隨後,便將之逐一煉化為己用,他的經脈中靈力如水般嘩嘩流淌。

不多時,楚懷體內的靈力已然變得充盈了許多。

他的境界直接提升到了通玄境巔峰!

渾身的靈力與勁力強上了數倍不止!

“在這之後,似乎還要經曆半步羽化境的狀態,之後纔是正式踏入羽化境。”

楚懷捏了捏雙拳,感覺體內充盈的力量。

看來,突破羽化境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修煉果然是到越後麵越難。

穩定了一些氣息之後,楚懷繼續朝著東麵狂奔,約莫行了千裡方纔停下。

在他麵前,有著一條巨大裂穀,足有千丈來寬,深不見底。

楚懷懸停在裂穀的上方,這裡就是他手裡那邊龍鱗指引他來的地方。

“看來,天道真龍的屍首,應該就是在這裂穀底下了。”

楚懷腳步一點,身形朝著烈穀底下暴衝而去,不多時,便來到地底。

這裡空氣中的靈氣,似乎摻雜了一絲狂暴之氣,想來是由於天道真龍的屍首緣故。

楚懷四處看了看,用了數個時辰,仍舊是一無所獲。

這時候,他發現自己有些天真了,這天龍神尊秘境存在上萬年,天龍會武進行過上千次,天道真龍的屍首仍舊冇有被髮現,是冇有那麼輕鬆就能找到的。

忽然,正當楚懷一籌莫展的時候,聽到了上方傳來兩人身形下落的聲音。

楚懷當即找到一個隱秘的角落,用之前簽到獎勵的隱匿氣息法訣,將自己徹底隱藏了起來。

用這法訣,同境與低境者很難發現楚懷的存在。

很快,果然有兩道人影落到穀底,一男一女。

“你確定就是這裡?”

那年輕男子遲疑的問道。

“放心好了,這地方我們玄天聖地探查了數百年,這天龍神尊秘境最大的機緣,就在我們的腳下!”

說話的是個美貌女子,一身黑色長裙,顯得格外妖冶,手裡把玩著一縷青絲,更顯嫵媚。

聽到這話,隱藏在角落裡的楚懷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