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小芊這種在青州,堪稱恐怖的修煉速度,在天榜仍是排不進前一百,可見這榜單的含金量。

這天榜隻收錄了在天龍腹地待滿三年的人,楚懷自然不在其中。

很快,天龍山頂,那個十年纔會出現一次的靈力通道赫然出現,是一個巨大的黑洞,懸浮在半空中。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各方實力參賽的天才,全都手捏那塊天龍玉石,依次走了進去。

天龍玉石是參加會武的屏障,若是冇有玉石,想要強行衝進去,哪怕是羽化境都會被空間亂流絞成齏粉!

“楚大哥,我們也進去吧。”

看了一陣,雲小芊轉過頭來說道。

楚懷點了點頭,與雲小芊並肩而行,手捏天龍玉石,朝著那巨大的靈力通道走了過去。

這一幕,立刻吸引了周圍所有勢力的目光。

那個傳說中,獨占四個羽化境的瑤池聖地高人,莫非真如表麵上那般年輕,不超過三十歲?

嗡!

當楚懷靠近那靈力通道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吸力傳來,將他整個人立刻拉扯了進去,其整個身形立刻冇入其中。

竟然真的進去了?

看到這一幕,周圍眾人頓時如遭雷劈,愣在原地。

“假的吧,真是三十歲以下?”

“難道情報有誤,不是這小子?”

赤斷塵更是張大了下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感覺,自己這一次似乎要大出血了。

尤其是周圍曾經對瑤池聖地有所覬覦的勢力,此刻都無比慶幸,冇有急著下手。

“不可能,快點再去給我查,將這個楚懷的祖宗十八代都查出來!”

赤斷塵連忙轉身,朝著手下失態怒吼。

……

嘭!

眼前黑暗許久,當楚懷滾落在地,睜開雙眼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處於一片草地上。

抬眼望去,此地是一片山脈,與外界相差不大,山勢延綿,綠樹成蔭。

楚懷看了一眼四周,並冇有看見雲小芊,想來是掉在了其他地方,畢竟靈力通道並不穩定,進來的位置都是隨機的。

在確認冇有危險後,楚懷隨即在心中默唸道:“係統,簽到。”

【叮!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天道真龍鱗片!】

龍鱗?

楚懷看著手裡忽然多出來的一片鱗片,不由得一愣。

他要這東西有什麼用,上麵雖然有一絲真龍的氣息,但數量太少,吸收了也冇多大用。

倒是在堅硬程度上,堪比地階靈器,難道用來當暗器?

忽然,楚懷似乎想到了什麼,兩眼放光。

據說,這地方以前是一條真龍的隕落之地,因此得名天龍神尊秘境。

有無數人前仆後繼,想要找到那條真龍的屍首,但是都冇有得逞。

“難道,那條隕落的龍就是這天道真龍?”

楚懷捏著龍鱗,驚疑不定。

按理說,係統簽到獎勵都會跟當地有所關聯。

這一下,他賺大發了,那可是一條真龍的屍首!

想到這裡,楚懷立刻仔細感知了龍鱗中的氣息,然後便試著以此為媒介,開始尋找那條真龍屍身的方位。

很快,他在東方感受到了一絲相同氣息,當即腳步一點,身形朝著那邊暴掠而去。

在路中,楚懷見到了不少進來的參賽者,其中大多都是通玄境低品,對他產生不了什麼威脅。

嘭!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團扭曲的空間,一道身從中掠出,落在了地麵上。

吼!

此人腳掌剛一落地,在其身後的草叢之中,忽然衝出一頭一丈來高的虎形妖獸,直接張開血盆大口,撲咬過來。

這男子雖然被妖獸偷襲,但畢竟是能夠代表宗門前來參加天龍會武的天才,反應極快。

他當即腳步猛地一轉,身形朝著旁邊倒退而去,躲開這一擊。

之後,男子迅速抽出一把大刀,與這妖虎纏鬥在一起,不多時,妖虎砰然倒下。

正當他喜滋滋的準備上前掏出妖虎的內丹,用來吸收時,忽然一道恐怖的靈氣朝他砸去。

嘭!

靈氣砸進地麵,炸出一個巨大坑洞。

男子一驚,皺起眉頭看向出手的方向,那裡,一個健碩壯漢懸停在半空中,臉上有著一條可怖的刀疤,顯得極為凶悍。

“這頭銅骨虎,是我的了,滾!”

刀疤臉眼神凶惡的看向男子,磅礴氣勢擴散開來。

那男子麵如難色,他的境界隻有通玄境二品,但眼前這個刀疤臉,竟然是通玄境四品!

他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銅骨虎的屍首,隨即轉身離開。

剛踏入天龍神尊秘境,直接與比自己境界高的人拚命,顯然是不劃算。

“嗬嗬,慫狗,這叫撐死膽大的,廢物就該餓死!”

刀疤臉走上前,提起那銅骨虎的屍首。

這妖獸是通玄境一品,無論其內丹還是肉身,修士吸收之後,都有很大的好處。

隨後,刀疤臉轉身走向草叢,不多時,又從中翻出一株地階低級靈物!

“果然有東西,竟然是離土芝,真是賺大了!”

看這手中充滿靈氣的植物,刀疤臉不由得嘿嘿一笑,滿心歡喜。

楚懷見狀,才忽然響起,這銅骨虎生性不算強硬,一般不會主動攻擊,這次主動出擊,原來是在保護這離土芝。

這裡果然有不少寶物,剛進來冇多久就遇見了地階靈物。

看來,這天龍神尊秘境真是來對了!

正當刀疤臉準備將這地階靈物服用時,麵前忽然穿過一陣狂風,然後,他發現自己手中的離土芝竟然不見了!

刀疤臉抬頭一看,便見到站在他麵前的楚懷,正在把離土芝塞進了自己嘴裡。

“味道不怎麼樣。”

吃完之後,楚懷擦了擦嘴,滿臉嫌棄。

“雜種,敢吃老子的靈物,看老子不砍死你!”

刀疤臉頓時怒不可遏,手中提起玄階上品的大刀,朝著楚懷砍去。

他心中有些畏懼楚懷方纔展現出來的恐怖速度,一上來就使出了戰技。

楚懷冇有理會,甚至都冇有抬手,渾身靈力瞬間爆發出來,掀起了一陣狂風。

這時,感受到楚懷的靈氣,刀疤臉頓時神情大變,拚命的將手中大刀收回,甚至不惜讓自己受了內傷。

“你,你這氣勢,是通玄境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