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天階靈劍,或許可以讓師尊實力恢複以往的巔峰實力,甚至更強,我瑤池聖地,有希望了!”曹雲道。

“那真是太好了,大師兄。”雲小芊興奮道。

但兩人高興片刻,臉上又佈滿愁雲,事實上,他們心中都清楚。

他們的師尊,聖主青靈的傷勢極重,已經不可能治好,哪怕現在藏身瑤池仙境療傷,那也隻能續得一時的命。

與雲小芊不同,曹雲心下的憂慮一閃而過,化為滿腔欣喜,作為首席弟子,今後聖主身亡,那這天階靈劍,可就是他的了。

“哎,楚懷動了!”雲小芊忽然說道。

曹雲從思緒中被拉了回來,看向瑤池仙境沙盤的外圍,那個代表楚懷的光點果然開始動起來了。

動就動吧,反正也隻是困獸之鬥。

“不對,他怎麼衝的這麼快?!”

曹雲驚撥出聲。

……

瑤池仙境內。

楚懷在推開木門進去之後,便看見了麵前有一座石台,後麵更是有連綿不儘的石台.

每個石台上都有一塊石碑,他麵前的石碑,上麵則寫著“一”.

看來,每一個石台,就是所謂的一層.

楚懷上第一個石台,一道黑色的身影在他麵前緩緩凝聚,這黑影手持黑劍,一出現,便拎著劍朝楚懷猛劈了過來。

隻不過,這黑影用劍的手法,看起來似乎並不熟練,彷彿是一個隻學劍一年的學童。

見狀,楚懷感受不到任何威脅,便欲一拳震散這黑影,卻發現剛想運轉靈力給拳頭時,渾身靈力卻是彷彿被凍住了一般。

與之相反,楚懷在拿起蒼天帝劍時,體內靈力毫無異常。

“看來,這瑤池仙境,就是要用我用劍與黑影鬥劍法。”

楚懷腳步一點,手持蒼天帝劍,施展了瑤池劍法入門篇,穩而快地猛刺出去。

長劍氣勢如虹,劍身還未到,劍氣就已然刺中對方,那黑影旋即消散。

與此同時,楚懷的麵前出現了一道靈氣組成的橋梁,通往下一個石台。

楚懷看了一眼邊上刻有“二”的石碑,轉過頭來,又是一道黑影緩緩凝聚,同樣是迅速出劍。

然而,這一道黑影使出來的劍法,比之前要強上許多,約莫是兩三年學徒的水準。

再度一劍刺破黑影之後,楚懷算是明白了這瑤池仙境的試煉,便是每一個石台代表一層.

石台上都會出現一個用劍的黑影,隻要擊敗這黑影就能通往裡麵一層。

而且黑影會越來越強.

楚懷雖然之前冇有係統的練過劍法,但擁有無上混沌神體,以及修煉過天階功法的他,悟性已經遠超常人。

他看了三天的瑤池劍法,足以抵得上旁人數年的苦修,加上蒼天帝劍,更是劍法驚人。

楚懷加快了步伐,瞬間接連破了數層。

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

直到了第十層的時候,楚懷才停下了歇了一口氣,但也僅僅隻是休息片刻,又朝著前麵殺去。

……

在瑤池仙境的沙盤旁,曹雲和雲小芊看著那暴躁前行的光點,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楚懷竟然眨眼間破了十層?

那個速度,哪裡是在試煉,這是在趕路吧?

“這麼快,當初我破十層用了十三息的時間吧。”

雲小芊咬了咬手指,遲疑的說道。

事實上,她的境界不高,但劍法卻是極強,她的速度已經很不錯。

曹雲更是臉色鐵青,雲小芊隻用了十三息時間,那可是聖地千年來前十的成就!

楚懷這根本冇練過劍法的人,怎麼會這麼強,竟然隻用了七息時間?

“又動了。”雲小芊詫異道。

“這小子果然不是個好人,竟然假裝他不會劍法。”曹雲道。

雲小芊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後遲疑道:“聖主師尊不會看錯,這人應該冇有惡意。”

“知人知麵不知心,誰知道這人背後是什麼禽獸?”

曹雲冷聲嘲諷道。

“瑤池仙境,已經很久冇有人能夠第一次進入,就衝到第五十層,師兄你說,這楚懷有冇有可能達到?”

雲小芊冇有察覺曹雲的不對勁,隻是興奮的說道。

“不可能!”

曹雲下意識的著急反駁。

若是有人首次就能衝進第五十層,那就能直接成為聖地的聖子。

他之所以冇跟楚懷提起,除了他不待見楚懷,也是他根本冇想得楚懷會這麼強。

……

“第二十層……”

擦了擦額頭上的薄汗,楚懷看著旁邊的碑石,隨即走上了第二十層的石台.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這次並冇有出現黑影,而是出現了一個老者的虛影!

“我乃瑤池聖地首任刑堂長老。”

“老夫本是在聖地打雜的,日夜觀弟子們練劍,後來竟然頓悟,劍術大漲,被收為真傳弟子,遂苦修劍法百餘載,終成就劍道。”

“特留下一縷殘魂,約有生前三成功力,在此指點今後的門下弟子。”

這道虛影,緩緩開口。

聞言,楚懷微微驚詫,這竟然是瑤池聖地的首任刑堂長老.

雖然不是什麼要職,但那也是數萬年前的修士,戰鬥之時,必定與現在的打法有所不同。

相傳古時候的修士,戰鬥方式更加符合大道,他得跟這虛影多學學.

而且,這還是一位領悟了劍道的大家。

領悟劍道與修煉不同,那是需要對劍道有極高的天賦,才能領悟出來,境界雖然未必會增長,但使出來的劍法,會比之前更加淩厲百倍!

楚懷倒提蒼天帝劍,抱拳行了一禮。

唰!

待楚懷抬起頭時,那刑堂長老已然是手持利刃刺了過來。

楚懷不願意直接一劍刺破這虛影,便腳步一點,往旁邊側身,躲開了那一劍的方向。

然而,下一刻,楚懷便驚詫的看見,那長劍以詭異的角度轉彎,橫掃向他。

當!

楚懷隻得提劍去擋,隻聽得一道清脆聲響,兩人皆被震退了數步。

那虛影彷彿不知疲倦似的,再度提劍衝上前來。

“來的好!”

楚懷哈哈一笑,更加冇有想要刺破這虛影的心思。

那可是擁有劍道的虛影,又能不知疲倦的陪他練習,上哪兒再去找這麼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