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有楚懷留下的東西。”

一位長老在地麵找到了兩個布袋。

眾人打開一看,竟是一堆溫和的綠色藥丸,想來是解藥。

眾人吃了下去之後,果然覺得體內毒力儘去。

然後,他們打開另一袋,所有人愣在當場,眼睛圓瞪。

竟然是一堆六品丹藥!

有了這些,他們所有人都能夠踏入化神境,三清宗重新建立,甚至今後更強,那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在眾多長老的歡聲笑語中,張天雄眼眶一紅,跌坐在椅子上。

“哎……”

他幽幽的歎息一身,此刻無比後悔,自己當初冇有朝楚懷伸過哪怕一次援手。

……

天龍腹地位於青州東麵,中州西麵,兩州交彙之地,地域極廣,不亞於一個大州。

據說天龍腹地,曾是龍族盤踞的地盤因此得名,但這早就成了傳說,不可靠據。

但這裡空氣中的靈力暴躁,所以地界上妖獸比人族更多,倒是真的,隻有六大聖地,和其他一些實力強大的門派,才能夠立足。

高空之上。

有一老一少,少年換了一件風姿飄飄的華服,麵如冠玉,讓人見之如沐春風。

老者毫無暮氣,氣息強勁。

表麵看去,這老者的境界比少年強上許多,卻姿態恭敬。

路過的人,見少年有此高手仆從,隻當他是哪個世家大族的公子哥。

兩人正是從青州而來的楚懷和東方若!

“我若是想進瑤池聖地,你看有什麼辦法?”楚懷問道。

“主人,你要進瑤池聖地?”

“瑤池聖地如今雖然冇落,但有那位女子聖主,羽化境坐鎮,您現在實力雖強,肯定打不過她。”東方若解釋道。

“誰說我要打他們了,我是說怎麼進去,或者當他們的弟子也行。”

楚懷當即搖搖頭說道。

這番話,讓東方若更加震驚。

“主人你要當他們的弟子,小的鬥膽,請主人去太一聖地當長老!”東方若急道。

他太不理解了,楚懷這實力,去哪個勢力都能成為座上賓,哪用得著去已經冇落的地方當弟子。

而且,太一聖地與瑤池聖地是世仇。

楚懷進去了,哪有他的活路?

“少廢話,帶路去瑤池聖地!”

楚懷拿出主人的威嚴,東方若一臉吃癟的在前方帶路。

數日趕路,楚懷最終是來到一座巨大的山門麵前,兩座相鄰的大山被打造成了山門,氣勢恢宏。

而且,天龍腹地的靈氣比青州強上數倍,這裡又比天龍腹地其他地方強上十倍。

是實打實的修煉聖地。

“主人,我與瑤池聖地有恩怨,與你一起恐是拖累。”東方若硬著頭皮說道。

“也罷,你就先走吧。”楚懷將一枚丹藥丟給東方若。

東方若冇想到楚懷真的這麼善心,給他解藥,當即欣喜若狂的吃了下去。

“那麼毒藥能加深你體內的毒,你不要離開我千裡的位置,否則還是會死,去吧。”

楚懷一番話,讓東方若臉色一僵,當即遠遁而去。

楚懷冇有將他的腦袋割下來,當作禮物送給瑤池聖地,他就已經很知足了。

之後,楚懷則是獨自一人朝著瑤池聖地之中走去。

一路之上靈氣氤氳,亭台樓閣,假山園林數不勝數,極為瑰麗,看起來仿若仙家聖地。

三清宗和這一相比,簡直就是個土包。

他嘗試在心中默唸簽到,卻發現係統提示他要到聖地的中心位置。

楚懷便隻好往裡麵走去,在穿過第三道牌坊下,閒人止步的石碑時,麵前飄過一道香風。

隻見一個及笄年華的小姑娘,靈動大眼盯著楚懷,秀眉微蹙。

“你是什麼人,為何擅闖我瑤池聖地?”

小姑娘名為雲小芊,大聲問道。

雖然裝作強硬,卻是夾雜一些稚氣。

“我是來拜師的。”楚懷道。

“拜師,太好了,不早說,快跟我來,以後咱們就是同門師姐弟了。”

雲小芊笑著上前拉起楚懷的手,頗為熱情的往裡帶去。

楚懷看著這頗為自來熟的小姑娘,不禁滿頭問號。

“我進來之前你聽說,六大聖地的收徒條件,不是都極為苛刻麼?”

“有,當然有考覈。”雲小芊麵色微怔,乾笑一聲,她又連忙改口道:“你放心,很簡單的。”

她唯恐楚懷跑了似的,死死抓住他的手。

很快,兩人來到大殿前的圓形石坪上,一個三十歲模樣的男子,走了過來。

他攔在楚懷兩人麵前,眉頭緊皺,道:“聖女,此人是誰?”

聖女?

楚懷看向旁邊天真爛漫的雲小芊,聖女聖子這一類,基本都是未來門派的老大。

這小姑娘年紀不大,境界也不高,冇想到是六大聖地之一的聖女。

“大師兄,這人說是要來拜師的,我們都好幾年冇有收到新人了!”

雲小芊指著楚懷一臉興奮,彷彿自己拉來楚懷,立了大功。

楚懷看了看麵前的大殿,冇有理會兩人,直接心念一動,在心中默唸道:“係統,簽到!”

【叮!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天階高級靈器,蒼天帝劍!】

一件天階靈器!

楚懷心中一陣激動,但想總算冇有白費自己不辭萬裡,走了幾天來到這瑤池聖地。

擁有一件天階武器,無異會讓他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但很可惜,他學的劍法不多,今後恐怕要多加練習。

“你是何人,為何要潛入我瑤池聖地?”

被稱為大師兄,名為曹羽的男子,皺起眉頭,抽出一柄充滿靈氣的珍稀靈劍,直接對準楚懷,殺氣騰騰。

長劍尚未揮動,便已經透露出恐怖的劍意,那竟是一柄地階中級靈器,在整個天龍腹地都算是珍品!

“大師兄,你乾嘛,我好不容易帶回一個弟子。”雲小芊詫異道。

“此人是通玄境高品,怎麼可能來當弟子,肯定是其他聖地的奸細!”

“聖女,你快退開,讓我殺了這賊人!”

聽到到這話,雲小芊臉色微變,看了看楚懷,然後警惕的退開了幾步。

“這位兄台,我真是來拜師的,冇有惡意。”

楚懷開口解釋道。

畢竟自己還是來拜師的,若是在大殿前,要是將他們的首席弟子給揍一頓,那麵上可就有些不好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