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該你了,還有什麼遺言嗎?”

楚懷轉過頭來,一臉冷漠的問道。

“我是天神皇朝的長公主,道玄神宗的聖女,你個下等賤民怎麼能殺我!”

感受到致命的威脅,李苗兒彷彿被激怒的貓狗,忍不住怒聲吼道。

“好的,有人問起,我會幫你轉達這句遺言的。”

楚懷認真的點了點頭。

之後,他手持九玄幽雷,一步步朝著李苗兒靠近。

這一次,冇有左右護法保護的李苗兒,竟是被那恐怖的氣息,壓到喘不過氣來!

直麵楚懷的李苗兒,再這個時候,才感受到楚懷的真正壓迫感!

見狀,楚懷將一直以來的困惑說了出來。

“當初入三清宗時,你的隱藏實力比我高對吧,為何要設計陷害於我?”

“因為—氣運!”

李苗兒為了拖延時間,連忙開口說道。

“氣運?”

“因為三清宗的氣運極盛,我屈尊來此,就是為了吸取氣運,而你,分明冇有吸收氣運的法子,吸收氣運的速度卻比我還快!”

聽到這話,楚懷一頭霧水。

氣運一說,虛無縹緲,難道那些比青州更強的地方,真有法子吸收氣運?

趁著這時,李苗兒體內爆出一股極為濃烈的寒冰氣息,猛地撞向前者!

楚懷眉頭微皺,揮手之間,輕鬆震散了這寒氣。

抬頭間,卻發現李苗兒竟是直接朝著鎖妖塔第九層衝去!

“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死在你的手上!”

楚懷一怔,看著對方的身形消失在階梯口,竟冇想到此女如此剛烈。

目光凝視了一陣第九層的結界,楚懷忽然想到了什麼,轉身朝著第七層而去。

楚懷找到當初的那個白髮老者。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再不和盤托出第九層的情況,你就永遠被困在這裡吧。”

自稱戰狂的白髮老者,再也不敢裝作高人做派,激動說道:“我說,我說。”

“我知道的不多,第九層關押的應該是一位遠古魔族的神魂,竟說是被青州無數高手佈下通天大陣,才聯手鎮壓於此。而且,在三清宗的曆代宗主手中,有著壓製這魔族的信物!”

“我知道的就是這些了,你可以一定要相信我啊。”

張天雄?

聽到這些,楚懷轉身朝著鎖妖塔外而去。

“哎,你到底救不救我啊?”

被留下的白髮老者獨自淩亂,他堂堂一個通玄境高手,竟然被一個年輕人數次用完即仍,熟視無睹。

而且他還每次都受騙,簡直毫無尊嚴!

……

鎖妖塔外。

此時的三清宗太和殿周圍,竟是圍滿了上百人,這些人分為幾派,穿著統一的服飾。

他們是由五個宗門占聯合的五行盟,光是化神境高手,就有十多位!

“張天雄,快點滾出來,你們三清宗氣數已儘,將你們寶貝都交出來吧!”

金牛宗宗主大聲喊道。

張天雄與一眾長老走出大門,麵色陰沉。

“我三清宗與你們五行盟無冤無仇的,你們趁火打劫,未免太過了吧?”

張天雄冷聲說道。

自從天神皇朝的李皇,死在鎖妖塔裡的訊息傳出去之後,那些早就蠢蠢欲動的實力立刻便行動了起來。

天神皇朝搖搖欲墜!

而在此之前受到庇佑的三清宗,也就成了旁人眼中任意宰割的肥肉。

“是又如何,反正你們三清宗今天就要覆滅!”

木蛇宗宗主上前,語氣陰森。

“快快將你們宗的寶貝都拿出來,考慮留你們全屍!”

“交出寶物,留爾全屍!”

“交出寶物,留爾全屍!”

五行盟的弟子們立刻山呼起來。

看樣子,是事前商量好的。

張天雄麵色有些難看,三清宗日益冇落也就罷了,難道今日竟然折在他的手中嗎?

他隻怕死後都冇有臉去見三清宗的列祖列宗。

……

“交出寶物,留爾全屍?”

用通玄境之力輕鬆出塔的楚懷,剛走出大門,就聽見前殿傳來喧鬨。

如今的楚懷,感應能力足以覆蓋周圍數十裡,太和殿的情形,他一目瞭然。

看這陣勢,是要滅宗啊。

“張天雄,你們三清宗還有多少家底,我們都摸清楚了,就你一個化神境,還是乖乖領死吧!”

作為五行盟領頭的金牛宗宗主,走在了最前麵,與張天雄不過數十寸的距離,氣焰囂張至極。

張天雄牙關緊咬,但此刻他確實毫無辦法。

“宗主,咱們跟他拚了!”

“就是大不了一死,反正等大妖出來,我們也活不了!”

三清宗長老們一致憤慨不已。

“嗬嗬,一群築基境,再蹦躂,你們今天也是個死字!”

“敬酒不吃吃罰酒,動手!”

金牛宗宗主冷笑一聲,立刻抬起大手,威風凜凜的一揮。

然而,過了片刻,他的身後冇有絲毫動靜!

金牛宗宗主一怔,看到張天雄幾人複雜的神情,更是滿腔疑慮。

他轉過頭,頓時如遭雷劈。

隻見在他麵前,是一個十幾人屍首堆疊的屍堆,旁邊還有一個麵如冠玉的年輕人,淡然而立。

那十幾個屍首顯然是剛死的,還在流著冒熱氣的鮮血,竟是跟他一同前來的一眾化神境!

轉瞬之間,竟然全都成了屍體!

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來頭?!

不止是他,就連一同前來的幾百名弟子,全都嚇得愣在原地,滿眼驚恐。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年輕人的身上。

此人正是楚懷。

他渾氣勢爆發開來,竟是將這幾百人全都壓得喘不過氣來。

金牛宗宗主更是惶恐至極,顫聲說道:“你,你是通玄境?!”

“你們這群人瞎嚷嚷什麼,知不知道很吵啊!”

楚懷掏了掏耳朵,冷聲說道。

“前輩息怒,我等打擾前輩靜修,罪該萬死,我等冒犯了,我這就滾!”

金牛宗宗主不愧為一宗之主,立刻就反應了過來,直接嚇得匍匐在地,將頭磕得梆梆作響。

楚懷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多些前輩不殺之恩,小的一定銘記大恩!”

見楚懷不殺他,金牛宗宗主欣喜若狂,連忙連滾帶爬的朝山下滾去。

早就將想要吞食三清宗的事情拋之腦後。

該死,什麼時候三清宗還有通玄境高手坐鎮?!

生死麪前,他也顧不得在幾百名弟子麵前,保持那宗主的尊嚴了。

彆看他化神境八品,通玄境高手一招就能殺了他。

“來了不帶禮,不合規矩,就留下一隻手吧!”

楚懷隨手一揮,一道鋒利靈氣直接劃破長空,將金牛宗宗主的手臂直接卸掉了一隻。

“啊啊啊……”

慘叫聲響起,金牛宗宗主不敢有絲毫的遲疑,仍舊拚了命的往山下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