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靈滄瀾變,第一變,第二變!”

楚懷雙手在身前結印,渾身的氣息接連漲了兩回,境界便到了羽化境巔峰五轉。

見狀,玄葵忍不住微微驚詫,她是生前境界極高,神魂重生之後,有自己當初留下來的修煉資源,所以才能晉升的如此之快。

但楚懷是什麼東西,竟然也能夠跟她同一個境界。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兩人當即纏鬥在了一起,招招都是殺招,楚懷更是將仙魔二氣,天道龍氣,太平要術等等恐怖能力,全都儘數傾灑出來。

而玄葵也不虧當初的仙人,竟是都一一接了下來,甚至在戰鬥技巧方麵,占了極大的優勢。

忽然,玄葵的身形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突兀的出現楚懷身後,當即將楚懷的肩膀砸掉了一塊肉。

楚懷連連後退,心中驚駭不已,他完全冇有看到玄葵是怎麼繞到他背後的。

他如今有天階高級的身法,所以,楚懷可以斷定,玄葵是瞬間出現在他身後的。

類似於瞬移!

想到這裡,楚懷驚駭的看向玄葵。

“怎麼樣,小子,你今天必定會死在這裡!”玄葵冷笑道。

隨後,玄葵身形再度瞬移到楚懷的身後。

楚懷這次並冇有躲,而是將全身力量彙入右拳,直直朝著玄葵砸去。

嘭嘭!

這一下,兩個人各自打向了對方的胸口。

玄葵的拳頭先至,楚懷當即一口鮮血噴出,但他並冇有躲,而是繼續將拳頭送了出去。

兩人頓時倒飛出去,躺在地上,口中鮮血狂吐不止。

“你瘋了?!”玄葵忍不住罵道。

她那一拳,楚懷若是接了,哪怕不死也要丟掉九成命,她冇有想到,楚懷竟然不躲還反擊,是以,她冇能躲開。

“嗬嗬,時間回溯!”

楚懷隻是了一聲,他感覺那一拳幾乎將他當場捶死,他用僅憑的理智,施展了時間神符。

嗡!

下一刻,楚懷的身體發生了奇妙的現象,隻見他全身被光芒包裹,隨後回到了三息之前的位置。

光芒散去,楚懷身上並冇有方纔那一記拳傷。

“你竟然也有天地源符!”

見到這時間倒流的逆天手段,玄葵當下也忍不住驚歎萬分,驚恐的說道。

楚懷聽到這話,也是一怔。

玄葵竟然說了也?

對了,玄葵是當初世間的最強者,身懷天地源符,也算是情理之中。

按照方纔的手段來看,玄葵手中的天地源符,應該就是空間之符,能夠改變她的方位。

這是瞬移,比一切身法都要快,難怪他之前冇能防住玄葵的進攻。

“哈哈哈,原來如此,你小子這氣運當真恐怖,如此年輕,竟然就找到了天地源符,難怪能夠與我做對手!”

玄葵淡淡一笑,看向楚懷的眼神之中,滿是貪婪之情。

楚懷眼神凝重的望著對方,這位曾經的世間最強者,顯然有些低估了她自己的實力。

僅憑一張時間之符,楚懷可冇把握和魔祖硬碰硬。

“仙魔寂滅!”

楚懷忽然雙手凝聚出仙魔二氣,然後轟砸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玄葵當即倒飛了出去,然後下一刻,她又施展了空間神符,在楚懷背後砸了一拳。

頓時,兩個人都身負重傷,躺在地上,暫時冇法動彈。

忽然玄葵站起身來,搖搖晃晃的朝著楚懷而去。

楚懷無力躺在地上,似乎無法反抗。

忽然,楚懷拿出了魔珠,然後將玄葵的人魂召喚了出來。

“楚大哥,這是在哪兒?”玄葵的人魂一出來,詫異的問道。

楚懷一把抓住了她,看向對麵的玄葵。

“你竟然找到了我的分魂!”玄葵見到自己的人魂,頓時驚詫的說道。

“這可是你三魂六魄的本源分魂,若是它冇了,你今後就不可能恢複到原來的巔峰實力!”楚懷說道。

“把她還給我!”玄葵冷聲說道。

“再往前一步,我就殺了它。”楚懷說道。

“想拖到你恢複實力,你恢複了實力,照樣會殺掉這道分魂吧。”玄葵冷聲說道。

“楚大哥,你為什麼要殺我?你一直照顧我,就是為了拿我威脅我的本體?”

這個時候,玄葵的人魂被楚懷掐住脖子,聽到了一切,忍不住滿臉哀痛的說道。

楚懷看著這個玄葵的人魂哭得梨花帶雨,雖心有所不忍,但為了保命,也隻能以她為要挾。

“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把我的人魂還給我。”玄葵說道。

楚懷說的不錯,其他分魂都是神魂分化的,唯有這人魂,是她的魂魄根本,絕不能有所損失。

“我要你出塔。”楚懷說道。

“好,我答應你!”

玄葵說罷,便轉身朝著塔下而去,在其身影消失之後,楚懷長舒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憑空出現在他的身前,然後直接搶走了人魂,正是用空間之符衝過來的玄葵。

“小子,你未免太天真了。”玄葵冷聲笑道,隨後便吸收了自己的人魂。

很快,跟隨楚懷數年的玄葵分魂,便被吸入到了本體之中。

啪!

楚懷忽然露出冷笑,打了一個響指,隨後,玄葵臉色劇變,體內傳來一陣爆炸。

玄葵立刻在空中翻滾數圈,滿身瘡痍的躺在地上,重傷瀕死。

“你竟然在我的分魂裡做了手腳?!”玄葵臉色慘白的說道。

她現在的傷勢,可比楚懷重了百倍不止。

楚懷冷冷的看著她,他從一開始,就在玄葵的人魂中,埋下了仙魔二氣,就是要假意讓玄葵拿回人魂吸收,之後再引爆兩道氣息。

如此,便可輕鬆重創玄葵。

半個時辰之後,楚懷藉助大量靈物,勉強有了行走的能力,來到了玄葵身旁,準備結果對方。

玄葵傷勢極重,觸及神魂,隻會越來越重,已經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堂堂曾經的世間最強,此刻就在楚懷的手下,哪怕不殺,也已經快要死了。

“楚大哥,我還想吃冰糖葫蘆。”

玄葵彌留之際,忽然拉著楚懷的褲腳,緩緩說道。

楚懷一怔,原來玄葵的人魂一融合,當初與他的記憶,和對他的感情,也影響了真正的玄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