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退敵,楚懷顯然已經跟其他人不是一個層次的天才了。

而縱觀整個蜀國大比,能做到這一點,有且隻有另外一個人,那就是三皇子的門客,周海!

周海是蜀國第一天才,所以諸方勢力,在此次大比之前,向來不看好楚懷和林昊。

但現在,他們很期待,楚懷與周海在之後決賽上的對決。

這兩個門客的勝負,將會決定著三皇子與四皇子的榮譽,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到大蜀皇帝的歸屬。

楚懷上了擂台,幾息之後,這組的最後一人也走了上來。

一個手持大刀的年輕男子,滿臉的自信,臉上戰意盎然。

“你就是四皇子的門客楚懷,我知道你。你還冇有敗績,但是,我呂山當初,可是從妖獸山脈的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

“就讓我,斷了你的不敗戰績吧,之後,我會和周海,爭奪那蜀國第一天才的名頭!”

名叫呂山的男子,將手中的地階高級大刀抬起,直指楚懷,傲然的朗聲說道。

當然,他也有資格傲氣。

他呂山乃是蜀國十大天才中,排行第二的存在!

“小點聲。”

麵對這熱血青年,楚懷摸了摸鼻子,尷尬道。

“哈哈,怕了吧,能做我的對手,也算是你的榮幸了。告誡你一件事,我輩修士,縱然打不過,但戰意不可退!”

呂山豪氣萬丈的說道。

楚懷頓時感覺更尷尬了。

“比武開始!”

恰好這時,台下傳來聲音。

唰!

在聲音落下的一瞬間,楚懷的身形便瞬間消失在了台上。

呂山一怔,心下大驚,連忙揮動大刀,帶起呼嘯的刀氣,將自己周身護住。

嘭!

下一刻,楚懷閃身在了他的身後,同時一拳遞出,隻聽得一道砰然巨響。

頃刻之間,呂山奮力揮舞出來的刀氣,被儘數震散。

頓時,他周身再無防備。

“荒天指!”

楚懷隨手一揮,一道恐怖的指氣,瞬間刺向呂山。

呂山連忙橫刀擋在身前,運起了全部靈力抵擋。

瞬間碰撞之後,靈力瞬間潰散,呂山立刻倒飛出了擂台,直接跌落在地麵之上。

“嘶!”

見到這樣的情形,嘈雜的現場忽然詭異的安靜下來,在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之後,方纔響起一陣陣驚歎之聲。

坐在高台之上,縱然養氣功夫極好的皇後,也忍不住神情一變,雙手握拳。

大蜀王朝第二的天才,竟然被兩招打倒?

此子決不能留!

“比試結束,楚懷,勝!”

那負責記錄的武官倒還稱職,朗聲宣佈道,但他的臉上,亦是佈滿了震驚,顯然也還冇有回過神來。

呂山跌坐在地上,看著周圍驚奇的目光,再想到方纔放出來的豪言壯語,頓時羞愧到忍不住找個地縫鑽進去。

“果然還是改不了替彆人尷尬的習慣。”

楚懷摸了摸鼻子,走下擂台。

他剛纔可是提醒過呂山了。

“楚兄,果然厲害!”

林昊看著楚懷下台而來,不禁讚歎道。

他原本對楚懷瞭解不深,又對周海多年占據蜀國魁首而感到心悸,所以一直擔心大比的結果。

但到這個時候,楚懷的一路強勢橫推,讓他的心已然安定下來。

楚懷隻是點了點頭,將目光投向其他的幾組對決。

不遠處的擂台上,周海一記重拳,裹挾著強大靈力,將對手打得吐血倒地,緊接著,他鍥而不捨地飛撲上來,不斷錘擊此人頭部。

“我投降,我投降!”

這時,那人再也堅持不住,立刻發出哀嚎。

嘭!

但對手投降之後,周海仍是眼中凶芒閃爍,再度一拳狠狠砸下,此人頓時昏死過去。

這時,那負責考校的武官見狀不對,慌忙上台,方纔攔住了周海。

擂台上,周海似乎猶不儘興,目光注意到了楚懷,滿臉殺氣的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楚懷置若罔聞,淡然的將目光挪開。

“呸,慫狗,皇後竟然還讓我小心他。”

周海冷笑一聲,隻當楚懷是個懼怕的慫貨,緩緩下台而去。

楚懷看向了亦是撐到最後的林雪兒。

她是蜀國天才第九,很不巧,她在那組最後的對手,是排行第八的天才。

林雪兒和對手已然纏鬥了許久,渾身浴血,但她仍是咬緊牙關,之後抓住一個破綻,冒著被刺傷的風險,率先發難,終於是靠兵行險著,將對方擊倒在地。

“林雪兒,勝!”

在宣佈聲響起之後,林雪兒落到了台下,搖搖晃晃朝著楚懷這邊而來。

“淩老,快為雪兒療傷。”林昊道。

淩老隨即快步走上前,結果林雪兒繞開了她,渾身無力,朝著楚懷的方向而去。

“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在之後……”

林雪兒指著楚懷,似乎想放一句狠話,結果,還未說完,就傷重暈倒。

楚懷不得已,隻要接住了她,不禁無奈的嘴角一抽。

這小妮子果然極為爭強好勝。

昏迷之前,竟然都不忘過來給她丟狠話。

楚懷將手掌貼在其背後,用混沌仙氣為其療傷,林雪兒的傷勢以肉可見的速度正在緩緩恢複。

見狀,林昊和淩老也就站在了原地。

高台之上,大蜀皇帝林罡風身旁,除了皇後,還有幾人坐在客位。

“恭喜你了林兄,看來,你倒是有了一個天賦極佳的女婿!”這時,前來觀禮的趙國皇帝,笑著說道。

旁人自然不敢如此調笑,但趙國與大蜀國力相當,自然不懼。

“若真是如此,那也確實是一樁幸事。”

林罡風淡淡說道,神情漠然。

他在此刻,心中閃過了一道極為危險的念頭。

此人既是他的第四子林昊的門客,又在太子失蹤暴斃前夕,也同在天牢。

種種巧合,未免太過可疑。

“此子來路不明,如此實力,比起一等大國的天才,恐怕也不遑多讓。他來我大蜀,恐圖謀不軌。”

皇後紅唇輕啟,輕聲說道。

她要讓皇帝猜忌楚懷,絕不能湊成這樁婚姻,否則,四皇子有這麼一大助力,她們這一係爭奪皇位的機會,便會更加渺茫。

林罡風彷彿冇有聽到此話,臉色冷漠的靜靜看著楚懷,一言不發。